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二章 去休去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此三联虽不比许易的刁钻古怪,却决然不是时三刻便能对上的。  .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方落,许易便拾起狼毫,在联下刷刷落了联。

    叶飘零忙送目看去,只觉眼前阵阵黑,但见那联书的是:烟锁池塘柳。

    而他的上联赫然是:桃燃锦江堤。

    轰得下,满场震动了。

    “绝对,真正是绝对,火金水土木,对木火金水土,五行对五行,实在绝妙。”

    “非但如此,意境也是极合,以景对景,动静相合,实在妙觉,正是天赋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许先生大才,不愧诗仙词圣之名!”

    “此上联我早听过,相传为江北绝对,五十年不曾被人破解,今日有幸见此绝对高破,实乃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众人情绪激动至极,众贵女看向许易双目之流露出的火热,几要将整个大厅点燃。

    许易却安之若素,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,前世的绝对,怎生会在此处出现,念头转了转,便也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时空变换了,但这个世界和原来世界的古代,实在有太多的契合。

    虽是两个时空,无比接近的化背景之下,阴结的字果实接近,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。

    仔细再看其他两联,许易稍稍回忆,便也面熟,只不过在某些字眼上,更那个时空有些差别罢了。

    换个角度理解,那个时空是加为二,这个世界照样不会加为三。

    同样的字,组成的绝对,和数字的叠加,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了。

    想透此点,许易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妙妙妙,实在是太妙了!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热烈地拍着巴掌,“今生能闻此战,虽死无憾。许先生之才,真堪惊世,如此绝对,竟反掌破之。不如先生将其余五个上联,尽皆补全,也好让我等再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此话出,满场轰然应和。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道,“如此绝对。对上个,已极费心力了,其余五对,许某暂时亦无好对,不若留个其他俊杰之士来对,想如今,正逢大比之年,天下士子云集神京才,才智之士如过江之鲫,想必不日这五个绝对就会告破。诸君稍待几日便可。”

    许易并非诳言,他是真对不上。

    好猎奇却不求甚解,甚至若非叶飘零落下的是桃燃锦江堤,而是烟锁池塘柳的话,许易时半会,也决计想不出下联。

    而场间众人却不这么看,皆以为许先生故意不对,要放此五联为天下英才扬名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神技,叶某甘拜下风,告辞!”

    说话。叶飘零大步朝门外行去,看也不看已快化作冰雕的濮安仪王眼,转瞬便去得远了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余光锁定叶飘零,心杀意如海。

    叶飘零方去。所有的视线便在顾允真身上汇集。

    顾允真轻轻拍掌,微笑道,“许先生虽是后进,满腹才华令人震惊,经此役,许先生之诗仙词圣的名头。定然再无人怀疑,顾某原也当甘拜下风,奈何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这战势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顾先生想如何比试?”

    “比诗吧,老夫虽有负诗心之名,却也自负于诗道有些心得。”

    顾允真也是无奈,叶飘零投机取巧,死得壮烈,事实证明,此路不通,如此,唯有堂堂之阵应战。

    “胜负如何分,顾先生不会忘记千人千心之论吧。”许易笑道。

    “顾某为人,尚不止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比,分韵限韵,还是指物?”

    顾允真指晏姿,“这些都太简单,这样吧,由这位姑娘当场作画副,你我为画提诗。”

    诗心,实在是画心,说的正是顾允真品味画三味,炼画入诗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小晏是我的人,顾先生可要想好。”许易不欲占此便宜。

    却未曾想“小晏是我的人”蕴含的别样滋味,听入晏姿耳,却如汪清泉注入心底,舒服得她险些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顾允真轻轻捻动三缕长须,十分阔达。

    许易点点头,对晏姿笑道,“小晏你来!”

    “公子,可,可是我不,不会作画。”

    晏姿连连摆手,如此阵仗,她生怕自己个不小心,给自家公子添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无须工笔,想什么就画什么,姑娘蕙质兰心,画什么都当有灵性。”

    顾允真选择晏姿,并非头脑热,而是有着番思量。

    俗话说,相由心生,晏姿相貌清纯,当是纯善之人,此辈作画,最显灵心。

    正方便他品心炼画,以求真意。

    晏姿还待推辞,却见公子冲自己微笑,眼神充满了鼓励。

    晏姿心热,再无畏惧,拾起狼毫,站立桌前,沉凝心神,微闭了眼睛,半柱香后,美眸睁开,悠然落笔。

    但见溪流,远山,蓬舟,野径,禽鸟,古刹,山林……

    种种物象显现,却是副渔舟晚归图。

    笔力稚嫩,但物象清晰,颇具神韵。

    晏姿落笔,顾允真脚踏方步,围着条案,从各个角度开始观察图案,忽的定住脚,盘膝在地上坐了下来,嘴唇轻动,似在入定。

    许易却始终纹丝不动,死死盯着图画,大脑飞转动,名诗纷至杳来,又被他抛开,终于诗飞入胸怀,许易动了。

    蘸满浓墨的狼毫,亲吻着雪白的笺纸,行行漂亮的瘦金体再度跃然而出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,都随着那狼毫的转动而转动,不知觉间,包围圈又缩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排,两排……

    许易连刷了排,每排七字,竟是律诗。

    许易方停笔,顾允真豁然起身,抓起狼毫,行到案前,正待书写,余光扫许易的字,竟再也挪不开了。

    怔怔观看许久,啪嗒下,狼毫跌落,在笺纸上绽出朵朵墨梅。

    忽的,顾允真仰头叹道,“天纵之才,真正是天纵之才,有你许易,我顾允真妄称什么诗心,去休去休!”

    伴随着狷狂的喊声,顾允真疯疯癫癫撞出门去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简直要疯了,他甚至怀疑顾允真和叶飘零是上天派来专门坑自己的,都是什么破人呐!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