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章 各自肚肠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说来也是讽刺,无可奈何之下,冯剑王竟将注压在许易身上。  `.-、1-、w.

    他坚信就凭许易此刻展现出的素质,除了自己和姜家二爷出手,旁人不管单打独斗,还是群殴,绝难胜过这已成怪胎的疤面小儿去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不已,却也达成了他以气龙攻击姜南浔的终极目的,与此同时,心也暗骂自己天真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以气龙攻击姜南浔,乃是深思熟虑的结果,为的便是逼姜家二爷出手,至于牵连冯西风下水,乃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终极目的,便是为了测试,这所谓的方共约,是否有效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也就是测试这帮人是否会真的遵守约定。

    若约定果真有效,他此计便起到了石二鸟的作用,既剪灭了姜家二爷,冯西风两大强敌,又保证了自己能战而胜之后,携带夏子陌安然而归。

    然则,从开始,许易便不信这帮人的操持,即使众目睽睽,这帮人也绝不乏不要面皮者。

    当然,余者也难入他胸怀,他只寄望姜家二爷,冯西风这二位绝世强者,能顾些面皮。

    然则,冯西风此番话出,等若彻底将面皮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易齿冷之余,倒也生出了庆幸。

    若没试出此点,他可不就得苦哈哈的对战群雄,筋疲力竭之余,再让冯西风去拣这天大的便宜。卍 小說№網`.`-1、`w、.、`

    却说,冯西风话罢,其不乏聪明之辈,倒也想透冯剑王打得什么主意,腹诽之余,却也暗暗忧心,到底怎样才能战败这疤面小儿。

    众人智长,立时便有聪明人想出了主意。

    ”我辈皆是武人,既然争胜,当展全力。否则对半生努力全在器械上的强者,实在不公。前番吾等弃械不用,关键因素,乃是生怕争斗起。奇妖经不起拼斗,而灰飞烟灭。眼下奇妖既在瀑布之后,吾等当能放开手脚,何必再拘泥于器械!“

    此言出,众声皆和。

    ”此言大善!“

    ”妙哉斯言。本座血饮刀早已饥渴难耐!“

    ”…………“

    原本不用器械,便是冯剑王自废武功之举,此前,众人畏惧冯剑王绝世剑法,皆不提这茬。

    此刻,冯剑王既已被排除在争斗之外,疤面小儿手搏无敌,要想胜算,唯有使动器械。

    届时,以众击。未必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“众论如此,阁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冯剑王微笑地望着许易,心十分快意。

    许易展现的战力,根本就出了气海境,便是凝液境也罕有匹敌。????? ¤№?小¤說?網、.`-1--w`.

    眼前这群莽夫自以为动用兵刃,能够争胜,怕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然,动用兵刃,至少能消耗小贼身上的符篆之力。

    届时,他冯某人再出手拿人。阻力自然小上很多。

    此刻,众论如,许易便是拒绝,也决然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冯西风直面相问。摆明了是要看许易笑话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便连冯西风自己也生出异样的情愫:什么时候,自己竟将区区气海境小辈,看得这般沉重了。

    “众论如,已成定局,许某何必多言。”

    许易同样报以微笑。接道,“某自知实力有限,空手尚可斗,若用兵刃,某毫无胜算,就此退出争胜,诸位英雄各逞其能,最终胜者,入内取走奇妖便是。某之恩师昔年曾受此妖恩惠,也算结下段善缘,还望最终得妖者,能善待之,无极观必有厚报。“

    此话出,好似十万颗天雷珠同时炸响,雷得众人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冯西风甚至忍不住掏了掏耳朵,他完全不相信自己耳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小儿诈言,岂敢使此狡计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断喝道。

    他和冯西风已成攻守同盟,许易如此出言,岂非断了冯西风的念想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有冯剑王在,姜主座真以为某能带走奇妖,既然带不走,某又何必做无谓奋斗,只盼得妖之人善待之。”

    此番话,听在众人耳,虽然突兀,却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不少人甚至设身处地,代入许易,放弃似乎也是唯的选择,毕竟就算辛辛苦苦战过场,也是为冯剑王作嫁衣裳。

    再者,眼下已成合围之势,疤面小儿此言出,还想反悔不成。

    时间,不知多少人暗笑,众强相争,庸者得其利。

    冯西风,姜家二爷面面相觑,胸烦闷,竟欲吐血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这疤面小儿,最终竟会使出这壮士断腕的狠手段。

    语道罢,许易盘膝空,不言不观,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场面却顿时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按先前所定之规,七方论胜,以互胜之最终次数,决出最终胜者。

    许易退出,剩余七方两两相战,搅作团。

    这场好杀,只从骄阳当空,杀到黄昏落日。

    血染长空,尸落如雨,战至最后,竟是始终不显山不露水的七大高门之的“上三天”,凭借套诡秘的杀阵,挫败群雄,获得了最终的胜利。

    久经杀阵如许易,也为修炼界的杀伐之残忍,而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方才近两个时辰的好杀,毙命之气海强者竟不下二十人,重伤者不计其数,犀利如姜南浔也身负重伤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杀伐方止,上三天阵营之,行出个白服高冠老者,朗声问许易道,“胜负已分,还请尊驾交出奇妖,无极观和我上三天同属大越七大高门,自有份香火之情,既然奇妖和道衍前辈有番因果,鄙派自会以礼相待。”

    此君乃是上三天戒堂座,唤作妖月散人,不显山不露水,修为绝高,身为凝液期修士,武道绝伦,威风远在乌程侯之上。

    适才,便是妖月散人主持杀阵,力挫群雄,威风时无两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妖月散人放心,无极观何曾诳言!“

    ”如此甚好!“

    妖月散人抬手礼,提起的戒备,稍稍松懈,“不知是尊驾亲自提妖而出,还是吾入内自取。”

    以他之强,也实在不愿和这疤面道人再起争执,此人既然好说话,他也不敢稍稍逼迫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此只是细枝末节,君不见姜主座,冯剑王之面目呼!”

    妖月散人移目看去,姜、冯二位俱是黑脸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