第三百二十四章 皮套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再继续加重,便只能硬扛着,失去了锻炼的意义。∮∮∮∮,.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传来晏姿的喊声,“公子,饭菜做好了,是您出来吃,还是我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吃吧!”

    晚宴很丰盛,宽大的石桌上,金黄的乳猪,酥红的烧鸡,摆的满满当当,甚至桌边还架着只炙烤得滴滴冒油,出诱人脂香的全羊。

    许易见,食指大动,在他看来,晏姿这个拖油瓶,捡得太对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细心的姑娘,许易生活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便连厨艺,也在晏姿的钻研下,大有突飞猛进的架势。

    满山苍翠,步与浮云接,横桌悬浮巨石,就餐天上,真如餐风饮露的神仙。

    许易兴致颇高,从不好酒来,干了三坛醉花雕,酒足饭饱,自入练功房歇息。

    洞府第层,被他让给了袁青花。

    夜无话,次日早,用罢饭,许易交代晏姿和袁青花,自在家修炼,通过钥匙,唤来飞马,径直朝地上飞去。

    先去牙行,当面谢过了沈胖子,拿出千金钱钞相谢,岂料对方坚辞不受,许易只好再度道谢,就在离开之际,却被沈胖子叫住,“官人初到京城,难免对城道路不熟,某恰有京城地理精图张,上面不仅详尽记录了城主要地标、商铺,还有轨道的乘坐线路,想来官人需要,便赠与官人。∏∈∏∈∏∈∏∈,.”

    此物乃是他连夜购置,正为等着送给许易,再结下份人情。

    许易大喜,再不言谢,暗在心记下,欠此人个人情,若是合适,必定相还。

    辞别沈胖子,许易按图索骥,乘坐轨道。寻到了最近的家玲珑阁。

    神京广袤,商业繁盛,在此地,玲珑阁便开了三家。

    相比广安。此间的玲珑阁辉煌大气,自是远远胜过。

    进得门来,很快便有侍女迎上前来,出示了玲珑阁二级荣誉长老的令牌,许易被引进了雅间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便有位须皆白的老头行进门来,自称罗掌柜,进门便道,“许先生是吧,昨日听闻有人持出自广安的二级荣誉长老令牌,罗某就猜到是你来了,可惜彼时罗某不再,下人误事,倒凭白让多宝斋做了笔大买卖,实在是令某痛心……”

    罗掌柜自说自话许久。∮∮∮∮,.却见许易并不接茬,拍额头,“某倒是忘了介绍,你的来历,某是听方苞讲的,三十年前,方苞与我是玲珑阁的同批学徒,交情最厚。方苞早早传讯与我,说若是你持长老令牌过来,要我代为礼待。”

    许易这才释然。抱拳见礼。

    罗掌柜摆摆手道,“方苞说了,你非常人,要我不以常人待。老方的眼光,罗某向来信得过,听老方说了,您受了阴伤,见不得阳光,须受阴沉服遮面。十分不便。某便留心,特意淘换了张阴尸虫皮套,赠与你,也算结个善缘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手多了个雪白的皮套,“此物是阴尸虫皮肤制成,材料说不上珍贵,但制作技艺却是高,非大匠师不能为之。此皮套向为鬼修所喜,较之阴沉服,更适合世间行走。某听老方说,许老弟已取得官身,心想,老弟来往官场,整日身着阴沉服,十分不便,故此费了大功夫,淘换了这张皮套,老弟不妨试试。”

    许易早嫌整日阴沉服上罩斗笠,十分不便,罗掌柜似有解决办法,他哪会矫情。

    当下,按照罗掌柜的吩咐,将头上乌尽数落进,面上胡须也清理干净,将皮套从头顶罩上,往脸上合去。

    初始,有些大,渐渐,皮套贴着骨线收紧,渐生光滑,对着镜子,能明显现,连皮套的颜色,也在朝着颈部的肤色混,渐渐融为体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镜又出现个许易,剃光了须的许易,如毁容之前。

    更难得是,此皮套套上,自生阴凉之感,比之阴沉服,更让他舒适。

    罗掌柜见他面有喜色,得意道,“大匠师的手艺不差吧,非但如此,此皮套防御力甚佳,轻易不会破碎。唯独麻烦的是,隔上三五日,就得解下,剔除须。此物解脱极易,遇水自行松开。”

    许易深深鞠,“多谢罗掌柜,某欠你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客气了!”

    罗掌柜辛苦这许久,为的不就是这句话么?

    方苞看重此人,大加奉承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许易身具品级,等若贵人。

    大越朝廷官员数百万,真正混到品级的,也不过数万之数。

    罗某人在玲珑阁,也不过是几大掌柜之,上面还有各位阁主,若能结识许易这贵人,自是件美事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某此来,确有些许俗物,既和罗兄有缘,便托罗兄并办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敢不效力!”

    罗掌柜爽快应承。

    当下,许易便道出所求:对当初他在归理房锻炼哭丧棒用过的二合结构的炼炉,四个能自动射尖锐兵器的装置,五行材质若干、天雷珠十颗,最后还有个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许兄还懂炼器?”

    罗掌柜是明眼人,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自兵器的装置,其余两样,明显是炼器之用。

    “略知二,想试试手,不知罗兄可能办到?”

    许易没必要隐瞒,天下炼器者多多,有此本事,算不得禁忌。

    且他的确打的炼器的主意,此前,他对袁青花言说,要开个买卖,便是打的血器的主意。

    有铁精在手,不做此买卖,简直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罗掌柜眼睛亮,“许兄年纪轻轻,竟能锻造血器,实在令人刮目相看,难怪老方对许兄赞不绝口。许兄放心,你交办之事,某必当尽力。二合结构的炼炉,和五行器材都好说,只是这天雷珠,和许兄说的那装置,稍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有何问题,罗兄直言,许某是不会亏待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罗掌柜道,“许兄误会了。实话说,天雷珠乃是鄙阁紧俏物资,不轻易对外出售,若非许兄是鄙阁荣誉长老,罗某就是再努力,也绝难替许兄张罗。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