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翅几回寒暑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话音方落,两人齐齐动手,霎时,方圆十数丈,骤起狂风,空气急压缩。?¤¤?卍?  `.、、1``w、.

    许易微微冷笑,目视苍穹,满心决绝,念头到处,丹田之顿时沸腾如煮,半空之,那灰蒙蒙的太阳,顿时射出耀眼的光华,眼见在许易的不断操控之下,那灰蒙蒙的太阳渐有了撕裂之兆,气海深处也点点崩塌……

    忽的,许易双眸之间映出道优美的影子,这瞬,他心碎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纵使化身为妖,纵使风雪之夜于崖壁之和许易直剖心意而遭拒,夏子陌也没领略到今日这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初始,她于洞窟之,安坐不动,似睡实醒,见许易舍生忘死,抛却尊严,她痛极而哀。

    此后,许易以惊人计谋,灭尽强敌,不顾满身伤患,将须弥环尽数套上她手臂时,她已然意识到许易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心的惶恐,绝望,恐惧,简直要将她活活闷死。

    再后来,突出洞窟,许易宁肯硬受群雄围攻,也要拼死将她掷出。

    落湖的那刹那,夏子陌知道此刻别,许是永诀。

    这刻,夏子陌的心碎了,强劲的心房竟出现了丝丝裂纹,血线飙射,噗嗤,喷出口血来。

    心念动,对蒲扇大小的斑斓彩翅攸地张开,浩荡江水竟从两边分开,蹭地下,夏子陌从湖底飞了起来,跃上断口。??? ◎№ ?卐?  `.、`1、-w`.

    艳丽无匹的玉人,张着对彩翅,幽幽冷月之下,竟释放着震人心魄的神秘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不言不语,却又胜过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夏子陌的陡然现身,瞬间将场面引爆,所有人都怔怔盯着夏子陌,像是看件造物主创造的奇迹。

    梵摩苛。姜白王亦惊呆了,二人只是从接到的信息,得知有奇妖问世,以及这奇妖是如何的不凡。

    可简短。乏味的语言,怎敌得过亲见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怎会有如此奇妖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实则瞬,许易停止了爆碎丹田。梵摩苛,姜白王却未熄灭灭杀之心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夏子陌的现身,二人的杀意越急切了。

    只瞬,枪矛,两件煞兵,便在二人手凝形,下刻,两件煞兵几乎以空间挪移的度,出现在了许易停驻之地。

    诡异的事情生了,许易竟从原处消失了。两件煞兵撞击处,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数十丈外的奇妖也并消失了,真真切切地在上百双眼睛之下消失了。  `.-、1-、w.

    再也没有比这更具毁灭性了,心性坚韧如姜、梵二人,也险些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左右,口气追出上百里,魂念全面外放,别说捕捉到二人的踪迹,竟然连丁点蛛丝马迹也不曾寻到。

    即便梵摩苛动用秘法溯源。也不能搜集到丝毫信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夏子陌喷出口淡蓝的血液,抬起犹如千斤重的腿脚,掘起泥土,将血液压住。

    青葱玉手伏在枚断碑之上。四下张望,身在荒山之畔,数里之外,是座山村,脚下踩踏之处,正是处乱坟岗。向西里余,却是条驰道。

    如此鬼地方,岂是容身之所,夏子陌想要挪动身体,岂料,扶在斑驳断碑之上的玉手方松开,整个人便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砰,夏子陌倒在了乱坟之,脑袋撞在了另座残碑上,不知经历多少岁月侵蚀,断碑之上不见字,只余下曾经刻录过字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动不了了,就躺这儿吧,荒山寂寂,星垂平野,长眠于此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星河璀璨,山风习习,茅草如鬼摇摆,夏子陌躺在草科深处,透过摇摆的茅草缝隙,看天,看地,看近,看远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她受了极重的伤害,或许再也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点,夏子陌从梦境之学到的知识,清楚地告诉了她这点,但夏子陌还是动用了那录着三排“切记”的禁术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形容极是惨淡,身躯看不见任何异样,但面色苍白得像是在水里浸泡了旬月的浮尸,最可怖的是那对斑斓小翅,竟脱光了翎毛,完全萎缩了,贴在后壁上,只余下左翅那始终耀目的根金翎,右翅上的金翎已然消逝不见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她在腹脏受创的情况下,动用禁术,挪移三千里,尔后,又咬牙飞腾百余里,及至此处,身体已透支到了极限,腹脏尽裂,生机将绝。

    山风猎猎,卷来几根枯草,覆在她脸上,遮住了部分视线,她竟连偏头抖落枯草的气力也无了,双目依旧紧紧盯着天上的星斗,嘴角忽然朝两边扯起,“你想还债,门都没有,我要你这辈子也还不清。你可以嫌弃我,却永远也忘不掉我,是的,你忘不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美眸之透出的神采,好似打赢了邻家大孩子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嘎嘎,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扑棱棱,忽的,只灰色的乌鸦落在了断碑上,不多时,又对黑亮的爪子按在了断碑上,却又是只乌鸦,黑色的叼着块腐肉的乌鸦,鸭嘴尖翘,叼着腐肉却不咽下,朝灰鸭嘴边递去……

    静静地看着两只乌鸦喂食,心生出无比的钦羡,募地,想起记诵得梦也能背出的词章。

    “问世间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……生死相许,为何你连生死都可相许,独要嫌弃我为妖呢。”

   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左侧眼角滑落,她再也撑不住两片沉重至极的眼皮,就这般缓缓闭合。

    日,两日……

    北风漫卷枯草,灰沙横掠,她的身躯被草和灰覆盖,渐渐地,草灰堆缩小,拉横,圆润起来,不过三日,化作个浑圆的土球,静静地躺在这乱坟岗上,茅草堆…

    整整七日过去了,这颗浑圆的土球闪过道金光,土球豁然裂开,转瞬道道犹如蚕衣般的青纱,再度将土球内物什裹住,又经风聚沙,再度化作个土球。

    又七日,土球裂开了,个浑身缠裹青纱的女子,倒在坟岗之上,次日,队排得几乎到天尽头的长长队伍,从西边的驰道经过,辆由三只纯金怒狮拉动的紫金马车,停了下来,步下个尖耳妖艳的白衣僧人。

    那妖艳僧人始终不曾朝坟岗看上眼,却信步跨过数十丈,径直寻到了被青纱缠裹的女子。

    妖艳僧然怔怔盯着女子许久,叹道,“非我佛之伟力,怎造的如此人间精灵。”

    “利在西北,得在坎震,师尊的卦课越神妙了,如此玉人,正是上天要叫师尊成事。”

    个体型健硕的青衣赤足僧人,不知何时行到近前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