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三章 石阵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明白了,周夫子是不想他荒废时间,特意引他至此处修行,心阵感动。?★▲?. ▲

    他还正愁没地方锻炼武技,此炼武堂的出现,可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“你细细摸索吧,老夫回去备课,咱爷俩的日子还长,你小子专心武道吧,对了,你小子还欠老头子不少酒,且莫忘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笑,周夫子径自去了。

    许易目送周夫子离去,心默念,这前后数番恩情,必要记得偿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吱呀声,铜门开启,个浑身染血、面目全非的家伙被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霎时,叹息声和欢呼声同时迸,随即,便见众人交接着钱钞。

    许易这才弄明白,原来这帮人是在赌博,以进入之人坚持的时间长短,设定赌局。

    若是往日,许易难免搀和上把,挣些财货,如今他身价丰厚之际,实在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。

    当下,他径直行到铜门左侧的石狮子处,葛袍老者在此处设了桌椅,摆了账本。

    许易上前,道明来意,出示了腰牌,缴纳了百金,葛袍老者递过来个玉牌,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这动作,围观众人又热闹起来。?★★?.om ?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哪里的,怎生从未见过?”

    “看气势不弱,遮莫是气海境的强者,我赌他能闯过第二关!”

    “别说大话了,气海境怎么了,多少倒在第关以下,不穿法衣的气海境,和锻体境又差得多少,我就不信他是湖海强者,真气丰盈到能冲破全部的巨石。”

    “我赌第关败,下注十金,谁来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喧嚣声,许易抬步跨进铜门。却是个院子。

    个生着字须的青服年,躺在张靠椅上,懒懒散散地晒着太阳,看也不看许易。自说自话道,“两件事,第,不要穿戴法衣,铠甲能护体之物。炼房之内,有自检装置,检查出来,直接开启万箭穿心。早几十年,有自作聪明地,自以为在须弥环藏了极品法衣,就能扛过去,结果,才进去,别被阵法绞死。第二。承受不住时,捏碎玉牌,阵法自止。就此两点,进门去吧。”说着,拿了个酒葫芦,便往口狂倒。

    许易沉声应了,移步上前,行到丈远处,石门洞开,许易晃身入内。

    才方入内。许易把取下皮套,收进须弥环,霎时,铺天盖地的石块。从无尽高处砸落下来,每块皆有人头大小,来势极烈。

    许易方要出手,猛地顿住了,任由石块砸在身上,双腿迈开。★?▲▼om ●大步前行。

    砰,砰,砰……

    如雨山石,砸在肩上,胸口,头上,脸上,出令人牙酸的震动。

    许易默运玄功,不败金身动,石块如砸在坚硬的铁块上,纷纷弹开。

    不多时,许易便行出十丈,就在这时,空的石块已化作合抱大小,从天降落,又急又,砸在许易身上,恍如巨锤擂闷鼓,却依旧不能给他带来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许易心暗暗得意,不败金身第转,还未修成,便有如此威力,真不知修成之后,又是怎样幅光景。

    又是十丈行完,这时,天空的石块,已化成巨石,每块皆有上千斤重,纷纷朝他砸来。

    许易再不敢托大,指剑动,巨石纷纷破碎,行进之快,转瞬便又跃过十丈。

    轰隆声,前方又破开个石洞,许易迈步而入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是怎么回事!"

    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啊!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石阵这关的法阵坏了,岂能这样快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铜门之外,众人惊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铜门边上的晶牌,显示的三十息,第关通过,简直凌乱了众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帮人闲暇之余,终日以此赌斗为乐,见过的闯关之人,多如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能通过第关的,不到成,而能在炷香内通过第关的,占这成的成。

    眼下竟有人在三十息内,通过了第关,除了法阵出问题了,众人实在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站在第二道石门之外,许易丝毫没有因为顺利通关,而生出快感,反倒带着些愁绪。

    他入此门,不是来通关的,而是为修炼。

    快通过石阵,乃是因为石阵丝毫不能起到锻炼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但愿此阵不会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许易默默祷告句,抬步跨入。

    方跨入其内,嗖嗖嗖,天空箭雨狂飙,又急又密,瞬间,许易挨了无数箭。

    饶是转动不败金身,也没抗住,鲜血狂飙。

    许易不怒反喜,心兴奋异常,当下,运转玄功,开始承受箭雨的洗礼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阵法的箭雨,远较自装置的箭雨来得激烈。

    便是气海境强者入内,在无有铠甲防身的情况下,仅靠真气防御,也需要极强的真气,要想通过这三十丈长的箭阵,非湖海强者,几时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许易却全靠肉身硬抗,不过数息,浑身已被扎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许易宛若不觉,大步向前,三十丈行完,整个人已化作血葫芦。

    数颗寻常回元丹入口,许易盘膝在第三扇石门前坐了下来,默运心法,已生出层薄膜的筋脉,再度传来酥麻,许易心狂喜。

    “我不行了,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晕了,晕了,这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曹管事,还不去禀报,坏了,定是阵法坏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群情激昂,门前安坐的曹管事猛地拍桌子,“说什么屁话,又不是柜子,椅子,岂能用用就坏了,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杂毛,瞎咧咧什么,这是强者,真正的强者,群看不出眉眼高低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曹管事话音方落,对应箭阵的玉牌再度亮起,曹管事好似被捏住脖子的小鸡仔,咯的声,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鼓噪不已,直言定是阵法坏了,这场赌局不能算。

    霍地,铜门打开,先前在院安坐的字须急飚了出来,“闹什么闹,闹什么闹,不兴别人在箭阵修行!开开眼界吧,都说偏殿无强者,这回都开开眼界吧。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