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九章 辜负苦心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故此,许易故作走神,让胖大壮汉自以为得计,就此落入胖大壮汉掌。?¤¤?卍?  `.、、1``w、.

    而彼时,孙主事没注意到此间变故,定然察觉不到他的手脚。

    而当他落入胖大壮汉掌,孙主事朝这边瞧来刹那,许易传音过去,“某乃刑部要员,身负重任,奈何有重伤在身,为霄小所趁,还望你搭救,某必上报刑部,给予嘉奖。此外,某身负重任,不得惊动他人。此辈定然不敢在此间为难与我,必会寻私密所在,稍后你尾行而来,搭救于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许易故意压低了脖子,露出缕银线。

    此物亦是公标配,专赠与不愿将官戒戴于指上的官僚。

    当时是,于许易而言是蓄谋已久,于孙主事而言,却是突如其来。

    孙主事的全部注意立时被引到许易的脖颈之间,哪里顾得上探查他四方巾下的内容。

    甚至,孙主事还借着买包子,特意朝茅店靠近,待坐实后,方才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打走了孙主事,许易的最大危机才算解除。

    的确,以他如今的手段,屠掉全场也非难事,怕就怕闹大,泄了行藏。

    过了孙主事这关,到了私密所在,则可任由他许某人放手施为。

    在被胖大壮汉拖进密林深处的这路上,许易的确想过收拾了这群小喽啰就此脱身,遁到深山老林里,待上三五月,不信老贼们还盯着头使力。§§№ 卐§小說????網`.、、1、、w.

    届时,就是蠢货,也知道三五月人的头当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最安全的办法,无须冒丁点风险。

    奈何,许易却决不会选择此法。

    则,为救夏子陌,他不辞而别。前前后后已有半个多月了,不提晏姿,袁青花等人的担心,紫陌轩也顶不住啊。

    毕竟。紫陌轩的主营业务,全靠他来供应。再者才借了德隆钱庄的百万金,经营状况若是持续走低,搞不好对方就逼债上门了。

    二则,也是最重要的点。他惦记夏子陌的生死。

    然玉人芳踪杳杳,他无法探查,但有点,却是他判断夏子陌生死的标准。

    那便是瑞鸭。

    倘使夏子陌有恙,瑞鸭定会想办法回到神京报信。

    是以,无论如何,他都必须在最快的度赶回神京。

    而想要快回京,最佳的办法,正是入城乘坐空间门。

    偏偏各大城池严防死守,他此等形象。想要入内而不受盘查,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故此,他便将主意打到了这位孙主事的身上。????? ¤№?小¤說?網、.`-1--w`.

    那道传音,可谓举两便,既躲避了孙主事的探查,又引来了护身符。

    却说,此时孙主事现身,向许易询问身份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此事入城便知,你若有疑。我脖间的官戒可先放于你处,将我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上差莫急!”

    孙主事拾拣起须弥环,快步行到近前。冲许易道,“上差勿怪,我要先查验下是否是官戒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探手解开许易的衣领,却不朝玉戒看去,待见许易那满身猩红的血肉。遍布可怖的尚未复原的伤疤,孙主事陡然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赐机缘,天赐机缘,好些年了,孙某想要枚须弥环,却始终不得。想必上天听见了孙某的祝祷,今日特地送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孙主事疯癫的模样,并不比胖大壮汉轻多少。

    原来,他早就到了,只不过始终隐在暗处窥视。

    起先,他的确是信了许易的话,想要立些功劳,毕竟胖大壮汉等土鸡瓦犬,绝不在他心上,故此,尾行而来。

    岂料,方要出手,钱乙扒出了须弥环。

    这下,孙主事震惊了,来,心贪念狂涌,二来,暗自惊心,生怕了许易的陷进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能佩得起须弥环的,哪里有简单人物,能佩得起须弥环的岂能被这群土鸡瓦犬所擒。

    孙主事生怕许易是诱他而来,再来个打尽。

    就在孙主事惊疑之际,局势有了反转性变化,胖大壮汉等人为了须弥环竟致自相残杀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孙主事依旧未动,他静静地于暗处体察,静观许易到底是何表现。

    倘使这位直接挣开了牛皮筋,他则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等待半晌,却见许易磨磨蹭蹭,挣得满脸通红,始终不得脱身。

    至此,孙主事提起的心,放下了大半。

    然他到底谨慎,现身之后,始终未露张狂,但因他的疑惑始终未消。

    为何个能佩得起须弥环的人,却奈何不得群土鸡瓦犬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故意借机点验许易的须弥环,拨开衣衫,窥见了许易满身恐怖的伤疤,他的疑惑彻底解开。

    至此,他确信了许易无力解开牛皮筋,对自己而言,更是砧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相比立功受赏,显然,孙主事更意这枚须弥环,毕竟刑部可不会大方到拿出枚须弥环来奖励他孙某人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许易轻轻叹了口气,心有些悲凉,剧本永远不能向着他所预设的那般善意的结局前进。

    “小子,莫要叹气,也莫怪我,要怪就怪你本事太差,须弥环这等重宝与你佩戴,等若明珠蒙尘,安心去……啊!”

    孙主事陡然像见了鬼般,跳起身来。

    原来说话之际,他破开食指,任鲜血滴入须弥环,念头侵入,见到了他永生难忘的幕,连串的须弥环堆积处,好似座挨座的金山,挤在了那方寸之间,晃得他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孙主事不喜反惊,惊恐莫名地盯着许易,吐出了他自己也难以置信的事实,“你就是疤面道人!”

    他到底不傻,年轻的光头,密集而可怖的崭新伤疤,再加上如此多的须弥环,种种巧合聚合处,哪里还是巧合。

    声轻蓬,耳臂粗细的牛皮筋应声而断,许易恢复了自由,看向孙主事的眼神,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他无意杀人,更无意害谁。

    他甚至为搭救孙主事,还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以许易的感知力,自然早就窥察到孙主事的到来,他对孙主事的谨慎,不立即动手,报以了理解。

    ps:人潮内愈静愈变得不受理睬,大家好,我是想见江南,凡间在冲榜,不太爱单张和章末写东西,但请别遗忘有人在为你默默地码字,求月票~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