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一章 招魂幡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濮安仪王怒眼圆睁,“陈天放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如此嬉戏,与本王拿下此獠,否则别怪我上奏天子,奏你截杀僚属!”

    “都说王爷翻脸无情,却没想到王爷不仅不要脸,还气蠢笨如猪…”

    陈天放方面上的笑容越来越盛,濮安仪王却越来越惊恐,猛地想到个自己也不相信的可能,颤声道,“陈天放,我可是大越的王爷,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放心,王爷,我能干什么?不过是兑现自己的承诺罢了,适才的赌注的确是你赢了,那小子的阴魂是你的,且去拿吧。?   ?? ? ? .”

    陈天放话音方落,瞎道人身形电闪到了近前,掌拍在濮安仪王肩头,濮安仪王狂喷口鲜血,栽下舟去。

    瞎道人手猛地多了杆乌漆漆的招魂幡,轻轻摇动,股黑气便从濮安仪王口喷出,转瞬越来越浓的黑气便在半空化出个愤怒的人脸,赫然正是濮安仪王的阴魂。

    瞎道人冷笑声,招魂幡再摇,濮安仪王阴魂瞬间粉碎,尽数投入招魂幡,化作张怒脸。

    陈天放顺手招,濮安仪王手腕上的须弥环,便落入他掌,诧异地瞥了眼江面,含笑道,“你倒是好定力,姬长天的须弥环,可是存着至少五十万金哩。”

    适才他故意将濮安仪王的尸身朝江面抛去,正是以濮安仪王的须弥环诱许易出水,此子在江底的诡诈,着实让他心惊。

    岂料许易纹丝不动,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就在陈天放暗暗气闷之际,许易却缓缓浮出水面,双足踏波,逼视陈天放道,“想不到堂堂禁卫总统领,竟是这等货色,令人失望至极。”

    许易猜出陈天放的身份了。道理很简单,他今次之所以出现,归根结底还是领的禁卫统领处的任务。

    许易不信6善仁会害自己,而不是6善仁。则只可能是指使得动6善仁的人了,除了当今禁卫总统领外,还有何人。

    “你竟认识我!”

    陈天放怔了怔,继而微笑,“的确。以你的才智,猜到是我不奇怪。说来也怪不得我,谁叫你这小子锋芒太盛,恰好姬长天许诺的报酬又足够丰厚,最让本座心动的还是你的阴魂。许易啊许易,你说我要是擒得了你的阴魂,将你满脑子的诗作拷问出来,我再假装潜心苦学个两年诗,你说这大越天下会不会升起另个姓陈的诗仙词圣?”

    “就为这个,你便要杀我?”

    许易透出江面。正是想知道自己怎么就让这位禁卫总统领生了杀机,他不信主因会是濮安仪王,若是禁卫统领是区区金钱便能驱动,自己那位眼光高绝的6师兄便不会这般看重他的顶头上司了。

    可他决然想不到个武者,个站在整个大越宫禁之地武装力量最高脑,会为了得到绝妙诗词而动杀心。

    陈天放笑道,“这个理由还不够么?你小子靠着这名,得到的东西还少了!”

    声喝问,许易悟了。

    他直视诗词为小道,却是忘了诗词在大越的强大影响力。仔细回想,若非诗词之名,他许某人怎么可能得到德隆钱庄的百万金贷款,又怎么可能获得安庆侯的疯狂支持。

    诗词之利如此之巨。的确够得上杀人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得够多了,那便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陈天放长啸声,腾出舟外,手赫然多了把纯紫宝剑,剑花急挽,道剑光如兰花般绽放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声。便要朝水遁去。

    只听瞎道人声冷喝,“封禁!”

    水面上道银光闪过,许易脚下踩去,水面竟成了柔软的橡皮泥,可以踩下深坑,却丝毫难以透入。

    许易脚方将“橡皮泥”踩到地步,陈天放紫剑斩落,道剑光割裂天地,剑光瞬间便落在许易身上,在他胸口盛开朵璀璨绽放的兰花。

    青衫如纸撕裂,吊诡的是,剑光射落,没有入肉之因,却似砸在精铁之上。

    陈天放震惊了,以惊鸿剑之利,以分术之威,便是真正的精铁也斩碎了,此人竟是未伤片缕。

    就在他震惊之际,许易连踏虚空,电光般射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小瞧你了,你给的惊喜未免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天放双目微眯,双手虚抱,团浓阴风暴,自他掌间生出,轰得下,无数汗毛粗细的煞针,自风暴飚出。

    铛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阵密集的响动后,已奔至近前的许易浑身冒出无数血洞。

    陈天放真的震惊了,许易能抗住惊鸿剑,已经出了他的意外,以肉身抗住他的煞针,简直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这该是气海境有的本事么?

    “好吧,即便再要妖孽,也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陈天放很放松,面上挂着残忍的微笑,直面狂飙而来的许易,轻声道,“鬼老,收吧,阴魂别给我吞了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的点了点头,掌乌漆漆招魂幡摇动,许易灵台深处,猛然痛,似乎阴魂深处的小人儿被黑白无常的钩子拘住了脖子,死命往外拉扯。

    陈天放瞪圆了眼睛,心惊诧到了极点,别人不知瞎老道的厉害,他可知晓,此人虽只有气海后期的境界,但身鬼术,邪异至极,和自己配合,凝液境几乎抗手。

    每每只需他破开敌人防御,哪怕是撕破点皮,瞎老道借着掌招魂幡便能轻松解决战斗,这点已经验证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而今次,他的煞针已将许易扎得千疮百孔,瞎道人的招魂幡摇得如风摆荷叶,却不见点滴鲜血从那小贼伤口飚出,更遑论将其阴魂也并拉扯出来。

    相比陈天放,瞎道人何止是震动,简直惊骇欲绝,招魂幡自祭炼成功,可谓无往而不利,便是凝液修士,即便时间吸不出阴魂,也能抽出血液,至其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偏偏此刻对上这只有气海境的小子,漫说抽出其阴魂,竟连血液都不曾引动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的情形,这在瞎道人祭炼成招魂幡后,还是次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