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六章 竖子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九龙合璧作为乌程侯家的嫡传绝学,精妙之处,正在于此招出,无声无息,敌人不知其使,焉知其防。▲★??.. ?

    许易便是不知根底,遭偷袭而陷入合围之,最终招。

    却说,小侯爷话音方落,胸前陡然痛,身子竟然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霎时间,场片惊呼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强吞口气,平复了气血,心怒火,砰的就蹿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少侯爷,在他心狗屁不是!

    想他入武道以来,多番征战,何曾吃过如此大亏,就对战水家老祖,切都在算计之。

    今天,被小兔崽子设伏,吃了老大的亏,他心简直几近羞辱,哪里还管此处是乌程侯府,不宜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归元步动,藏锋式连化三圆,少侯爷嘴皮子才刚合上,他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九牛之力砸在极品法衣上,法衣瞬间粉碎。

    少侯爷慌忙挥拳相隔,岂料,许易连划两圆的拳头再到,咔嚓声,少侯爷臂骨应声而折,拳势不减,直直锤在少侯爷胸前,又是咔嚓片乱响,胸骨断裂数根,口鲜血喷涌。

    少侯爷自幼习武,修行至如今的气海期之境,除了和府下人练过对打,何曾经历过实战。

    如此凶狠的攻击,剧烈的痛苦,已让他惊恐到了极点,屎尿都要流了出来,哪里还有方寸。◆★▲?om ?

    许易两击得手,猛地个腿鞭,将少侯爷踢飞出数丈,贴在墙上,倒了下来,黄白之物再也遮掩不住,流了地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攻击就在电光火石展开,少侯爷被踢飞出去,旁人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众勋贵青年虽未必和少侯爷交情多厚。但外来子如此猖狂,等若是打勋贵群体的脸。

    少侯爷方飞出去,众青年勋贵齐齐展开身法,朝许易围去。手血器催动,剑气出海。

    许易感知外放,细查毫末,归元步展开,于间不容之际。充出气,左侧胳膊被道剑气擦,带飞大片血肉。

    没由来场仗,许易被围攻得火起,唤出听涛双剑,霎时,气海内真气狂涌。

    两把听涛剑,剑芒扑闪,剑气如流星雨狂飙四射。

    众勋贵哪里见过这等狂放的剑气,浑厚未必。却如星似雨,又急又烈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时间众人被许易双剑逼得,上蹿下跳,狼狈不堪,自保不暇,哪里还敢攻击。

    众人心道,这茫茫剑雨总有停歇之时,岂料竟是无穷无止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剑雨不向身体来。▲●■?.ww.81zw. ●直射头颅,惊险异常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众人衣衫尽烂,髻松散。更有甚者,被削去大片毛,整成了阴阳头。

    更有狼狈不堪者,在地上乱滚,哪里还有半点贵公子模样。

    说来,众勋贵子弟。非是修为不如人,功法有差,实则缺少战阵之道,对占据的把握能力,较之许易这无数次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斗士,差了十万里不止。

    旦被许易抢占上风,局面便定格了。

    还要在京城混,许易知晓轻重,出口恶气便罢,无意杀伤。

    待察觉侯府大批护卫急赶来,身形展开急后退。

    “我侯府岂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!”

    伴随着道浑厚声音,个蟒袍玉带的年壮汉凌空现身,双掌挥出,六条气龙凭空而生,正要朝许易逐来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蟒袍年面孔扭曲,暴喝声,“竖子!”身形暴退。

    随即,剧烈爆炸出,竟将乌程侯府的半边门楼炸塌,烟尘散尽,哪里还有许易人影。

    原来,战到后来,许易的感知力,大半皆放在厅堂内的那人。

    遁逃之际,早就唤了天雷珠在手,他很清楚厅堂内稳坐看戏那人的恐怖。

    果然,最后关头,此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早扣了天雷珠在手,及时动,瞬间扭转局面,成功走脱。

    蟒袍年正是当今乌程侯,凝液初期修为,家传神功九龙合璧,已练到六龙出海,且能瞬,威力极大。

    先前,他为出手,正是想着借此次机会,砥砺爱子,哪怕爱子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也绝不会容忍外人,在府猖狂,打定主意最后关头出手,擒拿许易。

    哪知道,满以为手拿把攥的击,竟然闹了个灰头土脸,老大没脸。

    “敢问侯爷,此间生何事,是否有人作乱?”

    烟尘方散,队巡捕乘着天马,驾临侯府上空,领头的捕快高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无事,小辈厮混,演武之际,炸毁门楼,尔等自去。”

    乌程侯大袖挥,虎了脸道,众捕快仓皇而退。

    乌程侯自然不会蠢到去报官。

    者,事件来龙去脉,他很清楚,爱子虽是勋贵,对方却有官身。如今早不是勋贵世家的天下,官僚集团像防贼般防着勋贵,若是闹将起来,有的是人替那小子说话。

    二者,事关脸面,区区个小辈单枪匹马,闯进侯府,闹得鸡飞狗跳,还炸塌了半边门楼,说出去乌程侯脸上很有面子么?

    “去问问萧三,那小子什么来路,嘿嘿,这笔账不算清楚,我乌程侯的脸面往哪里放!”

    回到大堂,乌程侯满面冷峻地对大管家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此事能瞒过外人,却瞒不过众勋贵之家,谁叫当时在场的勋贵子弟甚多呢。

    大管家沉声应了,欲言又止,正要掉头走开,却听乌程侯道,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好,好像礼,礼匣还未收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乌程侯大怒,猛地将大管家捏在手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管家急道,“是公,公子太,太急,我还未及介绍,就开打了,谁,谁知道那人那么难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砰的下,乌程侯将大管家砸在墙上,怒喝道,“不许用药,让那逆子自生自灭,还有撺掇逆子的贱婢,给我杖毙了!”

    大管家叠声应了,仓皇退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烟气袅袅,宽大的纯铜浴桶内,红水翻滚,安坐其间的许易已结下了皮套,修罗脸上姹紫嫣红,不停变换着色彩。

    而纯铜浴桶,正置放在地火之上,熊熊烈火,已炙烤了近半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ps:晚上还有章,求月票!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