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章 赌局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好似最阴险的猎人,步步引人进入自己预设的拳套,而旦猎物入套,他便毫不留情。 ?     w w?w?.  1??w

    三颗天雷珠爆炸,如此狭小范围内,宛若起了场地震,除非如他般灵魂坚韧且视线有所准备,任谁心神都会刹那失神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山石崩塌,则足以混淆所有的视听,杂乱所有的感觉。

    浑浊的深水层,山石不断地下落,许易心如磐石,沈若游鱼,左手云起霸力诀,九牛之力拨开碎石,如拨枯叶,左手擒着致命近战神器哭丧棒,依仗着高妙的感知力,下瞬,便是收获猎物的时刻。

    最强的两大凝液高人酒头陀和劲装大汉,是许易选定的最先攻击目标,切皆如他的设计,混乱的场面,刹那之间,高手也成了庸人,而他恰恰只要刹那的功夫便够了。

    许易如抹干桌上的水渍般轻松地抹杀了两人的性命,调转身形朝最近的目标游去。

    个,两个……足足又干掉了五个,山石才停止了崩塌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位甚至还没弄清楚到底生了什么,便第时间朝许易围去,甚至还为争得了先手暗暗高兴。

    岂不知,许易等得便是这个,硬受了西面那人强劲击气浪,身形晃也没晃,杀到近前,兜头便是棍,那人横肘来挡,才触手,战斗便终结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面那人已然逼到许易背后数尺位置,炳泛着蓝光的匕直朝许易脖颈刺来。

    沉闷的声响动后,那人正惊惧自己这能开品法衣的匕,为何刺不透许易的**,下瞬,他便被许易的大手按上了脖子,九牛之力催动,金石也捏碎了,何况肉身。

    终于,剩余两人尽皆意识到问题不对了。没有任何人紧随他们之后攻来,甚至身边的那绰绰的影子都在飞地消失。

    许易的凶悍也头次直观地展现在二人眼前,唬得二人胆气丧尽,竟是齐齐转身。

    正面肉搏。或许还能拖延时间,想要遁逃,尤其是在许易这位真气爆满的气海巅峰强者手下,同境之内,乃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丰足的真气本就让许易在水的度惊人。更难得的是他对真气的掌握极其纯熟,以气御水,比真正的游鱼也不差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才转过身来,左侧那人便被飙射的许易赶上,带走了阴魂。

    而左侧那人的牺牲也不过为仅剩的白面甲士留下了丈远的距离,白面甲士拼了命的往四肢鼓动真气,奋力上潜,鼻子终于潜出了水面,正待开口,忽的脚踝处紧。张开的嘴巴便被江水封阻,下瞬,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时间倒回半柱香。

    酒头陀和劲装大汉相继领人跃下龙舟后,濮安仪王操持着飞行盘,缓缓将龙舟降落,堪堪将临水面三丈,就此定住。

    “天放兄,小儿辈厮杀,你我闲来无事,赌上局如何?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笑着道。说到底,他还是万万舍不得许易的阴魂,那是什么,那是无上荣誉。

    天放兄深深瞥了濮安仪王眼。冷峻的眸子似乎洞彻切,“王爷要赌什么?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道,“小贼就擒是定的了,咱们就赌稍后是你的人先露出水面,还是我的人先露出水面。”

    “赌注又是何物?”天放兄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难得的红了下脸,“不瞒天放兄。小贼的阴魂我亦想要,但到底是天放兄先开得口,姬某思来想去,便是这个主意最好。当然,某也不会占天放兄的便宜,小贼的阴魂便算是天放兄的赌注,某出二十万金与天放兄对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不用了,王爷若是缺钱,我送王爷二十万金便是。”天放兄笑道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老脸涨红,“算本王失言,五十万金,五十万金如何?”

    天放兄叹口气,“既然王爷有兴致,本座奉陪便是,只是这赌资?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伸出左手臂,淡黄的须弥环在在手腕处圆润地转动,“天放兄放心,本王岂是放空炮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!”

    天放兄话音方落,濮安仪王猛地跳脚,指着水面喊道,“冒泡了冒泡了,有人要上来了!”

    天放兄运足精神,感知力努力地向五丈外延伸,刷的下,俊面铁青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犹自跳脚不停,双目死死锁住江面,似乎下瞬,位倾城倾国的绝世玉人便要现出真容。

    “金色,金色,定是酒头陀!”

    濮安仪王几要冲下舟去,正喊得天边的云层都要荡开,叫声戛然而止,身着金服的苦头陀整个身子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惊恐交集,就在这时,又有九具尸体接连浮上了江面。

    下瞬,最后位活口才扑出江面,便被拖入了水底,转瞬,便化作具浮尸。

    江面再度恢复了平静,碧绿的江水被鲜血染遍,呈现出副惊心动魄的诡异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体如筛糠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犹记得当日这小子连自己这气海期的掌都接不住,今日怎么就变得如此恐怖了。

    先前的十人,修为最差的也是气海期啊,甚至还有两位凝液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阵容,便是凝液巅峰修士,恐怕轻易也不敢说在半柱香内扫平。

    偏偏,这些半柱香前还生龙活虎,凶猛如龙的强者,此刻化作了具具冰冷的浮尸,更诡异的是,没有条阴魂能够逃出来。

    濮安仪王只觉背脊阵阵凉,惊恐得无以复加,心甚至开始后悔为何要参加当日的交流会,如果自己不去,怎会遇到那丫头,如果没遇到那丫头,怎会和这小贼起冲突,如果……

    濮安仪王正在内心深处制造着连串的排比句,天放兄忽然开口了,“王爷,看来这次是你赌赢了,先浮起的是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蟒服玉带的天放兄依旧面带微笑,看不到丁点的震惊甚至丝毫的负面情绪,好似眼前的这幕于他而言,如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