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九章 夫子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冷道,“老邢,做你该做的事,啰嗦什么!什么时候我大越王廷的官僚,要看勋贵的脸色了。?●★●.. ▼要不要许某找部堂大人反映反映情况。”

    如今他读书已读,知悉当下的官场对勋贵的主流态度,拎将出来,立时将邢副主事老脸憋得铁青。

    左右姓邢的和乌程侯穿条裤子,说好话无益,得罪了便得罪了。

    邢副主事气急败坏,本来就没打算给许易安排好差事,当下,直接将最烂的差遣,甩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湖面如镜,垂柳停停,波光艳阳的映照,粉墙如山,黛瓦如海。

    在这座皇城西北角的偏僻宫室内,许易穿行了大半个时辰,终于来到了座偏殿门前。

    偏殿上鎏金的“敬事房”三字,在金色的阳光下,晃得许易脑仁生疼,心也是恶心得不行。

    原来,他被分配的工作单位,正是这敬事房。

    敬事房最广为人知的职能,是批量生产阉人,除此外,敬通净,下面还设有打扫宫殿,以及浣衣局,净夜司等部门。

    许易分配的最终单位,便是这净夜司。▲★??.. ?

    净夜司,顾名思义,乃是清理夜间污秽之物,夜间污秽者,屎溺也!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倒马桶,收集夜香的单位。

    当然,许易堂堂副十户,又是警卫部的人,即便再受排挤,也不至于去干这个活计。

    他的任务,乃是率队看守净夜司,麾下,无兵卒。

    原本,听闻此任命,许易恨不得拳头捣在邢副主事脸上,转念想,既来之,则安之。

    岂能事事如意。君子求变求通,关键还在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自我安慰番,安然赴任。

    净夜司虽挂着“司”的名号,实际上不入流品。管事的是个驼背老头,自称吴管事,甚是和善。

    许易亮出玉戒后,吴管事越客气,召集了净夜司三四十号杂役。前来见礼。

    许易性情虽然孤愤,却通人情,晓事故,知晓初到贵宝地,结交地头蛇的主要性。

    当下,掏出金票,按人头,每人十金,转瞬,便散出数百金。

    欢喜得众杂役。????.. ★眉开眼笑,奉承之声不断。

    待众杂役散后,许易给吴管事拍过张千金金票,道,“许某分至此处,还请吴管事多多照应。”

    吴管事乃是宫老人,老实巴交,要不然也不至于混了几十年,混到了这净夜司。

    他何曾受过别人馈赠,更不提如此数额的赠与。激动得浑身直哆嗦,老半天才平复下心情,紧攥着金票,哆嗦道。“官人是贵人,定是犯了小人,才被分派来净夜司。其实,在老朽看来,此事说不好也好。净夜司看着下贱,那是对杂役。对警卫工作而言,实则轻便,您想啊,谁吃多了没事,会来偷盗夜香桐,粪刷之类的杂物?”

    “而官人的应差点卯,皆由老朽上报,老朽担些责任,帮官人遮掩二便是,官人有时间则来此处现现身,露露脸,无事,可寻僻静所在休息。只是宫墙森严,五日休,官人要想出宫,须得五日之后。此后官人可择机而入,不来也无妨,这点担待,老朽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吴管事本是胆小之人,可千金当前就是蚂蚁也生出了黄龙的胆量。

    许易大喜过望,这点钱于他而言,已是毛毛雨,能取得如此效果,已出预计。

    当下,吴管事便唤来杂役,吩咐将偏殿的上房腾出来,好生铺陈,供官人入宿,又指着外间宫墙道,“左右无事,官人可在左右行走,此处虽是宫禁之,却是偏僻之所,所居皆下等人物,官人不出宫墙,不闯禁地,可在此间随意游逛。莫看此是偏僻之所,到底也是皇城,亭台楼阁,平湖翠柳,皆为胜景,乃外间难见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谢过,朝外行来。

    吴管事说的不错,宫城之,景致极佳。

    平湖缀着艳阳倒影,十里翠柳直接青天,粉墙黛瓦之间,山环水抱,路行来,宛若走在画图。

    吟赏片刻,耳畔忽的传来朗朗诵读之声,正是当世流传最广的《开山拳诀》,锻体期入门最常见的功法。

    循着诵读之声前行,来到处种着数颗梨花的院落,洁白的梨花,铺了半地。

    二三十缁衣童子,规规矩矩安坐院,随着位身形硬瘦的须花白夫子,诵读着拳诀。

    “周夫子?”

    许易强忍住激动,试着叫声。

    花老头转过头来,瞧见许易,吧嗒下,手书本落了下来,怔怔望着许易。

    “真是夫子!”

    许易快步近前,把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原来这须洁白的老者,正是当初许易在芙蓉镇讲武堂初遇的授业的夫子。

    许易的武道基础惦记,乃至《霸力诀》的获得,皆由此夫子而来。

    后来,周夫子调任州郡,传讯许易,若是有缘,州郡再见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调职神京,阴差阳错,竟在此处相逢。

    老友相逢,周夫子哪里还顾得上众童子,不顾许易劝说,将众童子放学,在梨花树下,摆了茶具,烹饪香茗,共叙别情来由。

    原来,周夫子调来此间,是他几十年教授之功结下的善缘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,周夫子教授过名陈姓弟子,这陈姓弟子颇具天赋,武道之上,成就不凡,十余年达到气海期,顺利考进士,入了禁为官。

    恰巧宫缺乏传导童子宦官武道入门知识的教授,陈姓弟子便想起了周夫子,纸调令将周夫子调来此处。

    周夫子武道修为全废,只靠教授课业为生,在皇城作教谕,不管待遇、身份,自是远胜地方多多,算是得了肥缺。

    周夫子话罢,许易喟叹道,“周公桃李满天下,何用堂前更种花。夫子廿载辛苦,终得回报,实在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周夫子摆摆手,“就不用说我了,老头子侥幸而已,倒是你小子处处透着神奇,怎么就突然调入神京,还入了这皇城了呢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此事说来话长,我和黑龙堂战……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