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七章 乱了辈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濮安仪王性好渔色,名满神京,但凡入眼的美女,不想尽办法弄到手来,绝不罢休。小№說網-.、1w.

    适才,熊追逐晏姿不成,偶见濮安仪王,便想借花献佛,卖上个大大人情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自问阅女无数,漫不经心,自觉闲着也是闲着,便前来观。

    岂料,晏姿低头静坐,如风掠水莲般,下就击了濮安仪王。

    待到晏姿仰头,清纯明艳的素颜,恍如太阳,濮安仪王只觉自己的眼睛被闪了下,心下暗暗誓,此等角色,决不放过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目光灼灼,晏姿满脸涨红,心纠结万分。

    她冰雪聪明,先前此人眼赤1uo1uo的**,她见得分明,此刻再怎么作敦厚长者摸样,只会让她心作呕。

    偏生此人竟是什么“王爷”,若是公子为此得罪了他……

    晏姿不敢想下去,念头闪,思及公子对自己的恩情,心下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晏姿正待咬牙应下,许易说话了,“王爷竟有此意?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面上陡然黯,心头像被针尖扎了下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心冷笑,原以为是什么好汉,却是沽名钓誉之徒,此女若是处子也就罢了,否则定让你尝尝本王的手段。卐卍 ? 小說網`.-`1-、w-.

    岂料念头未落,又听许易道,“实不相瞒,此女乃家严太孙,王爷愿意结这么亲,某是真不知说什么好了,今后某也可挺直腰杆走路了,逢人便说王爷是我,是我,咦……某竟高了王爷辈,您瞧这事弄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浑然不顾濮安仪王张阔脸已黑成了锅底,追问道,“王爷,这认亲仪式什么时候办。您不会反悔吧!”

    “大胆匪类,竟敢调戏王爷,欲寻死耶?”

    高冠儒生激动得浑身抖,说话之际。因晃头太过厉害,帽檐上的香草扑簌直落。

    许易微笑道,“你是何人,我和王爷说话,与你何干。你莫非也想和王爷结亲,即便如此,那也得讲个先来后到吧。”

    哪里轮的着濮安仪王及其走狗怒,许易心早就怒狂,濮安仪王敢把歪主意打到晏姿身上,若非此处实在不便,以他的狂性作,早就暴起难了,此刻翻动唇舌,不过小惩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终于被气疯了。“兔崽子找死!”豁然掌击出,道丰沛气浪正许易胸膛。

    许易如断线的风筝,飚飞出去,半空鲜血狂喷,砸在张盛满糕点,酒水的铺锦条案上,如炮弹落地。

    满桌的糕点星散,酒水飞溅,水晶杯霹雳啪啦落地,巨大的条案被扫飞出去。卐  卍?◎◎卐?§ 卐? 、.`-1、、w-.-、带倒左近的数张条案,又是阵霹雳啪啦。

    被许易撞飞的条案,最后又撞塌了两处展台,化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巨大的动静。震骇全场,濮安仪王略带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双手,清癯长者和高冠儒生齐声恭贺着“王爷神功大成”,晏姿却了疯般,急追到许易身边,把扶住许易。打开丹瓶,便朝许易口猛灌着丹药,清澈的双眸已蓄满泪水

    满场数百人皆被这巨大的动静吸引,隐匿的警卫如土拨鼠般,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,自四面方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动,不认识王爷了么?”

    高冠儒生横身拦阻,摆足了忠心护主的架势。

    众警卫面面相觑,哪里还敢动作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蠢货,都给本侯退开!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圆滚滚的身影再度出场,挥散众警卫,冷冷盯着濮安仪王道,“姬长天,莫非你今日前来,是专为砸高某场子的。”

    旁人畏惧濮安仪王的身份,安庆侯爷却丝毫不惧,濮安仪王再大,还能大得过太后去,连当今天子都要叫他安庆侯爷声舅父,严格算,濮安仪王还是他安庆侯爷的晚辈。

    今次的联谊会,是他安庆侯爷践位商盟盟主后的第个大场面,为准备这次大场面,不知花了安庆侯爷多少心血,场辛苦,本想搏个满堂彩,却被濮安仪王弄了个满地寂寞,若是有蘸料,安庆侯爷真想生吞了濮安仪王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抱拳道,“舅父言重了,宵小之辈辱我太甚,激愤不过,这才出手,弄出些动静,小王给舅父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再是狷狂,也得给安庆侯爷面子,否则传到当今太后耳,麻烦非小。

    再说今次的场面,的确很是盛大,不知多少人在其勾连着利益,若真砸了此间的场子,得罪的人可真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念至此,濮安仪王陡然惊,个不好的念头浮上心来,“莫非小王蛋故意示弱,正为引自己入彀?”

    “罢了,以后做事前且细思量,多想想皇室之尊严。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到底尊贵非凡,既然服软,安庆侯爷保全了威严,也不能逼迫太甚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屈指抱拳,“还请舅父知道,有小人辱本王太甚,本王若不施薄惩,必损皇家威严。”

    不管许易是不是使诈,濮安仪王必须将之拿下,否则堂堂王爷尊严何在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,我不管!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轻轻甩袖,很满意濮安仪王的上道。

    原来濮安仪王的抱着的拳头,戳出的根指头,正是个暗示,关系着不菲的金币。

    安庆侯爷如何会为个不相干的人,跟钱过不去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大手挥,四名警卫朝许易逼去,蛮横推开晏姿,将许易架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放心,本王不会立时就结果你,本王会让你亲眼看着老子是怎么玩那丫头的。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狞笑着传过道音来。

    岂料,传音未罢,旁的安庆侯爷好似被恶狗啃了腿,蹭地跳了起来,圆润的身体好却似颗弹力球,蹦起足有三尺高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,竟是许先生,哎呀呀,哎呀呀……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急得直搓手,蹿上前去,蛮横推开两名目瞪口呆的警卫,把扶住许易,但见许易面色苍白,萎靡不振,心叫苦不已。

    安庆侯爷屠户出身,骤然显贵,最爱干的事便是附庸风雅,似乎唯有如此,才能遮掩住数代积累的土气。

    往日里,结交士子,疏才名士,皆是他最爱干的事。

    可结交千万士子,怕也比不上交好名满大越的许先生,带来的影响力巨大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