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三章 神凰展羽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轮气锥雨歇,家老祖收回收来,转视妖骏驰道,“妖兄以为战尊此徒如何?“

    妖骏驰却不答话,忽的站起身来,大手抓,相隔百丈,许易脚下陡然轻,搭在左脚之上的妖无悔,瞬间消失。????? ¤№?小¤說?網、.`-1--w`.

    许易伤而不杀,正是存心以此来威慑两位感魂老祖,尽管他不知此计是否奏效,但终究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岂料,他的手段,在感魂老祖眼,竟如笑话般。

    妖骏驰抓住妖无悔,捏开紧闭的牙唇,抬手送入把丹药,目视妖无悔左手手腕处,空空如也,白面陡黑,却看也不看许易,冷声冲家老祖道,”我只要疤面小儿头颅,余者不问,此事之上,吾必与兄站列处,此亦为心誓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定,妖骏驰擒住妖无悔,化作道流光西去。

    妖骏驰心誓在先,与夏子陌约定炷香,此时,炷香已过,却未能就擒夏子陌,心誓约束已成。

    此刻,他动夏子陌不得,甚至和夏子陌相关的疤面道人,他也不想沾染。

    然妖无悔之恨,已然恨浸他的骨髓。

    妖无悔于他意义非凡,不仅是武道上的衣钵传人,亦是血脉传承,更荒诞的是,二人同修邪功,竟生伦孽。

    此刻,妖无悔丹田尽废,对他这位感魂老祖而言,亦是万分棘手之事。卐 ?卐?小§卍??說網.

    叫他如何不恨许易。

    然有心誓约束,他已没办法出手,甚至从许易手抢夺妖无悔,也是冒了极大风险,更不知他年若修为再进,心魔会否从此处侵扰。

    然恨意难平,不能出手,只得假手于人。

    故此,临去之前,才会寄语家老祖。

    但因妖骏驰深知家老祖生性谨慎。那疤面小儿有无极观为后盾,又有冯西风不怀好意地从作梗,家老祖虽有深恨,未必能出手灭獠。

    由是。他才又立心誓,以同阵线,诱导家老祖下手。

    果然,妖骏驰方去,家老祖面目又是变。“西风小儿,老夫而再留手,你不知感恩,却以为成就令名,若再执迷不悟,那就怪不得老夫了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白衣清扬,洒然笑道,”祖神威,冯某万分钦佩,只是今日围捕奇妖。已成盛举,祖,妖祖既已遣小辈入场,何必又赤膊上阵,为天下笑。妖祖重名,已然退却,祖又何必独承污名。‘

    家老祖冷哼道,”战天子可没你这般牙尖嘴利!“

    冯西风道,”吾师有言,言出有理。奉而自行。“

    家老祖怒喝道,“武者岂争口舌长短!小辈,再接我矛!“

    声喝罢,家老祖双手虚握。№?◎◎?¤?  `.、、1、w.根粗如碗口,长足丈余的巨矛,从虚握的双掌之间生出。

    家老祖宛若化身九幽魔神,擒住气矛,凌空掷来。

    黝黑森冷的巨矛拖着长长的虚影,带着划破苍穹虚空般的滔天凶威。直射冯西风。

    如此滔天凶威,让满场众人尽皆变色,便连姜家二爷也忍不住后退步,手紧攥的拳头滴出了汗液。

    冯西风更是自家老祖开始锻造黑矛之初,就开始御使无垢神剑,但见他双臂急舞,方四合,神意剑喷洒出道又道的赤红剑气,排列其身后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数百道剑气,横列三纵,在其身后列成个硕大光圈。

    ”神凰展羽,竟是神凰展羽!“

    ”这是无名剑的三大禁招之,失传数百年,今日得见!“

    ”天呐,这真是人间的剑术?剑气如何能经久不散?“

    “奥妙必在神意剑,别忘了此剑据传乃铁精锻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喧天的惊呼声,黑色巨矛电闪刺来。

    “削!”

    冯西风大喝声,排剑气飙射而出,迎面撞上了黑色巨矛。

    密集而恐怖的空爆声,黑色巨矛果然有了削弱的迹象,来势也硬生生被密集的剑气迟滞。

    “合!”

    冯西风再喝声,身后的如虹剑气,再度朝黑矛飙射而去,半空之,道道剑气,竟三三组合,汇成硕大剑气,几近凝实,再度迎上黑色巨矛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又是阵密集的空爆,方圆百丈之内,山石崩摧,巨木连根而拔,似乎这片天空都因这恐怖击,而摇曳不安。

    密集的空爆声后,黑色巨矛只剩儿臂粗细,六尺长短,煌煌威势却丝毫不减,已冲至冯西风身前二十余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但听声暴喝,“灭!”

    冯西风身后的最后三道迟迟凝聚的粗壮剑气,凌空聚合,竟汇入神意剑,引着神意剑本体,直直斩在黑色巨矛之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声,修为最差的数十人,口喷鲜血,无数坐骑,生生炸开,不知多少人疾声高呼,凌空下坠。

    神意剑倒飞而回,黑色巨矛已然烟消。

    冯西风手握神剑,睥睨荒,面上无悲无喜,心波澜不生。

    “大越剑王,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姜南浔默默低语,忽的抬头,“二叔,你能和此人争胜?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胸阔的红脸陡然青,张了张嘴,终究不语。

    “三十岁,才三十岁,大越天才,以此最盛!“

    乌程侯默默念道,心暗道,此等英才,必须结之,引为臂助。

    “小辈,凝液之下,能接老夫神矛击者,你是第人,便凭此点,先前的冒犯,老夫便既往不咎,退开吧!”

    家老祖冷声喝道,心惊诧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境界,先前击,感魂以下,当无抗手,而事实却是,硬生生被冯西风消融了,此等天才,后生可畏。

    若无妖骏驰临走之前的心誓,他定然退却了。

    然有了妖骏驰之言,此间奇妖,那身怀异宝的疤面小儿,尽皆是笼鸡犬,反掌可擒,他又如何舍得放弃。

    ”小儿辈之事,祖何必定要搀和?“

    冯西风依旧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家老祖嘿然声,“休得大言欺人,老夫不搀和,等若拱手将至宝相让与你。口蜜腹剑,战天子怎会收你这小儿为徒。“

    刷的下,冯西风面上的青气闪即逝,微笑道,“祖何必挑拨,此间尚有强者,大能,怎就淡定奇妖定为某所擒。当然,既是祖话,某可自承,届时争胜,不用神意剑便是。众目睽睽,祖当不至不信冯某之言吧。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