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章 阴极经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周夫子的话听来繁琐,许易却精准地捕捉到了三大信息。?■▼▼.81zw. ?

    其,气劲要时时动用,熟悉,领略,才能熟练掌握,才能化生为熟,进而才能化力道之妙用,为气劲之妙用。

    其二,常人难以熟练掌握气劲,是因气海有限,存储真气有限,而他是无量之海,真气无量无袤,在熟悉气劲上,有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其三,藏锋式,化用于气劲,在理论上存在可行性。

    尤其是第三点,最让他兴奋。

    星移斗转,不败金身,都是残缺品,要想修炼大成,还得看机缘。

    而藏锋式则不然,只待熟练掌握气劲之用,必能修成。

    想到激动处,许易忍不住拍桌道,“您老可真是我的福星,每次遇上您,总能大开茅塞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猛地想起事,念头动,唤出颗黑亮珠子,“夫子,可识得此物。”

    许易取出的正是取自蛇夿腹的宝经。

    此物,他研究许久,未有所得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,他未必会讲珠子亮出,但周夫子非比他人,许易信得过。★???.ww.81zw. ?

    周夫子接过珠子在手,在许易的指点下,将珠子映在阳光下,果见溢彩流光,有“禅”字显现。

    “小镇压术!”

    周夫子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夫子的意思是这颗珠子被镇压了?对了,这颗珠子出自西域天禅寺!”

    周夫子道,“难怪了。小镇压术是天禅寺有名术法,专为镇压邪僻鬼物,威能极大。奇怪,怎会用在此处?莫非这珠子内,藏了什么邪魔?”

    许易越来越迷惑,了尘的话,和周夫子的话,明显出现了矛盾,了尘说是宝经。周夫子说被天禅寺用小镇压术镇压,既是宝经,缘何镇压?

    周夫子不是外人,许易完全能信得过。当下,便道,“不瞒夫子,此珠是我授业恩师所传,他出身天禅寺。此珠遗失,我受他遗命,寻回此珠,准备交回天禅寺,按我师说法,此珠乃是部宝经?”

    “宝经?”

    周夫子眼现出迷惑,忽的,面色剧变,蹭地站起身来,脱口叫道。“阴极经!!!”

    “何为阴极经?”

    许易奇道,心暗暗生出欢喜,单看周夫子表情,显然此经不凡。¢£¢£¢£¢£,.

    周夫子坐回石凳,怔怔望着许易,低沉声道,“这阴极经,准确来说,并非部经,而是种邪术。百余年前,丧心尊者依靠此物,名震江湖,阴极经之名。才显耀于世,尔后,丧心尊者入魔,杀戮生灵,最后天禅寺出动十二护法尊者,合力将之灭杀。最后以小镇压术封禁此珠,为北地修炼界平息场好大风波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那这阴极经,到底是何等邪术?”

    他最关心的还是此经,到底自己能否修炼。他不是迂腐之人,虽受了尘之命,心已决定将此珠送回天禅寺。

    但要他入宝山而空回,是决计不成的。

    周夫子道,“此术不听也罢,邪魔外道而已,你有天赋之资,又聪明绝顶,依正道坦途而行,亦能攀登绝顶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夫子之意,我已明了。夫子自可言说,如何择取,但由我心。夫子试想,若我连正确的抉择,也无法做出,又何谈攀登武道绝顶?”

    周夫子暗忖,“此言大善,许小子向来英睿,自有主张,我提醒之意尽到,如何抉择,由他便是,况且,即便我不言,也难叫他死心,何苦再转问他人,让他担受无谓风险。”

    念头到此,周夫子道,“罢了,我就细说二,你自用心听。此珠何来,不得而知,据说,当年丧心尊者不过是城门小吏,偶得此珠,才大放异彩,此珠如何运用,我不得而知,但只听传闻说,此珠有勾引残魂之效。丧心尊者得获此珠后,精研鬼道,依仗此珠勾引新丧武者残魂,拷问功法,录而习之,竟然兼修多派,武技大盛,成了等的强者,岂料此珠阴性极重,丧心尊者久用之下,本性渐迷,杀心大起,终成大巨魔,为正道不容,身死道消。”

    信息量很大,许易抽取了最关键的两条。

    其,阴极经是门能搜拿阴魂,拷问功法的邪恶存在。

    其二,用来害处极大,弄不好得迷失本性,坠入魔道。

    稍稍转念,他心已有成算。

    周夫子观他眉宇,知他作了决断,说道,“你既已有决断,我也不劝你。还是那句话,路是自己选的,各人有各人缘法。我知你灵魂力有独到之处,修行此秘法,未必会落得丧心尊者那般下场。但我得提醒句,凡事有度,贪多不如求精,坚持本心,适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许易点头应下,“夫子教训,我记下了。若非无有依靠,我也未必出此下策。对了,夫子可知这小镇压术如何破去。不瞒夫子,我曾习得门小破界术,用来破解此珠,却毫无用处,难道这小镇压术,不是禁制?”

    周夫子道,“此事我也甚明了,但佛门禁制,多惧污秽,我曾听闻有凶人盗取佛龛,用至污之物,破开过佛家禁制,你可在污秽之物上作章。还有,破禁之时,定要做好结界,先前我对此珠之言语,也只是猜测,谁又知晓此珠是否藏着凶恶,有个结界,也能防备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,时日不早,夫子休息吧,晚些时候,我再来相扰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还有公务?”

    “哪有公务?不过混日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无公务,那就别浪费大好光阴,去炼武堂吧,武道争锋,寸光阴也耽搁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炼武堂?这是何处?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吧!”

    周夫子起身,引着许易出了庭院,东折西绕,不多时,扇厚重到磅礴的铜门,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铜门正的匾额,描着三个鎏金的檗窠大字,炼武堂。

    不少人正围在门前,盯着铜门侧的三个晶牌,指指点点,面色极是激动。

    周夫子道,“此处便是炼武堂,专司给宫侍卫,阉人,杂役锻炼武技之用。大越重武,此处可见斑。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