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三章 是上天派来坑本王的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就在这时,终于有人出声音,却是在读许易落下的这七律。?   ? ??  ?  ?1? w

    “开篷棹远溪流,走上烟花踏径游。来客仙亭闲伴鹤,泛舟渔浦满飞鸥。

    台映碧泉寒井冷,月明孤寺古林幽。回望四山观落日,偎林傍水绿悠悠。

    此诗完美地运用了画上物象,笔清冷,音律和谐,极好的诠释了种渔者晚归的恬淡安宁,融情与景,情景交融,乃是名副其实的上上佳作,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!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厉声喝道,“说,但凡说,本王重重有赏。”说话之际,竟将那人从人群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也是位身着儒服的举子模样的青年。

    儒服青年唬了跳,却被濮安仪王威严的目光相逼,只得如实道,“只是还算不上绝品,以顾先生的水准,当不至于就此认出,更没必要出如此感慨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猛地挑起,指着许易大声道,“我就知道你们是串通好的,合伙来蒙我,好哇,好大的胆子,竟敢构陷本王,我看你们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晏姿忽的尖叫声,引得众人皆向她看来,濮安仪王真待飙,晏姿指着案上的那七律,兴奋地叫道,“你们把诗个字个字地倒着读!”

    “呀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呀”

    “呀”

    转瞬,满场像放进了十万千只鸭子,呀呀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亦定睛朝案上看去,小声倒着诵读开去“悠悠绿水傍林偎,日落观山四望回。幽林古寺孤明月,冷井寒泉碧映台。鸥飞满浦渔舟泛,鹤伴闲亭仙客来。游径踏花烟上走,流溪远棹篷开。”诗方诵完,背后陡起了片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天呐,竟然倒着读也行。”

    被濮安仪王抓出的儒服青年长大了嘴巴。滔滔不绝道,“更难得是,倒着读,竟也自成景象。音律优美,意境悠远,此等诗作,只怕天上仙人来了,也定当顶礼膜拜。不行,如此仙诗,某当叩拜之。”说着,果真对着案头跪倒在地,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不知觉间,满场死寂,众人尽皆痴痴看着许易,心念头如:这还是人么?

    许易却依旧平静如常,冲濮安仪王抱拳道,“王爷。承让了!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冷哼声,道,“如此才华,该当为国效力,望你好自为之。”捏着鼻子,忍着眼泪,表演番,踉跄着步子去了。

    安庆侯爷大喜过望,拉过许易手,将濮安仪王的百万金拍进许易手。“诗仙词圣之名,实至名归,许先生今天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,今天的表演更是让联谊会增辉万丈。老夫感激不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安庆侯爷微眯的笑眼陡然圆睁,怒喝声,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原来,最靠近条案的几人,竟伸手朝桌上的墨宝抓去。

    安庆侯爷这喊。非但没起到效果,反倒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得了提醒的其他人等,尽皆拼命朝条案挤去,尽皆伸长了手朝笺纸薅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住手,那是我的,都给老夫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安庆侯简直要气疯了,偏生他喊破了喉咙,也没人搭理,转瞬堆笺纸,被扯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地上连碎片也不剩,不多时无数碎片躺进了无数的须弥环。

    安庆侯竟连片白纸也没捞着,心悔恨已如江海翻腾,暗骂自己怎么如此蠢笨。

    许先生的墨宝,当今天子都珍视不已,今次战,辉煌远成国公府那日。

    破解天下绝对,诡异的倒念诗,新奇的字体,无不具备高的新鲜度。

    安庆侯甚至敢对天誓,若是抢先将那墨宝保存妥当,送入大内,必将得到个天大的彩头。

    如今,如今……

    哎,想想都是眼泪。

    安庆侯的神伤,许易却管不着,得了百万金票,心着实窃喜,对着失魂落魄的安庆侯告罪声,也不管他答应,拉着晏姿,便从群魔乱舞的人群,左冲右突,挤了出去。

    许易知晓时半会儿,这大厅之内,定然难得安宁,当下,带着晏姿出了大厅,朝朝手游廊行去。

    花了百金,赁下个雅室,寻了个软榻躺了,这才得片刻安闲。

    “小晏,你老盯着我作甚,我脸上有花?”

    许易正待招呼晏美人坐下歇会儿,却见晏姿美眸始终在自己脸上凝着。

    晏姿俏脸红,羞涩不已,低下头道,“我在想公子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,天底下怎么能有这么聪明的人呢?”

    窃大盗被夸得不好意思了,摆手道,“不过狡计尔,当不得真,对了,既然小晏在此间待得不痛快,先回浮屠山吧,拍卖会完,我便回去,许久没吃到小晏做的菜,腹馋虫正造反呢。”

    晏姿被夸得满心甜蜜,应承句,便要出门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不急,先在此处享受片刻,钱都花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道,“我不喜欢这里,还是浮屠山自在。”心却道,“公子却不知道,能为你做饭,是晏姿最大的享受。”

    晏姿既去,许易便独在此处安歇,浮窗外,青桥画堤,烟织柳幕,思绪渐随着美景飘向远方,不多时,竟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门敲响了,许易睁开眼来,知晓拍卖会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许易出门,赏了负责叫醒服务的随侍个金币,便朝大厅行去,行到游廊边角,定住脚步,暗自计较如何才能不显山不露水的进入,却见厅间众人,尽皆遮面,遮面之物,更是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许易心松,唤出斗笠,在头上戴了。

    他方入内,数百随时从四面方涌入厅来,人搀着位贵宾,朝各处甬道行去。

    这等把戏,对参加过多次拍卖会的许易而言,自然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在位俏婢的引领下,进了间暗室,换好了乌沉沉的罩衣,接听了拍卖规则,便又在这俏婢的带领下,朝另层甬道行去。

    ps:3o张月票加更送上,继续求月票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