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章 误会?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若论毒舌,世上有几人能毒过许易。●?▲■.om ?

    他此话出,连夏子陌都忍不住打个冷颤,退后了步。

    萧浮沉瞬间双瞳贯血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他生平最大之耻辱,每每午夜梦回,想到那幕,他都羞愤得忍不住掉泪,现在却被人拎到台面上来。

    许易话音方落,众人之,出巨大的“哦”声,人人心领神会,这声音几乎将萧浮沉砸进地狱。

    便连弯了腰呕吐不住的二公子,都挣着身子和萧浮沉拉开了距离,脸羞与为伍的嫌弃。

    大管家悲悯地盯了萧浮沉眼,暗叹,“明知自己是猪,缘何要选择和狼作对手,何苦来哉!”

    当下,大管家抱拳道,“原来是场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便是误会!”

    萧浮沉面上的青筋绽得几要跳出皮肤,忽的,目视二公子,传音道,“朱老二,别忘了在我家时,你被这王弄得何等狼狈,非要某当众说出?”

    朱二公子狠狠瞪了萧浮沉眼,朗声道,“老管家,且听浮沉把话讲完,事关家门荣誉,不可造次!”

    夏子陌嗤道,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磨蹭什么,大伙儿可还等着进去参会呢,谁知道你姓萧的是不是故意跑来挑拨离间,拖延时间,故意让大伙儿被堵在门外,无法参与竞争!”

    夏子陌此话出,满场大哗。■???.. ?

    恩怨情仇,狗血大戏,虽看起来有滋有味,总比不得正事重要。

    萧浮沉道,“诸位何必着急,吾等不至,叫不起价,宴会怎会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大管家阵猛烈咳嗽。目视浮云,“少侯爷,有事说事,勿要牵扯其他!”

    大管家真想脚把这蠢猪踢飞。难道真蠢到连国公府最忌讳什么,都弄不清么,现在是给小郡主过生日,关叫价屁事。

    萧浮沉老脸红,不敢再攀扯其他。朗声道,“诸位且听我说,今日国公府上,贵客云集,人人皆是有身份,有地位之人,我想诸位总该不会跟低贱之人,同位列席吧。即便诸位不计较,国公府也断然不容低贱之人,侧身如此盛会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二公子急忙补刀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低贱之人。再低贱还能向你这般,被人扒了裤子打屁股?”

    夏子陌下子就火了,愤怒得好似被掏了崽的母狮子。

    伤疤再度被撕开,萧浮沉羞愤欲绝,强忍着愤怒,不去理睬夏子陌,猛的指向许易,”他,就是他!诸位别看此人大模大样站在此处,实则操持世上最下贱之职业。诸位可知晓这位是干什么的……“

    ”住嘴!“

    许易断喝声。?■▼▼.81zw. ?

    “急了,他急了!哈哈,啊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萧浮沉仰天狂笑,被压抑得太久了。几乎都有扭曲了,此刻压抑得到释放,整个人张扬得令人炫目!

    ”诸位,咱们有必要跟个疯子,在块浪费时间么?且入内吧!“

    许易的反应,让夏子陌大为着急。她万万不愿见自己心的盖世英雄,当众出丑,说话,便要强闯。

    朱二公子,萧浮沉齐齐上前,阻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不急这刻吧?”

    萧浮沉玩味道,笑得好似偷着鸡的狐狸,摇头晃脑道,“许易,你若跪下来求我,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些颜面?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似乎没打算给你留颜面!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道,轻轻摇晃折扇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犹不自知!”

    萧浮沉怒道,”此人便是在皇城之,从事最下贱,最恶的……“

    话至此处,萧浮沉嘎然止住,许易手忽然亮出块金光灿灿的金牌,如玄似幻的‘金銮”二字,被盘龙围绕,正是大名鼎鼎的禁脔卫腰牌。

    “金銮卫!他竟是金銮卫!“

    ”金銮卫,非气海期级强者,不得入选,此人竟是级强者。“

    ”观他眉目,不过双十年华,某非竟到了气海后期,又该是哪家子弟?“

    ”…………“

    众人片哗然,对许易的身份起了莫大兴趣。

    ”不,假的,定是假的,这腰牌定是他捡的……“

    萧浮沉状若疯狂,巨大的翻转,几要把他的脑子搅成团浆糊。

    “睁大你狗眼看看,莫非这个也是假的!”

    夏子陌乐坏了,恨恨瞪许易眼,怪他故意卖关子,下手却是不慢,从许易脖子扯出那枚纯青的戒指。

    金牌有了,十户的戒指有了,个可能为假,总不能两件官之重宝,都是假的!

    “怎么会,怎么会这样……“

    萧浮沉喃喃道,他想不通,许易明明就是个副十户,被自己父亲整得去了净夜司看夜香桶去了。

    即便有6善仁这层关系,也决然不可能短短数日,就改变许易的命运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大越重名爵,6善仁也不过是区区百户,又哪里有能量影响吏部清吏司,给许易变换身份?

    更遑论还有这概不轻授的金銮卫!

    切的切,在萧浮沉脑海之,都是巨大的谜团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他昏迷的不是时候,根本就不知晓许易打穿了炼武堂,摘取了改变命运的十户官符。

    他憋着劲儿,想用许易在净夜司的职司,狠狠抽顿许易的脸。

    岂料,这顿耳光,全朝自己抽来了。

    ‘少侯爷,你到底要闹什么,还不赶紧下去!“

    大管家也悔青了肠子,明明都看清了是头猪,非要给这头猪第二次挑衅野狼的机会,作孽呀!

    萧浮沉正待仓皇败退,许易冷道,“慢着,这就想走?“

    萧浮沉怒目相视,”你待怎的?“

    大管家道,”许先生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何必做绝?“

    ”大管家方才在何处?莫非又睡着了?”许易微笑道。

    大管家气绝,呼哧直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个俊朗华服公子大步而来,面目和朱二公子有七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大管家,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生还不迎客到位!“

    华服公子人未至,声先到。

    大管家刚忙上前,传音过去,寥寥数语,解释了方才的遭遇。

    华服公子朗声道,”原来是场误会,好了,误会解除了,诸位亲朋请入席。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