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章 图穷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听此话,晏姿陡然凛,“竟这么严重。  `.-、1-、w.”

    “姐姐还不知道呢,我记得去年的联谊会,有家教多宝阁的商铺,就因为义卖会上没捧内宫的场,如今您满神京打听,可还有多宝阁的旗号?姐姐万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正色道,“不知姐姐带了多少钱,现在不下手,只怕往后价钱越高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有义卖会,我只带了万金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下手,可快要到贵妃,皇后,太后等重量级的物什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再不敢怠慢,急急举牌,匆匆忙忙间,路追涨,直到九千五百金,才算得胜,竞得苏慧妃的把银梳,引来不少目光。

    果真,后续便是陈贵妃手抄的《孝经》,也不过拍出了六千金,直到皇后,太厚的御书,才堪堪越过万金。

    “不料今年这些阔佬倒是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嘟囔句。

    “无事,只要不惹麻烦就好。”

    晏姿安慰道,她以为尘轻水在暗暗自责。

    义卖结束后,晏姿囊将空,再留下意义不大,本想就此离开,却又听尘轻水劝告,“姐姐既然来了,何必急着回去,就算囊无钱,看看也好,说不定得了收获对你们紫陌轩有用的消息呢,别忘了这里可都是圈子内的人,人人都是消息源,这年头,消息就是财富,姐姐怎好错过如此良机。◎◎§ ?? .”

    晏姿深以为然,便耐着性子待下去。

    义卖结束后,是个小型地展览会,展示的皆是各门各派,以及各大练堂,乃至皇室出品的得意之作,换言之,就是个产品推介会。

    丹药,血器,法衣。赏玩之物,应有尽有,件件皆是精品,标价不俗。

    二人联袂而游。行到个水晶展台前,定住脚步。

    水晶台上,对泛着翡翠红的九龙琉璃盏正闪闪放光,映着周遭丈余,宛若霞飞。

    “二位小姐好眼光。这对九龙琉璃盏乃我百炼门今年推出的精品,专为女性修士打造,可别小看我这对琉璃盏,通身采用紫晶玉珏雕琢,放在床头,能醒神脑目,帮助睡眠,且美观可人,实在女性修士居家相伴的不二佳品,唯的缺点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白帽的鹰鼻青年正滔滔不绝之际。晏姿不由自主伸手来摸,哪知才触碰其上,哗啦阵乱响,琉璃盏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惊得几乎跳起。

    晏姿措手不及,满脸涨红,“多少钱,我陪你!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这琉璃盏到底是怎么碎的,自己不过刚摸上,甚至还未来及使力。?¤¤?卍?  `.、、1``w、.

    “赔?你赔得起么?这是我百炼门精心准备的展品,就带了这对。如今毁在你手里,你叫我拿什么展览,失了这次机会,会对我百炼门造成多大的损失。赔?你拿什么赔!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哎哎,我说你小子别坐地起价啊,个连摸都经不起的玩意,能值得几个钱,痛快说,要赔多少钱。想讹人,没门!”

    尘轻水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打坏了我的琉璃盏,还想赖账?信不信我请动商盟的管事,我就不信这天底下没说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是我弄碎的,我认赔,多少钱,你开个价!”

    晏姿不愿将事情闹大,尤其不愿生威胁紫陌轩名誉之事。

    鹰鼻青年道,“口价,万金,实不相瞒,我这对琉璃盏,并不值多少钱,顶了天也就值两千金,但别忘了,这次我百炼门花了足足五万金,才弄到展览名额。这展览才展出,便被你毁了,这部分损失,你也得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万金?”

    晏姿柳眉微皱,“太多了,我拿不出。”

    若只是两万金,她咬咬牙,还可从袁青花处借的,可是万金,完全出了她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的确,紫陌轩是有钱,可那是公子的钱,怎好浪费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陡然跳脚,“讹人啊,骗鬼啊,万金,你会拿不出来,笑话,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,谁会出不起万金?想赖账就直说,别想把老子作傻瓜,别以为我没看见,方才你为拍后宫的马屁,本破梳子就花了近万金,你会没钱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何必跟这种小人般见识,不就是万金么,妹子借你了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,多谢妹妹。”

    晏姿感激笑。

    尘轻水笑着道,“咱们姐妹虽是初见,却见如故,区区小事,何须言谢。嘻嘻,为表谢意,姐姐是不是要告诉我许先生近来在研究哪些诗词才好呀,人家可着急回去显摆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忽地收敛笑容,正色道,“你到底是谁,与我家公子有何过节。”

    晏姿不傻,初始相遇,尘轻水派天真,晏姿不察,乃是心地纯善,但并不代表晏姿毫无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前番尘轻水追问许易近况,她只当真是自家公子的诗迷,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此后,她花了远寻常的价钱,买了某妃子银梳,她也当是尘轻水好心之过。

    待到此时,琉璃盏无故破碎,她也并未第时间,将目标锁定在尘轻水身上。

    岂料,尘轻水再度询问自家公子的近况,尽管语气自然,晏姿的警惕之心到底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前后勾连回想,这位轻尘小姐的意图未免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何必生气,我猜你定然也是许久未见你家公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尘轻水娇声笑道。

    刷的下,晏姿豁然变色,正待相问“你怎么知道”,猛然惊,暗道计。

    却到底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尘轻水心得意已极,几要欢喜地笑出声来,颤着声道,“到底叫我试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尘轻水不是别人,正是水家遗姑,水轻尘。

    彼时,许易伙同高君莫,阴结各方,围观水家祖宅。

    许易突入水家老祖密室之际,正遭遇这位水轻尘,当时水轻尘搜刮走了水家老祖大量遗宝,乘坐怪鱼从暗道逃离,许易追之不及。

    尔后,许易如镜,水轻尘随后而来,靠着水,两家几辈子的交情,水轻尘轻松进得家,并被家家主选定为那位被许易盗去血液的家公子的妾室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