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一章 鹌鹑(贺善人卡卡西盟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他有锻炼云爆箭的哭丧棒的实力打底,锻炼血器对他而言,已不是难事,只是锻出血器的优劣,无法把握。★?▲▼om ●

    毕竟,这是门熟能生巧的技艺,需要锻炼之人,在实际操作,领悟五行变化,平衡五行结合。

    更何况,许易谨记周夫子的指点,时时不忘锻炼对真气的熟练掌握。

    故此,这二十余日的锻炼血器,他皆是以真气操控锻锤。

    甚至初始两日,连精准地掌控锻锤都倍加困难,更遑论按照对五行平衡的感悟,精准地推送力道。

    直到上千次的试验后,他才慢慢把握住节奏,直到第四天,才有第柄血器诞生,只判官笔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他锻炼之物,皆是此般小器型。

    来,方便掌握,二来,容易塑形,三来也节约原材料。

    且按照世面上对血器的需求,即便是小器型,在售价上,也并不逊色。

    “成,我等着东主您锻出品血器,届时,咱们天猫商铺,势必名震神京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站起身来,眺望远望,副踌躇满志的模样。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名震神京就不必了,还是闷声大财吧,行了,你赶紧张罗生意,那点钱给晏姿,弄些丹药和天雷珠回来。?■??om ?”说着,将那枚玲珑阁的荣誉长老令牌交付给晏姿。

    过惯了土豪的日子,他分外受不得眼下囊羞涩的窘态。

    袁青花取出十万金,交付晏姿,许易怒道,“抠抠搜搜,方才我见你小子收了将近二十万,怎么,还没呢,就学会卡老子脖子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赔笑道,“哪能呢,您方才不也听见。老谢才约了交货,我总得留些本钱吧,东主您稍安勿躁,稍等几日。待这批货出手,百万金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等着财!得了,我去后院休息,你们各忙各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径自转入后院。

    果然座雅舍。佳木葱茏,青屋白瓦,轩窗对着翠竹,书房接着廊水,十分合他心意。

    忙碌这许多天,精神确有些疲乏,紧了紧青衣内的阴沉服,选了个背阴所在,置了把躺椅,惬意地躺了。

    收回所有的感知。灵台澄清,微风摇动翠竹,水波荡来清气,从鼻腔入腹,浑身十万千个毛孔,全部张开了。

    这觉,许易睡得昏沉至极,袁青花摇晃了许久,也不见他醒来。

    忽的,柄闪亮银梭破空而来。直射许易眉心,警兆自生,指间自动射出道气浪,将银梭荡开。★?●?om ◆

    气浪飚出刹那。许易从椅子上弹起,眼睛亮,笑了,“鹌鹑!”

    “臭贼道!”

    夏子陌袭绿衣,站在不远处的翠竹丛,明眸皓齿。灿然笑,明媚得将天上的阳光都遮得黯淡了。

    “好哇,坑了我十万金,还敢寻上门来偷袭,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许易大笑着,行上前来。

    阴山宗众人给他印象极好,他和夏子陌在古墓,也算不打不相识,此刻他乡遇故知,心情甚好。

    夏子陌身形晃,在他头上敲了记,“贼道,不装道士,改扮和尚啦1”

    “我自随心意,干你何事?”

    想到当日在古墓,被这小女子借梯上房,坑了十余万,许易就忍不住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话说的,我得时刻注意好和你打配合呀,没准还能捞上笔,不瞒你说我阴山宗山门重立,你也算是立了大功。”

    夏子陌笑语晏晏,她如何不知道许易不爽什么,许易越不爽,她越开心。

    绿裙妖娆,人比花娇,许易盯着夏子陌,暮然间,有些目眩,他忽然现夏子陌有些变化,却又说不出变在何处,外形依旧是那个清秀透着古灵精怪的夏子陌,偏生整个人的气质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。

    许易这般直眉楞眼地盯着,夏子陌高涨的气势瞬间冰消雪融,俊脸微红,咳嗽声道,“真么想到你会在此处,开这么个店铺,小门小脸的,哪里是你贼道的风范,是不是手头紧,手头紧,千万别撑着,跟本姑娘说。”

    许易正待顺杆爬,却听夏子陌道,“说了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袁青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夏子陌横他眼,“去去去,还不去看店,就你这号掌柜的,铺里东西被搬空,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溜烟去了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说正经的,鹌鹑你怎么找过来了,雄兄等兄弟何在?”

    “我的几位兄长都好,重开山门都忙着呢,我溜进城来闲逛,哎哎,说这些作甚,我大老远上门,你不端茶递水,二不作揖让座,净问些废话,岂是待客之道?别忘了,你还欠我枚血炎果呢,别想赖了。”

    久别重逢,不知许易话多了,夏子陌更是改画风,小嘴儿吧嗒不停。

    “成成成,你远来是客,我便作个东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像样儿,既是你请我,那咱说好了,去哪玩,做什么,全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鹌鹑啊鹌鹑,你还是那么多事,成,我倒要看看你多能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答应的这么痛快,不仔细想想?”

    “说了,你远来是客,我便是再不济,不至于招待不起你,我倒要看看你憋着什么大戏!”

    说笑之间,二人行出门去。

    二人才出门,满头大汗的晏姿溜进门来,袁青花递上块软巾,晏姿笑笑,并不接过,拿袖子擦把汗,径自朝后院行去。

    袁青花收回软巾,“东主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头也没回,溜进院去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心烦闷至极,那张清秀的脸蛋,在脑海之挥之不去,搅得她胸口闷,却又暗暗自嘲,“晏姿啊晏姿,你凭什么?”

    许易哪里知道不经意间,把颗心煎熬了。

    此刻,游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,他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夏子陌嘴上不饶舌,性子古灵精怪,斗嘴不输阵,游历又广,以许易之智,嘴皮子上也丝毫占不到上风。

    不过,唇舌之间论高下,聪明人交锋,也别有番趣味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