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八章 俯首称臣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念头至此,冯西风沉声道,”祖,此贼奸猾,当除之,若再有感魂大能赶至,局势当不在掌握。小卐說¤網、.、`1--w`.-“

    堂堂剑王,半日之间,便成狗腿子,此情此景,不知令多少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家老祖已活百载有余,吃过的盐比冯西风吃过的饭还多,哪里要他提醒,冷视许易道,“孽障,尔罪大恶极,倘有半点自知之明,当知断无幸理。然老夫到底和道衍有份香火情,只要你肯乖乖交出奇妖,并血誓入我座下为奴,老夫应准放你条生路,此言老夫可以心誓作保。”

    出乎预料,家老祖依旧没喊打喊杀,态度反而又诚恳不少,听得冯西风几欲吐血,万分不解。

    冯西风满腔仇恨,自然不能代入家老祖的世界。

    说来,家老祖对许易何尝不是怨恨滔天,何尝不想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可他投鼠忌器,心系奇妖,实在怕许易再起波折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,相隔十数丈,家老祖早就认杀认剐了,偏偏这小贼太过离奇,连他法器都毁在此辈身上,他怎敢保证自己出手,便能招就擒。

    若是有个意外,引得这小贼动手段,毁去这奇妖,那真就鸡飞蛋打,满地鸡毛了。

    家老祖就好似个输红了眼的赌徒,此刻好容易抓了把大牌,有望翻回大部分的本钱,他最怕的不是别的,就怕这时有人掀翻了赌桌。  .

    显然,在家老祖眼,近在奇妖咫尺的疤面小儿,绝对有这实力。

    若是疤面小儿甘愿将奇妖乖乖交出,家老祖不介意开出更高的条件,但他知晓此人奸猾过人,自己越是开的优厚,此人越是怀疑。

    所幸言出苛刻,只说留他条小命,反倒显得真诚。

    他坚信这世上。无人不怕死,尤其是那些武道上的强者,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努力,获得了越常人的巨大力量。便会对这世间产生过凡人的眷念。

    这也是这世上为何有那么多游魂,不愿消亡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只看眼前这位冯剑王,那是何等威风,何等令名。神意剑出天下伏。

    结果神意剑碎,被疤面小儿追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到得后来,甚至朝人呼救。

    堂堂剑王,至此休矣!

    强如冯西风,贵如剑王,为了性命,也得将尊严抛进泥淖,何况他人。

    家老祖人老成精。算计极准,他甚至代入许易的身份,心道,倘使自己是这疤面小儿,必然会接受。

    道理再简单不过,疤面小儿若是接受,有无极观为后盾,他日得获自由,那是定的。

    家老祖说话儿,死死盯着许易。  `.`、1、`w-.果然对方眉头皱了起来,似在沉思,家老祖笑了,暗忖。老辣如自己,何曾失算过。

    果然,疤面小儿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祖先立心誓!”

    许易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冯西风断喝声,急切道,“祖千万不要,小儿奸狡。如何能信,千万勿要计!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家老祖大怒,凌空抬手,冯西风陡然被抽得飞出去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,感魂老祖出手,凝液境便是园小菜,任择任采。

    抽飞冯西风,家老祖口述遍先前之承诺,立下心誓。

    许易长舒口气,站起身来,躬身相迎,“恭迎祖!”进入角色倒是极快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不经意间,有人出了感叹,不经意间,这感叹竟连成了海洋。

    无数人嗟叹。

    就算是敌人,疤面道人败妖无悔,灭瘦鹤,逆转冯西风,败尽豪杰,群雄束手,如此人物,百年难遇。

    于今,躬立于门前,为人奴役,同为武者,难免物伤其类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臭贼,你,你,你怎么可以这样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夏子陌哭嚎得嗓子都哑了,情绪剧烈波动之下,虽不出丁点声音,整个人剧烈震颤,艳丽无匹的面容几要完全扭曲。

    夏子陌只觉自己的精神殿堂都要塌陷了,臭贼再是微末,却是她心的级英雄。

    古墓之,区区锻体之境,便能将群雄戏耍于鼓掌之间。

    国公府,俊杰毕至,英雄咸集,臭贼于群雄之间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何等丰姿。

    于今,自己困于豪强之,遍地凝液强者,甚至感魂老祖也参与其间,臭贼依旧能纵横捭阖,护佑自己于此。

    这个永远不会褪色,永远不会低头的级英雄竟然低头俯了,夏子陌宁肯在被妖无悔,瘦鹤围攻之际,便即死去,也不要看到眼前这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家老祖放声大笑,心畅快已极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虽说只是气海小辈,天资,才情,智计,皆是罕见,压服其人带来的快感,不啻于和感魂强者大战场,并且战而胜之。

    笑声未落,家老祖步跨进洞来,许易正待躬身,却现动弹不得了,脖颈被家老祖卡主,顶在臂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当真嫩得紧!”

    家老祖长声啸道,啸声直喝得气流倒卷,无数人耳膜巨震,口角溢血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满面绽出可怕的青筋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了心誓对吧!哈哈……区区气海小辈,岂知何为心誓,莫非以为我口上说遍,便成誓约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家老祖纵声大笑,“放心吧,小子,我不会就这么杀了你,你的用处大着呢。”话音方落,家老祖顺手折断了许易四肢,轻松如撇断竹枝。

    家老祖从开始就没想过要放过许易,不说许易毁掉他多年温养之法器,积下的滔天仇怨,但论许易身上的种种秘宝,和诡异功法,就值得他大加探寻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招废掉许易丹田,正是存了研究探查的心思。

    至于许易背后的无极观,他早就失了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就冲疤面道人今次的折腾,大越国的修炼界只怕已和无极观势不两立,如此个以国为敌的门派,又有何惧。

    “老贼,我草泥马!”

    许易怒声高呼,痛得眼球都胀红了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