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一章 那些绝对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而提出比斗楹联,甚至将诗之诗都喊了出来,更是别出机抒。? ?? ?    ? w?w w?.1w.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诗词之美,在于意境,在于灵思,若比诗词,斗的正是意境和感悟。

    而楹联虽以对仗之工,号称诗之诗,但两人比斗绝对是以奇绝之联,为难对方,又怎会去追求什么意境。

    如此,经过叶飘零三言两语,比斗的内容看似未变,实质却已改变。

    他不与许易斗意境,感悟,而与许易斗急才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急才,叶飘零是极为自信的,况且他出身的江北之地的坛,素来以楹联称盛,这些年搜集的奇绝之联,为数非少,量来足够此次应战。

    许易略略沉吟,“依你便是!”

    楹联非是他的专长,但脑海却存了不少号称的绝对,随便拎出些,已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况且,他对书生许易的字功底极是自信,即便对方也出奇对,未必不能试。

    “爽快!”

    叶飘零眉间泛笑,自以为得计,“为了不浪费大家时间,你我各出三联,若是打平,便再出三联,直到分出胜负为止,如此可好!”

    “说了听你的!”

    许易负臂微笑,高人风范,令人心折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如此自信,叶某便请先生先出三联。”

    叶飘零颤着声道,他几乎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的激荡。

    想到此战之后,叶飘零大名,响彻大越,功名利禄唾手可得,轻而易举站上人生巅峰,他便忍不住想要呼喊。

    “如此,许某便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念头转,翻出联,“yanyanyanyanyanyanyany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叶飘零睁大了眼睛,“许先生在说什么。请出联。”

    许易奇道,“上联许某已经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先生切莫玩笑。”

    叶飘零肃容道,“须知关乎百万赌注,非是儿戏。”

    “许某岂会儿戏。若是叶兄为听清楚,许某再说遍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出,叶飘零张大了耳朵,但听许易道,“yanyanyanyanyanyanyan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又是麻袋盐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飘零仍不住掏了掏耳朵。诧异地盯着许易,他不知道是自己疯了,还是这位许先生疯了。

    要不,如此紧要关头,怎会出现如此荒诞的幕。

    非但叶飘零听傻了,满场众人尽皆莫名其妙,面面相觑,实在不懂这位诗仙词圣到底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忽的,濮安仪王哈哈大笑,“堂堂诗仙词圣。竟是如此水准,可叹可叹,我就说嘛,欺世盗名,果真是欺世盗名,这是什么狗屁上联,纯属蒙事儿嘛!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满脸黑线,死死盯着许易,似要他解释。

    许易微微笑,“既然叶兄和诸位皆未听明白。那许某写下便是,侯爷,不知可有笔墨。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,马上来!”

    死机状态的安庆侯陡然激活。蹦三尺高,呼喝随侍上房四宝。

    转瞬,队随侍驾着大堆物什上前,千年紫檀木锻造的阔达书案,澄沁堂出产的雪白桃花笺纸,岭东的神龙墨。仙人山的松涛宴,金丝玉柱狼毫笔,件件被摆得条理分明。

    不须许易吩咐,晏姿主动上前研磨,晚了步的安庆侯爷摇头苦笑,收回脚来。

    浓墨如绽,狼毫蘸满,通笔走龙蛇,排如刷出的字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字方显现,便博得满堂喝彩。

    “好字好字,闻所未闻,竟是新体。”

    “字劲瘦,却不失其肉,锋刃暗藏,既劲且美!”

    “此是何书体?某愿出百金求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并不相答,目视叶飘零道,“叶兄请对?”

    许易在雪花笺上所使的书法,正是后世著名的瘦金体,前世的许易自然没这份功力,今生的许易不仅武道绝伦,对力量的运用掌控由心,更兼这身体的主人许易对书法浸淫极深,两世合,想刷出精美的瘦金体,自是易事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朗声道罢,众人的注意力才有字的形体之美,转向了字义本身。

    但见桃花笺上豁然落着这样排字:“烟沿艳檐烟燕眼!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原来许先生先前丢出的袋烟,竟是这么句话。

    “难,太难了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心都迸出这么个念头,几乎没费思量。

    众人皆朝叶飘零看去,去见叶飘零张微胖的脸蛋皱成了苦瓜。

    “难,他妈难了,天下竟有如此对联。”

    叶飘零心千万头某种四蹄动物疯狂踏过,以他的才智,几乎不用想,就知道这种对联绝对不是靠苦思就能对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对不出,叶飘零并不动作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在等许易将接下来的两联写完,若能对上下面两联,即便第联没对上,也不算太丢脸。

    许易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也不催促,挥毫继续书写,转瞬又是两联,跃入众人眼帘。

    “寄宿客家牢守寒窗空寂寞”

    “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”

    三联既出天下静。

    叶飘零浑然震颤,汗如雨下,颗心早被连续三波的千万头四蹄动物踏得稀碎。

    叶飘零抬起头来,望着许易,哀愁的眼神似乎在说,“我只是想对对子!”

    三联既出,许易投笔而立,心无悲无喜,以跨越时空的见识装叉,这感觉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倒是对啊!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不停催促,叶飘零浑身湿透,汗如雨下,却根本不敢提笔。

    转瞬,濮安仪王张阔脸黑成锅底,怒道,“没用的东西,胜负还未定呢,慌什么!”

    叶飘零悚然凛,“是啊,我还未输定了,他有绝对,我亦有绝对,我对不出他的,他未必对得出我的!”

    念至此,叶飘零精神大振,抓起狼毫,如走龟蛇,转瞬,三道上联,和许易的三道,平排铺开。

    书罢,投笔道,“许先生对吧,倘使对上道,便算叶某输了。”

    叶飘零极有自信,这三联乃是汇聚整个江北士之才想出,数十年不曾有人对破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