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七章 连灭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岂料这激烈气流非是射向二人,而是射向二人胯下机关鸟。卍 §卐§ ? ◎ -.、`1`w.

    转瞬,二人的机关鸟便被许易的狂暴攻击,射成碎片。

    情势急转直下,鹿,鹤二老久经战阵,虽急不乱,互为依仗,边应对着许易的疯狂进攻,边御气行空,控稳身体。

    二人正待缓缓而降,岂料可恶小贼又便了手段,气流不朝二人要害攻击,专朝二人足下攻来,乱流横空,小贼真气无穷,鹿鹤二老攻则不能奏效,防又不能安身,手忙脚乱地应对着,身形却是越加慌乱,想要落地,竟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眼见便要落败,二人再顾不得颜面,高声哀求起来,许易恼恨二人为虎作伥,伤害夏子陌,哪里会允,更不答话,只味猛攻。

    才撑不过半盏茶的功夫,鹤老真气不济,防守出现漏洞,被许易抓住机会,先胸腹,再头颅,就此了账。

    鹤老既灭,已乱了方寸的鹿老,更是独木难支,又撑不过片刻,被许易射头颅,就此身陨。

    许易照例摇旗吸纳阴魂,顺走须弥环,随即,往口送入两枚极品丹药,急急调息起来。

    三具残尸跌落滚滚瀑布,就此消弭不见。

    场惊世大战,持续不过盏茶功夫,便即告终。№◎?  、.--1`、w、.--

    场面之血腥暴虐,结局之奇诡,简直击碎了所有的眼球,时间,满场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气海逆袭凝液,场间诸人并非没见过。

    想那瘦鹤便号称气海无敌,逆袭凝液初期,亦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可气海境要想逆袭凝液期,几乎便是天方夜谭,至于以敌三,还要战而胜之,灭杀敌手,便是最荒诞的笑话,也不是这般编篡的。

    时间。如此战局竟让无数人头脑短路,血般的事实摆在面前,依旧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姜家二爷却是少数的心智澄清之辈,传音姜南浔道。“疤面小儿,实天才也,最可怕之处,非是其天赋异禀,而是其过人心智。此点在适才的战斗,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,南浔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姜南浔怔怔半晌,方叹息声,道,”此人吾不如也!”

    姜南浔诚心实意地服了,他是聪明人,他完全能看明白,适才的战斗,疤面道人到底胜在何处。

    先利用敌人不明他的强防御力。引得乌程侯大意,其的舍身诱敌更是大智大勇,待乌程侯利令智昏,骤然动蓄势已久的攻击,有心算无心,乌程侯的结局已然注定。

    乌程侯既亡,疤面道人已然取得战略和心理上的双重优势,却依旧保持高度的清醒,趁着对手懵,打掉了对方的坐骑。  、.-`1``w`.、至此,彻底倒转了攻守之势,将无量之海的优势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随后,又瞄准了鹿鹤二老的短板——真气有限。连续攻击,不让二人落地,以强击弱,至此,胜负已定。

    说来容易,要在刹那之间。想透全盘,更要在危急之际,把握时机,需要的是心智,眼光,能力,三强合,此辈万无。

    高傲如姜南浔,此刻也不得不道个“服”字。

    剪灭乌程侯,许易心胸陡然为之阔,抱拳道,”多谢乌程侯相让,某侥幸胜过局,不知接下来哪位愿意下场赐教!”

    此言出,众人无不撇嘴,皆恨疤面小儿言语阴损,人死了还要极尽嘲讽紫之能事,相让?岂有以命相让的!

    许易挟大胜之威,高声喝问之下,时间竟无人相答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,”既然无人愿意下场赐教,某便承让了,这场比斗便算某胜……“

    ”慢着,道兄何急,道兄想要夺标,还得问过姜某。“

    终于,姜南浔按捺不住,跳出身来。

    没奈何,疤面小儿连灭三大凝液,凶威大炽,时间,除了姜家二爷,冯西风,无人敢掠其锋缨。

    而姜家二爷,冯西风皆自顾身份,无奈,只得由姜南浔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”原来是姜兄!“

    许易微微笑,抱拳道,”姜兄大名,某早听闻,乃大越大世家公子之,风度翩翩,俊朗不凡,听闻年不过而立,便至气海后期,家学神功星移斗转,笑傲江湖,姜兄如此威望,实在让某胆寒,还请稍后的战斗,姜兄能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嘴上如同抹了蜜,不要钱的高帽子顶接着顶朝姜南浔送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也算打出了威名,众人皆高看他几眼,对其猛夸姜南浔,不瞒者众,姜家小儿有何奇异,缘何独得大名。

    时间,竟有人鼓噪道,“姜公子神功非凡,单独独斗,必能擒下此獠。”

    姜南浔何等聪慧,如何不知疤面小儿的递来的哪里是高帽子,分明是块块沉甸甸的枷锁。

    此刻,再有人鼓噪,他真恨不得冲上去,将那人嘴巴撕碎。

    他便再是自负,此刻,也不敢妄言,单打独斗,能胜过这天赋异禀的疤面小儿去。

    是以,从开始,他便打着合阵相斗的主意。

    有星移斗转的家传神功,诸多同门子弟配合,姜南浔自忖空手相搏,对方断无胜理。

    偏生那疤面小儿像是看到了他心里去,张口就是顶顶的高帽子,将他姜某人夸得天上少有,人间绝无的绝世公子。

    此刻,他姜某人再说“我要群殴你”,岂不是要成天下笑柄,更不提,还有无数小人在侧鼓噪。

    这瞬,姜南浔羞愧得几要将头颅扎进地里。

    “南浔,如此口舌之争,便能乱你心性,可见还是修炼不到家啊,沙场争胜,不择手段,区区诽谤,何足道哉,岂不闻胜者王侯败者贼,你要想的当不是脸面,而是如何获取胜利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见势不妙,赶紧传过道音来。

    姜南浔闻声震,迷茫的双眸陡然有了定星,目视许易,微微笑,“道兄过誉了,某不过三脚猫本事,哪里及得上道兄万,今次争胜,只好觍颜以众击寡,还请道兄赐教。”

    ”你小子倒是唾面自干!“

    许易暗骂句,面色转冷,”算你小子识相,既然知道及不得我之万,此战不比也罢,不信你姜公子会拉万人来参战,如此,此战便作某家胜利如何!“

    此言出,不知多少人险些喷出口水,姜南浔更是险些口噎死,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顺杆爬愣是爬出了境界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