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一章 亡诗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”不知李兄还有何事?”许易望着李修罗。■■?★.om ●

    李修罗叹息声,”许兄真乃异人,当世之人,皆视鬼如恶贼,必欲灭之而后快,从不曾见许兄这般待鬼如人之异士。”

    “人耶?鬼耶?在许某眼,不过是两物体,人死为鬼,自然法则,人终有死,终有成鬼之日,视鬼如贼,岂非视己为贼,人惧鬼,不过多因恐惧未知,某不惧之,自不恶之。”

    许易说的是煌煌大言,实则是因为感触颇深之故。

    论及他自己,说透了,也不过是鬼附人身。此外,了尘是鬼,于他却有授业之恩。

    如此种种,他又岂会见鬼便恶之。

    “善哉斯言!当浮大白!”

    李修罗端起杯酒水,饮而尽,”许兄性情人,李某见如故,不知许兄可愿听李某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请讲。”

    许易坐了下来,他意识到转机出现了。

    李修罗道,”李某乃是神京人氏…………“

    原来,李修罗出身的李家,亦是神京名门,几代为皇城禁卫统领,传到李修罗这代,就剩了李修罗根独苗。????.. ★

    好在李修罗颇为争气,二十五岁那年便跨入气海境,迎娶了苏氏美女,过了十年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故事到此,便俗套起来。

    苏氏美女艳丽不减,引得家衙内窥伺,场精心设计的毒计后,李修罗身死,家衙内竟放任其阴魂成形,当着其阴魂的面,玷污了苏氏美女,苏氏美女性烈,自戕而亡。

    佳衙内这时,才慢悠悠动秘术,要叫李修罗阴魂烟消。

    岂料亲眼目睹了惨剧。李修罗怨气冲霄,阴魂出现了诡异变化,家衙内秘法害他不成,竟让他逃脱。辗转百余年,终成代鬼王。

    李修罗话罢,许易嗟叹道,“恶人该死,不知李兄大仇可曾报得!”

    李修罗道。“若是报得,李某早魂归阴司,和亡妻团聚去了。贼老天瞎眼,姓的恶贯满盈,武道修炼,却片坦途,历经百载,而其身不死,十年前,竟跨入感魂境。李某这番血海深仇。只怕终身难报。“

    许易明悟了,叹息声,道,”如此恶贼,若不灭亡,天理不容。某虽境界低微,若说替李兄报仇雪恨,未免太过大话,某只能承诺,有朝日。许某修炼有成,必定不会忘了李兄之仇。?▼★▲wwom ●“

    岂料,李修罗摆手道,”报仇事。李某已有些眉目了,不劳许兄费心,况且鬼王涎再珍贵,也不可能抵得上条感魂期老怪的性命,李某岂能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之意如何?”

    许易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李修罗道,“许兄诗成惊鬼神。李某万分佩服,李某亡妻身前,最喜诗词。如今,亡妻离我而去已逾百载,李某无以为报,想求许兄篇佳作,带到亡妻坟前焚化,也算全我片心意。“

    许易怔了怔,当即道,”此事易尔。“

    沉思片刻,撕下片衣襟,破开食指,鲜血浸润指尖,运指如风,转瞬篇学字,现于布上。

    李修罗念道,“百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,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,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,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

    诗念完,李修罗面目再度扭曲,鬼若有泪,已然满面,他竟撩起衣袍,便要跪下,许易身形转,避让开来。

    李修罗无奈,只好站起身来,深深躬,道,”得蒙许兄赐下此篇,吾妻九泉有知,当能含笑矣。“

    说话之际,手多了个指甲盖大小的微型陶罐,低头往陶罐吐了两口,两滴碧绿的液体坠入罐。

    李修罗将陶罐放在桌上,”滴便能破去大部分至正禁制,另滴留作许兄以防万。两滴鬼王涎,也不及许兄如此神篇,他日若有缘相逢,许兄但有差遣,李某绝不敢辞。“

    说罢,身形展,转瞬消失在灞桥尽头。

    “鬼若有情也动人!”

    许易收起小陶罐,喃喃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怀金牌红芒急闪,他赶忙展开身形,朝皇城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他在宣武门前的角楼,见到了已等得鼻子冒烟的6善仁。

    “你可算来了,等得我好苦!”

    素来沉稳淡定的6统领,三步并作两步,快步行到近前,急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师兄等我何事?莫非要出任务?”

    许易心暗忖,若真出任务,那可大大不妙。

    6善仁重重在他肩头擂了拳,“出个屁的任务,还不是你小子惹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惹出何事?”许易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6善仁道,“还装!你在成国公府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许易奇道,“不就是夺了块牌照,这算什么大事!”

    “关牌照屁事,你做的诗,做的三捅破天的诗!”

    6善仁及急赤白脸,简直跟许易着不起这份急。

    “三诗怎么了,你这么快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身为后来人,初到此方世界,直忙于修炼,如何知晓大越王廷对诗词的狂热,自然不会知道他那三绝品好诗,到底在神京产生了何等大震动。

    6善仁道,“还我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,分明是我最后知道。你小子知不知道你在成国公府写的那三篇诗,初始被成国公收藏,尔后,被三皇子讨去,现在恐怕已传到御前了。你呀你,有这份本事,你到我这儿凑什么热闹,就凭这份才情,讨个状元,不如探囊取物般?害得老子受上官埋怨,说6某人识人不明,明明是风流才子,缘何就作了执锐侍卫,现在恐怕几个部堂都忙着调你过去听差呢,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这才是6善仁的来意,许易三诗词动神京,眼见就要成为神京闻人,天子都会加以青眼的人物,摆明了就是块香饽饽。

    而哪个衙门得到了许易,显然将来就会更多的收获天子的注意,神京衙门千千万,谁不想要这份注意力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