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七章 斗宝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朱大公子哈哈大笑,指着姜南浔道,“姜兄真会开玩笑,堂堂姜家富甲天下,岂会看上如此俗物。?★★?.81zw. ?”

    “姜某没开玩笑,还望朱兄应准。”姜南浔正色道。

    姜家虽然豪富,可这块牌照,可不单单意味着金钱之利,最重要的是,有聚宝之效。

    朱大公子确认了姜南浔的意图,陡然来了精神,正色道,“姜兄见谅,此事只能公平对待,必定我朱家数百年的名声,不能毁在小弟手上,姜兄若是有意,且凭实力来取。”

    姜南浔道,“这是自然,不知此物可够!”

    说着,姜南浔掌亮出颗赤色丹药,大如鸽卵,遍布纹络,立时,便有人惊呼出声:“神元丹!”

    神元丹,造就气海强者之必备丹药,王廷公开的收购价格是,颗十万金,实则在修炼界,颗神元丹的价值很难估量,对于急求者,便是二十万金也值得,但因此物太过珍惜,从来都是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朱大公子眉峰冷峻,微笑道,”神元丹虽然不凡,但和阴极珠比起来,未免不足。“

    往年牌照的售价,皆在百万往上,颗神元丹和百万之数,实在相差太远。

    “朱兄请看!”

    姜南浔掌陡然又多出颗,两颗……九颗神元丹,算上先前那颗,整整十颗之数。¢£¢£¢£¢£,.

    场间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,刹那之间,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争雄的心思,十颗神元丹,价值远百万,几乎出了所有人的心理预期。

    夏子陌面沉如水,苦思无计,瞧瞧瞥眼许易,却见可恶的家伙,依旧稳坐如山。

    “好好!姜家果然是世族豪门。出手豪阔,与众不同,朱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朱大公子面露喜色,眼见便要定夺。却听道声音传来,“许某也来凑凑热闹!”

    循声看去,但见许易缓缓起身,顺手将夏子陌拉拽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许易第次主动拉他,脑海正千回百转。幽怨满腹的夏子陌,灵台瞬间为之清空,整个人好似没了重量,飘飘荡荡,任由许易拽着上前。

    ”又是你!“

    姜南浔暗暗咬牙,心杀机迸起。

    朱大公子同样心腹诽,”都这样了,你小子还指望从我朱家拿回牌照,做梦!不管你拿出什么,老子都将他说成摊狗屎。”

    面上却含笑道。≤≤≤≤,.“不知许先生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某也有物,要献与小郡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念头闪,手多了枚须弥环,念头再闪,头怪物的尸体现在场。

    但见那怪物,蛇身人,墨色的身躯上,密布着枫叶大小的鳞甲。水桶粗的身躯,只有丈许长短,硕大的人头,无比古怪。老人头,婴儿口,美人唇,莽夫鼻,怒汉眼,五官无比的诡异。像是拼凑而成。

    “莫非竟是蛇夿!”

    “天啦,又是天妖的上三品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竟是完整的尸神,此天妖到底是如何死去?”

    “五官俱全,至少是开智初期,身具异能,能和凝液境强者争胜,如此妖物,怎生会被灭杀!“

    ”……“

    场面瞬间骚然。

    夏子陌传音道,“你这玩意成么,头天妖尸,能值几个钱?”

    她并不知晓天妖尸价值,但因她方收获只活蹦乱跳的天妖,朱二公子竟肯主动将之抵偿二十万金。

    同样是上三品的天妖,瑞鸭是活的,蛇夿是死的,凭什么活的不如死的值钱。

    许易传音道,“据《万妖志》所载,瑞鸭是上三品天妖垫底的存在,自通人言便是其异能,除此之外,无是处,岂能和蛇夿这种恐怖大妖相比。换句话说,瑞鸭能入选,全靠它天生能言,虽然特殊,却不算稀奇,鸟类,还有蠢物鹦鹉能学人舌呢。”

    许易早不是修炼界的初哥了,终日苦读,眼界大开,知晓妖尸珍贵,天妖尸尤甚,至于上三品天妖尸则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当初他灭杀血蝠妖王,弄了对钢爪,就在盂兰会上卖了十五万金,血蝠妖只是寻常天妖,而蛇夿却是上三品天妖,血蝠妖王只剩堆钢爪,蛇夿却是完整的妖尸。

    以此类比,此蛇夿妖尸,少说也得价值百万。

    朱大公子万没想到许易竟整出了上三品天妖尸,心纠结不已,相比神元丹,无疑上三品天妖尸更难得,不管炼器还是炼药,皆是世上难寻之物。

    阴极珠,神元丹,天妖尸,时间,朱大公子竟不知如何抉择了。

    姜南浔冷笑声,“朱兄,定夺,姜某只能说,与我姜家人合作,我姜家绝不让人吃亏,这十颗神元丹,朱兄大可看作是定金。“

    姜家始终盘踞州,早就想将触角朝外延伸,显然,朱家出让拍卖牌照,是次难得的良机。

    朱大公子得了姜南浔的暗示,心已有定计,正待拍板,却听许易道,“既然朱兄难以定夺,我倒有个法子,按老规矩,咱们再赌把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赌?”

    朱大公子玩味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阴极珠,天妖尸,神元丹,全当赌注,也就是入场资格,不管姜兄,还是李兄,抑或是鄙人最后获胜,朱兄都可以将这三份重礼,尽皆收入囊,而唯之牌照,只需交付最后得胜之人便可,不知几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姜南浔势大,斗富,许易还有几件压箱底的宝贝,虽未必会输,代价未免太大,不如行险搏。

    朱公子大喜,还有比这更完美的提议么,当下,看向姜南浔,李修罗道,“鄙人着实难以决断,姜兄所言虽善,但有悖传统,此事必须当场定夺。许兄所言之法,二位认为如何,实话实说,鄙人内心深处,还是最意这具天妖尸。”

    巨利在前,朱公子也顾不得面皮了,就差赤膊上阵了。

    李修罗道,“不知许兄想赌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身负上命,对这块牌照志在必得,眼下,姓朱的摆明了要狮子大开口,接受赌约,似乎是唯出路。

    “赌诗词如何?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