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六章 心结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小心帮她擦净嘴巴,温声道,“别,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不,我……要说……如果不说……我怕没机会再说……对不起……我骗……骗了你!”

    夏子陌凄婉地望着他。?▼★▲wwom ●

    ”没事,没事,你好了就好。“

    ”真的没事儿?我不信……你怎么不敢看我……是不是我现在的样子……特别吓人……“

    “别说了,养好身子要紧。”

    许易心如乱麻,先前半盏茶生的切,带给他的震撼,比他两辈子加起来都多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我真的不……不是故意的……你别阻止我……让我说……说完我就舒坦了……其实我现在很安心……很开心……至少能死在你怀里……不用离开……孤零零的离开……你肯定很奇怪我怎么……变成这样……不止是你……我也很奇怪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别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眼泪如雨,他才爱上个姑娘,却变成这样,他可以爱上个人,他怎么能爱上只妖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夏子陌伸出手来,想要替许易擦干眼泪,却见手虽五指,却已斑斓,心片冰凉,颓然落下。??▲●. ▼

    山峰寂寂,北风呼啸,风雪交回,片苍茫。

    夏子陌又剧烈地咳嗽几声,吐出大片血污,精神好了几分,低声诉说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夏子陌自广安返回神京后,熊奎便用夏子陌从许易处截得的十余万金,重立了山门。

    没多久,夏子陌二十五岁的生日到来,熊奎众兄弟替夏子陌热热闹闹庆祝了生日后,夏子陌回房安歇。

    当夜,夏子陌作了个奇怪的梦。

    个艳丽无匹的女人低声向她倾诉,自称是她的妈妈,称呼她为孩子。告诉她,在后山的古柏树下,有留给夏子陌的礼物。

    彼时,夏子陌未作深想。

    岂料。连七天,这个梦境总会重复出现,奇怪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梦里的景象越来越模糊。

    第天,梦境停止。夏子陌的好奇心却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次日早,她赶到后山,寻到了那颗古柏树,往下挖三丈,竟在虬扎的树根央,现了个金匣。

    打开金匣,里面除了置放数十万金票,还有封信。?▲★▲wom ?

    展开信封,夏子陌读,整个人就痴了。

    按照信里的说法。夏子陌不是人,不是妖,竟然是人妖结合的产物。

    信是夏子陌梦里那个艳丽无比女人写的,梦里那个女人自称夏星光。

    二十五年前,夏星光游历个叫做大唐的恢宏国度,偶遇代名僧卡神通,舍辩七日,情愫暗生,夕风流,珠胎暗结。

    岂料那卡神西竟是佛门布下的圈套。专为暗算夏星光,趁着夏星光怀有身孕,元气大伤,佛门高手齐出。誓要擒拿这化形天妖。

    场大战,夏星光元气大伤,动用禁法,穿越空间,流落大越,最终在阴山宗山门后。诞下夏子陌。

    而夏星光勉励诞下夏子陌,元气将竭,几乎维持不住人形,无奈只好将夏子陌放置于山门之前,留书襁褓,录其名姓,并在夏子陌脑下禁制,二十五岁那年禁开。

    故此,二十五岁生日当晚,夏子陌才会做这诡异怪梦。

    自那日后,禁制冲破,夏子陌身上的妖气,便开始扩散。

    故此,夏子陌才会日美似日。

    如此惊变,落在夏子陌身上,无异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人妖大妨,深入人心,作了二十五载的人,陡然要她承认自己的妖身,夏子陌怎么也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沉痛的日子,身体的变化慢慢显现,身上开始出现星星点点,到得后来,成了星,只要她足够愤怒,甚至还能张出翅膀。

    夏子陌越来越烦躁,只有在想到古墓之那荒唐小贼时,想到那荒唐小贼触碰自己羞人之处事,心底的羞涩才会将这烦躁冲进。

    终于,有天夏子陌忍不住了,她再不接受现实,现实也会接受她。

    她留在人间的时间越来越少,她知晓自己和许易之间,无形之,已经横亘了道天堑,可心之所往,形岂能抑?

    她就想在离开人间前,再看眼许易。

    想,便去了!

    夏子陌去了广安,彼时,他不知许易大名,只知易先生,好在见过许易本来面目,广安城许易画像不少,这才得了许易真名,打听到了许易身份。

    岂料许易已入京城,夏子陌才又急着往京城赶,花了不少钱钞,在警卫部问到了许易的下落。

    数万里的辛苦,夏子陌从不曾对许易说,只说是巧遇。

    絮絮说完因果,夏子陌眸子间流露出化不开的忧伤,“……知道我为什么拉你去灭姚怪?去战霸州五虎么?我是想趁机受伤,能待在你身边,让你照顾我。知道我为什么要入股天猫,并改名紫陌轩么?因为我知道我要走了,想在你的世界,留下最后的印记。我想你喜欢我,那样我会欢喜,我又怕你喜欢我,因为我终究会离去。我真的不想离去,让彼此两相无依。所以,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说我现在很幸福么,因为我不用离去,我可以长眠在你怀里……”

    夏子陌安详地闭上眼睛,许易心如刀攒。

    夜无话,许易痴痴坐到半夜,夏子陌呼吸渐渐匀停,下半夜时,对宽大的翅膀,也收进了身体,脸上的星渐渐淡去,只是脖颈处星,浓烈了不少,射入体内的王蝎针,也叮当落地。

    显然,毒性慢慢地缓解了。

    说来九幽液,乃是天下七毒,者必死,偏生乌程侯为增大打击面积,稀释了毒液,浸泡王蝎针,根针头上沾染的毒液,实在有限,虽说夏子陌了不少针,集合起来,也不到那滴九幽液的千分之。

    而蟒牯珠恰是解毒圣品,虽不能尽解九幽液之毒,却能大大的缓解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还是夏子陌的变态体质,旁人若九幽液,哪怕万,也立时毙命,她却硬生生地撑到许易想起蟒牯珠,并且在蟒牯珠的催下,成功克制了毒性。

    天外泛起鱼肚白,山已是浩浩片,风吹雪舞,凄离迷楚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