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五章 禁兵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相比许易,他更恼冯西风,道理很简单,许易虽恶,在他眼,却只是蝼蚁,与蝼蚁又何必生气,看着不爽, 踩死便是。?卍小?說網-.、、1``w-.

    然冯西风则不然,那是硬抗了他几次攻击的绝世天才,硬是纠合众人逼得他某人束手。

    此等人物,家老祖亦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此时见冯某人受辱,家老祖当真畅快。

    ”剑王剑王,口腹蜜剑之王!“

    冯西风默默咀嚼着此十字,面目已铁青片,望向许易的冷目,如观死人。

    许易却丝毫无惧,冯西风有其盘算,他许某人何尝没有自己的盘算。

    眼下之局势,于他而言,几为死局。

    原本,此番行事,全然无他往日章法,惯因事出突然,情刀迫人,他唯知死地,仍赴此生。

    然事已至此,虽蹈死地,他自也不肯安然就死,故向死求活。

    番缠斗后,灭两强敌于掌下,泄胸恶气,局势也陡然翻转。

    原先的必死之局,随着妖骏驰不知以何种原因,黯然远遁,以及冯西风的侵入,以言语僵持住了家老祖。? 小說¤網`.`、1-、w`.`

    折腾至斯,必死之局,隐然看见三分光亮。

    正所谓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

    老天既肯给条活路,许易岂会不争取。

    眼下,他以言语恶冯西风,除了出口恶气外,亦有番谋算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剧本若按着冯西风设定的方向走,他许某人完成了牵制家老祖的任务后,至此,就该消失了。

    许易自然要打乱冯西风的布局,当众喝破冯西风的谋算,便是关键。

    者,他将自己从冯西风的羽翼下剥离出来,让家老祖查清究竟,在家老祖不能下手的前提下。他许某人隐然和家老祖站在了同阵线,道理很简单,家老祖虽对自己心生杀意,但在夺妖之事上。是决然不愿冯西风夺走夏子陌的。甚至可以这样说,对家老祖而言,夏子陌在他背后,可比在冯西风背后稳妥得多。

    如此,家老祖就和冯西风构成了相互牵制。许易不奢望家老祖会出手相帮。他却需要家老祖的存在,压制冯西风遵守诺言,不用剑的诺言。

    剑王,剑王,可不仅仅是口蜜腹剑之王,那剑动山河的神意剑,许易再有勇气,却也不愿面对。

    剑王不用剑了,他先不说能否对战,心理上就熨帖了不少。§§№ 卐§小說????網`.、、1、、w.

    二者。喝破冯西风的谋算,同样是给全场众人个提醒,眼前的白衣翩翩冯剑王,可不是救苦救难,带领大伙儿抗暴的大善人,乃是狼子野心,妒忌心藏,和大家道抢食吃的竞争者。

    虽说此点,他许某人不言,不少人心也明镜也似。但喝破了,却也唤醒了不少懵懂之辈。

    至少此刻,众人看向冯西风的眼神,少了尊崇。多了提防。

    四方而来的众人,各自为战,自成派系,互相牵制,对许易无疑是最好局面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他才有浑水摸鱼。趁乱脱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不瞒诸位,吾师闭关十二载,近日行将出关,不肖弟子无以为报,愿将此奇妖献上,为吾师贺!冯某坦坦荡荡,此来,正为此奇妖,此点冯某何须讳言。”

    既然被戳破,冯西风索性坦荡。

    “啊哈,我还当西风小儿纯出派公心,未料也有私意,说得好听,为战尊贺。以战尊行事,岂会要弟子进献,转手还不是赐予你。说来说去,也只是为自己,当真是口蜜腹剑。”

    得着机会,家老祖又岂会放过讥讽的机会,“说某不该赤膊上场,你西风小儿老早就号称大越剑王,不知你上场相争,算不算得赤膊上阵?“

    冯西风道,”祖何必拾人牙慧,冯某有言在先,此次争竞,不动用宝剑。”

    家老祖道,”何必作语言技巧,不动用宝剑,还可用剑术,西风儿既号称大越剑王,想必就是块凡铁,到你手,威能也足迫人。“

    家老祖深恨冯西风,字字句句都要堵死冯西风的退路。

    这正是许易乐意看见的幕。

    场间众多修士尽皆目视冯西风,显然,这回都站到了家老祖边。

    毕竟,冯剑王的威风先前实在拉得太足了,神意剑威动山河,自负如姜家二爷都只能瞠乎其后,何况他人。

    冯西风心气闷已极,恨毒了疤面道人。

    先前,他还胁迫众人,僵住了家老祖。

    岂料,不过片刻,攻守之势异也,那帮无耻之徒竟和家老祖滚进了个被窝,反来胁迫他。

    他的确打着字上的机巧,自忖即便不动用神意剑,柄下品血器,也足够他独占魁。

    如今被奸诈如狐的老贼,识破究竟,言语之上,竟至死地。

    他真想不应,可家老祖怕是巴不得他不应,如此好容易被收进笼的老贼,可就要跳将出来了。

    ”何事要筹谋如此之久,莫非西风小儿先前之语,果真存了言语机巧!“

    家老祖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“冯某自束受教,已知诚信为先,祖何必妄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思绪飞转,便周旋着,便绞尽脑汁,目视四方,片刻竟有了主意,“祖提醒的是,某若用剑下场,诸君当难争锋。如今祖既疑吾之剑术,不如约与诸君,今次争雄,诸君皆不得动用器械,不知此言,诸君从否。”

    冯西风见得明白,他既不能用剑术,再用旁的兵刃,已是鸡肋。

    若场间,只有他位凝液强者便罢了,他自负便是不用剑术,就凭自己的手段,收拾气海境以下,亦如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然则,眼下此间,还有姜家二爷等好几位凝液境的老牌强者。

    他若不动剑术,放任姜家二爷等人施展绝学,不啻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与其这般,不如将所有人都拉下水来。

    冯西风此言出,满场无声。

    者,众人急急盘算利弊,二者,有家老祖在侧,有冯西风言语在先,谁也不敢挑头否决,毕竟若真否决,逼得冯西风动起神意剑来,这场争斗,提前就休了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