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九章 垮塌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众声嘈切入耳,冯西风眉头陡然大骤,眉头动,陡见姜家二爷送目望来,心念转,传音道,”照此情形,无极观小儿性命难保,不知姜兄有何见教。卐 ?卐?小§卍??說網.“

    姜家二爷闻弦歌,知雅意,笑道,”重宝秘术付与有缘,青棍,须弥环,你我各取物如何?“

    场间凝液,就以二人为最强。

    眼见许易将败,便连旁人都瞧出许易的那根青棍不凡,须弥环也许还隐重宝, 叫姜家二爷,冯西风如何能不动心思。

    与其宝物落入乌程侯手,不如二人自分。

    而约定的背后,显然还有另层涵义,届时,无极观若是追究下来,姜家二爷共冯西风便是天然盟友。

    两人自说自话,不将乌程侯看在眼,更将许易作了死人。

    冯西风,姜家二爷已作好了危机关头出手夺宝的协议,毕竟,先前的规则只圈定了如何夺妖,可没说如何处置这无极观的小儿。

    余众更是屏气凝神,静观着这场集合众多强者的乱战。

    乌程侯的承诺,显然起到了作用。

    众客卿皆未留手,胖鹿老,瘦鹤老,皆如乌程侯般,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。

    二人只是凝液初期,远未到乌程侯能凝结煞兵的程度,丝丝煞气,裹挟在丰沛气浪之,声势明显较余众为大。??  .

    瞬间,许易被凌厉的攻势,从四面方合围了。

    他脚下依旧不停,感知精准地锁定,乌程侯,胖鹿老,瘦鹤老的攻势,气圆次第送出,不求化尽,只求牵引,为奔突营造空当。

    煞气之威。果然非同小可,初始的气圆,才撞上气锥,便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许易连送出三道气圆。才勉强将气锥带得偏离了预设轨道。

    胖鹿老,瘦鹤老的攻势则被四道气圆,引入了西北密林,炸翻片直径约为十丈的空当。

    气圆不得瞬,此为许易不断化圆。始终停留周身,以作防备之用的储备。

    七道气圆尽皆被用以防卫乌程侯,和鹿鹤二老的攻势,气圆方出,其余七道气浪,气墙,已击到身前,躲避再也不及。

    “此贼灭矣!”

    冯西风暗道,全神贯注锁定战局,好在攻势皆朝许易而来。无人敢冲许易背脊之后的奇妖下手。

    岂料,他此念方起,惊变陡生。

    那疤面道人身处气浪、气墙组成的风暴心,面上青气急闪,风暴过处,血肉飘零。№  、.`、1w.

    当此幕,满场哗然!

    先前,许易对战瘦鹤,双方也曾正面肉搏,可那时。硬抗的只是拳脚,此刻硬抗的却是真气,震骇之大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”不败金身?“

    ”绝不可能!众所周知。不败金身若修至第四转,才能防御住气墙的攻击,可修行至第四转,至少已是气海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决计不是不败金身,倘使不败金身第四转,防御住气墙。根本不会受创。而若只至第三转,根本防御不住气墙。岂会出现这般不防而防的局面。“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“

    透过倒伏的密林,高空之上,冯西风死死盯住许易,双目精芒闪动,心杀意已然沸煮。

    见识过薛慕华的惊艳,冯西风绝不能容忍第二个薛慕华在自己眼前诞生。

    却说许易才招,便塞了颗极品回元丹入口,转瞬,血肉尽复,展开身法,再度南遁,与此同时,双掌急划,气圆再生。

    乌程侯等人目瞪口呆,几乎忘了追击。

    三大凝液强者,六大气海后期以上强者,全力击,竟未奏功,如此结局,完全出料想。

    大惊之下,乌程侯怒喝道,“众卿竭力,若灭此獠,某赏十万金!”

    许易越强,乌程侯越惊,更让乌程侯如坐针毡的,还是许易的进阶度。

    前次想见,不过是气海初期,如今几月时光,已跃至气海后期,进阶提升快也就罢了,可怖的是,此人的神功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原来,自结怨后,乌程侯去信广安府尊,详细调查了许易的情况。

    根据情报,此人年前,只不过是区区锻体巅峰之境,如此恐怖的修炼度,闻所未闻,且此人无门无派,神功更不知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如此妖孽,既成死仇,若今次让他逃生,只怕乌程侯府将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方落,道澎湃气龙径直撞进了鹿鹤二老领衔的客卿阵营之。

    轰的声巨响,方圆三十丈,好似引爆了数颗天雷珠,繁茂的密林,瞬间清空。

    除鹿鹤二老外,其余六位气海境强者,已被许易这跨越百丈还能崩摧朱大公子青坪的击,瞬间团灭,只余堆残尸。

    至于鹿鹤二老,仗着身法高绝,勉强躲开气爆央,依旧被炸得不轻,鹿老残了臂,鹤老直接少了半拉肩膀。

    惊变骤,满场无声。

    说来,许易亮相之初,曾以此招断了瘦鹤的必杀击,可彼时,乃是偷袭,几乎无人看清他招的过程。

    这回,许易自邀战开始,便使出奔突,初始,乌程侯等人还防着他的手段,奔突得久了,也渐麻木,慢慢消了对许易的畏惧。

    至于,那恐怖大招,乌程侯自信在自己等人的围剿之下,绝不至给此人留下招的空当。

    岂料,正待大招飚来,悔之已晚。

    此刻,不知多少人有了和瘦鹤临灭前相同的感触:这家伙的大招,出的度,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灭杀掉六人,许易犹不罢手,擎出赤旗,瞬间吸收六条亡魂,抬手道气墙,直射鹿鹤二长老。

    他恨乌程侯入骨,能有机会剪灭其羽翼,他又岂会容情?

    切来得太突然,莫名其妙便身受重伤,鹿鹤二老惊怒失神,气墙击来,二人恍然未觉,怔怔愣神,眼见便要的,斜刺里,道气墙撞来,两道气墙相撞,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“鹤老,鹿老,与我灭杀此獠。”

    乌程侯疾声高呼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他真真痛心到了极点,不过瞬,他辛苦搜罗十数年的是势力,垮塌了大半。

    击不,许易快远遁,他的终极目的,还是脱身,至于适才的反击,乃是不得已而为之,他不可能每次都任由这帮人合围,适才的机会如果合适,他更乐意将那道气龙,送与乌程侯尝尝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