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章 善仁之仁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可当胖大壮汉等人死绝,这位孙主事还不现身,许易就意识到坏了,这位起了歹意。??小說網`.、`1`-w、.

    其实,以他的本事,早早就可以出手,扫平胖大壮汉,拿住孙主事。

    而旦如此,身份必然暴露,暴露的结果,自是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许易没多少善心,但决然不是杀人狂魔。

    故此,他始终肯给孙主事机会,安静地被捆在树上,静等这位的选择。

    然则,对方的选择,再度让他复习了遍人性的残酷,故此,沉重叹息。

    噗通,孙主事直挺挺地跪了下来,瞬间,鼻子,眼泪同时涌了出来,堆了满口满脸,“求,求……饶命啊!”

    孙主事非是庸手,可疤面道人何等威名,苍龙山役后,已晋升为大越最瞩目的天才强者。

    孙主事区区气海期修为,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,也绝生不起动手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饶你可以,须得立下血誓,此事入城之后再说!”

    许易心实在说不上痛快,按他的设想,这位孙主事为立大功,自告奋勇地携自己入城,如此才最为隐蔽。

    挟持此人,乃是下下策。

    可偏偏人心不足,贪心难抑,拐了大圈,最终还是走到了这步。卍 小說№網`.`-1、`w、.、`

    “我,我不信!”

    孙主事绝望地盯着许易,希望这位再给出强有力的保证。

    “你只有相信!”

    许易大手挥,拿住孙主事的大椎穴,轻轻在孙主事丹田上按,孙主事腹部阵剧烈的闷响,丹田就此轰塌。

    孙主事甚至来不及嚎叫,便昏死过去,许易掰开他嘴巴,喂了几颗丹药,不多时,孙主事悠悠转醒。眉目之间,片昏暗,心却莫名阵轻松,“丹田废了。总会留我条命吧!”

    修炼之人,远比常人更畏惧死亡,若非心智坚毅之辈,在鬼门关前,有几个能硬得了膝盖。

    许易擒了孙主事。展开身形,快出了密林,原来的杀斗场,满地腥膻,他也懒得打理,至于众人的腰囊,他更是搜也懒得搜。

    不多时,重新上了官道,等待片刻,便有骑队压了几位倒霉鬼。逶迤而来。

    孙主事知晓命在掌握,不敢弄险,只得卖力表演,呵斥两名骑士让了坐骑,和许易并驾而行,朝城行去。

    孙主事乃巡捕司主事,地位极高,城防皆在其掌握,有他为前导,骑队无惊无险入了城。

    入得城后。?小說網.孙主事自觉地脱离了队伍,可怜巴巴地摆明了要看许易脸色行事。

    “先找讯房,我要去信。”

    孙主事又乖觉地引许易到了讯房,待许易通讯完毕。又老老实实听许易吩咐,寻了间规模颇大的客栈,宿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入了天字号上方,孙主事脑后凉,便软软倒地。

    毫无疑义,许易取了他的性命。以这种突然掠夺的方式,夺去孙主事的性命,让其免受恐惧之苦,是许易唯能替他做的了。

    没有散魂珠,许易快升了个火盆,不多时股股的阴气从孙主事头顶冒出,还未聚成人形,便被烈火灼散了。

    不谈孙某人在密林对许易动的杀心,单是孙某人知晓了许易的身份,许易也绝不能容他活命。

    他还没迂腐到把信任赐给个有毁丹田之恨的仇家身上。

    灭杀了孙主事,许易再度服下两枚极品丹药,安静地盘膝打坐,这打坐,直到月沉西壁。

    阵微风透窗而入,许易睁开眼来,起身行到仙桌边,叫过小二换上壶热茶,两杯茶才分毫,个眉目粗豪的大汉推门行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大汉只脚还未跨入,劈头盖脸来了句。

    “师兄容禀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禀个屁,要不是看周师的面子,老子才不替你担着,这是血海也似的干系!”

    “我素知师兄重情重义,要不也不会紧要关头谁也不通知,就通知师兄你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粗豪大汉气结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6善仁。

    许易去讯房,通知的正是6善仁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苍龙山战,疤面道人的身份,瞒得过天下人,瞒不过6善仁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他和6善仁对战过,6善仁对他的不败金身的功法很熟悉,对他聚气成圆的本事也同样熟悉,再加上无量之海,光头青年,以及消失于神京之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因素加起来,6善仁还猜不到那疤面道人是他许易,也就混不到这个禁卫统领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既然瞒不过,索性挑明,而唤6善仁来此处,正是许易为自己的身份再打个掩护,让6善仁为他备书。

    毕竟,无量之海的指示性太强,满天下就那么些人,个个排除,也难保别人往他身上联想,而他若是和6善仁并出现在神京,这种联想无疑会弱上许多。

    至于6善仁会否揭穿,这点是已确定的了。

    若是揭穿了,现在就不是满世界搜拿疤面道人了,该是他许某人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息怒,息怒,实不相瞒,我亦是被迫卷入,那奇妖于我有救命之恩,当是时,我若袖手旁观,师兄也定然看我不起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赶忙端起茶杯,朝6善仁递来。

    6善仁怒视许易,许易只陪笑脸,僵持半晌,6善仁见他意诚,叹息声,接了过来,摇头道,“你小子这回可是把天给捅漏了,若是翻出来,整个大越绝无你容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,知恩不报,枉自为人!”

    许易往6善仁感兴趣的方向扯。

    其人能记恩于十数年前的传道恩师,足见其人重情义。

    果然,6善仁拍桌子,哼道,“要不是看你小子是个尊师重道的,我才懒得管你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搭救!”

    许易笑着端起酒杯,朝前递去。

    6善仁和他撞,仰头而尽,指着地上的尸道,“此人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易分说番后,6善仁弹出颗黑色药丸,正尸身,转瞬,尸身便化作滩脓水,随即冒起团幽蓝火焰,瞬间烧干。

    “事关重大,露不得丝毫马脚。”

    6善仁郑重其事道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