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二章 牛爷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水轻尘死死咬紧牙关,才不至于激动地叫出声来。  、.-`1``w`.、

    死穴,她掐准了许易的死穴,但她并没打算就此嚷嚷出声,在她眼,此刻的许易就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她宰割,至于下横刀还是竖刀,全凭她心意。

    当然,在宰割之前,她希望做到最大的废物利用。

    则,好生欣赏下此人无助的绝望,亡命遁逃的凄凉模样。

    二则,此人和家仇深如海,若是将此人身份上报家家主,今后她在家的地位必将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水轻尘冷飕飕地瞟了许易眼,朝人群狂飙突进。

    她认得出许易,自信许易也当能认出自己,且她深知小贼极是狡猾,只需姓晏的稍稍渗透,届时小贼参透玄机,只怕拼尽性命也要和自己过不去。

    许易的确费了番功夫,才认出水轻尘,当日淡妆素容的女子,要和眼前的火爆女郎联系起来,着实考验人。

    和水轻尘想的不同,他何等心智,认出刹那,心猛地掉,已然猜到此女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女子叫尘轻水,我方来此,她便有意靠近,言语之间,旁敲侧击,屡屡询问公子近况,又使狡计,诬陷于我,希图逼我就范,此女子奸邪,定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晏姿强忍住心激荡,悄声道。卍 小說№網`.`-1、`w、.、`

    “无妨,她找上门来正好,我正愁寻不见她。”

    许易拍拍晏姿肩膀,笑道,“多日不见,清减了,倒也还精神,我回来了,这几****多歇歇。既然来了,该吃吃,该喝喝。好生逛逛,瞧瞧这满室琳琅,辜负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低着头,心有千言万语。却说不出口,听了许易安排,如蚊蝇般轻“嗯”声,小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轻噗声,却现再难开口。

    “别叫。到底怎么回事,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许易收回搭在鹰鼻青年肩头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别想仗势欺,欺,欺,大庭广众,我不怕,怕,怕你耍横。”

    嘴上不怕。面上已怕得变色,眼前这青服书生,看着温尔雅,淡淡眼眸,莫名地放着渗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叫你说事,不说我可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自问不是善人,却是讲道理的人,若真是晏姿惹的麻烦,该怎么了怎么了便是。

    鹰鼻青年没想到这位竟是个肯讲道理的,面上立时堆出笑脸。?§?  、.`1w.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分说遍,觍颜道,“小本小利的不容易,那位小姐脾气太大。才说两句,推了我个跟头。”

    “入场费多少?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言语虽简,联系到晏姿所言水轻尘之狡计,许易如何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然当时情况已然难以复圆,若硬往水轻尘身上推,未免欺人。也不是他许某人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六万金!您别误会,这琉璃盏的确不值两万金,但您总得让我赚些好交差。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越谦恭。

    “确定入场费是六万金?”

    许易眼睛眯了起来,蓬勃杀气从双眸射出,唬得鹰鼻青年险些跌倒,大张了嘴巴,无论如何吐不出个“是”字。

    “就,就,就是六万,咿,哎,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,莫不是想耍无赖,女的耍完,男的耍,还有完没完,少说废话,拿钱!谁叫你打碎老子的东西,老子说赔多少就赔多少。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余光扫人,气势蹭蹭上拔。

    “海东青,怎么回事,老远就看你这里叽喳,碎渣子散了地,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面,你要拆牛某人的台是怎么的。”

    个身形彪悍的年,迈着官步缓缓行来,上~位者的气势扑面而来,虽是在训斥鹰鼻青年,威严的眼神略带挑衅地在许易身上扫视着。

    “牛爷,您这话可是要把小的压死啊,我纵是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在您老的场子找不自在,若不是您老高抬贵手,青子我哪能进得这等煌煌场面,您在青子心可是比我亲爹还亲呐……”

    鹰鼻青年使得好变身术,顿时由苍狼化身卷毛狗,溜烟地跑到彪悍年脚下摇尾乞怜,顺带着添油加醋,将事情的因果说上遍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么?”

    彪悍年平视许易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笑,他本想息事宁人,没想到人家反倒不依不饶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些魄力,外来的吧,京城没你这号人物,罢了,我也不为难你,交十万金,歌照听,戏照看。”

    彪悍年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万金么?”许易奇道。

    鹰鼻青年冷嘿声,“小子你墨迹什么,牛爷都出面了,你还废什么话,我看你就是个雏,怕是连牛爷是谁都不知道,老子来告诉你,让你****的长长见识。商盟盟主安庆侯爷你该听过吧,牛爷正是安庆侯爷府上的二管事,整个商盟谁敢不卖牛爷面子,好叫你小子知道,今天这万国厅的警卫,全归牛爷负责,咱牛爷句话,任你是谁,都得麻溜滚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是什么人物,原来是安庆侯府看门的牛大爷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,抱拳。

    彪悍年眉头微皱,盯着许易道,“小子,现在我真的有点烦你了,今天是侯爷的好日子,牛某不想弄出不愉快的场面!”

    牛爷很自信,无与伦比的自信,他没见过许易,也知晓神京藏龙卧虎,可他牛某人是谁,是安庆侯爷的人,安庆侯爷是谁,是当今太后的亲弟弟,商盟领袖,就算许易是哪家王公世子,他牛某人也不怕。

    更何况但凡神京有字号的,哪个他牛某人不知道,此人顶上天不过是大世家的核心子弟,纵是世子,他牛某人梗着脖子惹了,不信侯爷会不为自己做主,除非侯爷想要自家内宅起火。

    “不巧,我现在偏偏就想看到不愉快的场面出现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许易径直从牛爷和鹰鼻青年二人身边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******!”

    牛爷气得终于绷不住风度,飚了脏口,岂料话音未落,惨叫声便要从喉间飚出,亏得他手快,死死捂住了嘴巴,疼得眼泪都飚出来了,再朝左脚看去,前脚掌完全扁平了,上好的云绸纳的宝鞋,完全粉碎,稀烂的碎肉,骨渣从鞋侧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