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六章 七代之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安庆侯爷接受到了画面,既惊叹于许易的本事,又挂念胜负,这才****派大管家于紫陌轩相请许易,正为知晓许易和陈天放战之结果。? ???? ?  .

    今日许易安然到来,摆明了陈天放性命已然不保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三天不鸣,鸣惊人,侯爷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侯爷大愿得偿,实在可喜可贺,但不知侯爷寻我前来,到底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喝茶喝茶,边喝边说,气氛都弄得紧张了,这可是天子钦赐的云间仙露,有钱都买不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庆侯爷催着许易满饮杯,又抬手替他续了杯,笑着道,“老弟是聪明人,我就不打哈哈了,从老弟没说两句话,便改了称呼,由老哥改成了侯爷,我便知晓老弟心起了防范,不过,这也是人之常情,最隐蔽之事为外人侦知,不愉快再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弟放心,此事入得我眼,再不会教外人知晓,况且你我见如故,又无利益冲突,我张大了嘴巴,四处乱说,于我有何好处?”说罢,用力拍,影音珠化作碎片。

    至此,许易才真正重视起眼前这位貌不惊人,武道低微的安庆侯爷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的,老哥都说了,老哥的维护之意,兄弟我感激不尽,以茶代酒,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酒杯,干净利落地饮而尽。

    安庆侯爷陪饮杯,拍着许易肩膀道,“如此才好,什么事儿,什么隔膜,说开了就好,老哥知此事后,也是怕老弟多想,特意清空了家眷,寻了此处。和老弟来个坦诚相待。另外,老哥确有事,托付老弟代办,当然。老弟若觉困难,老哥再另想办法,实不相瞒,老弟灭杀了陈天放,就等若给老哥送了份天大礼物。老哥已极为承情。”

    论交际,论情商,许易给这位安庆侯打满分。

    此人番话后,他心杀机消尽,但因此人说得入情入理,即便退万步讲,从人情利益上讲,多自己这么个朋友,和举报自己所获得的利益,相差实在太大。安庆侯已经证明了他的聪明,相信其人最知晓如何取舍。

    念头电转,许易心已安然,“老哥且直言,若能帮,兄弟绝无二话,若力有不逮,也请老哥勿怪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连连摆手,“说这些就见外了。说来也非是老哥拿这破影音珠拿捏老弟,实在是事情凑巧。赶到了处,所以我才会往老弟上打主意,事情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安庆侯所求之事。正和此次的七大派在苍龙山龙峰召开的论道大会有关,按安庆侯的说法,若非陈天放为调动许易,给许易安排了个官方监察的身份,他也不会将事情求到许易身上来。

    “许老弟可知道,为何七派论道大典单单选在苍龙山龙峰?你道这些名门正派是什么好东西。实则皆是狼心狗肺,心思歹毒之辈。论道大典皆在每三年才有次的玄阴月举行,玄阴月乃是三年之最幽冷的月份,民间传说,此月之内,地府之门裂开缝隙,有万千怨鬼自地府涌入阳世,吸起血食。”

    “此传说是否值得取信,咱们暂且不论,但龙峰横亘数百年的七煞魂碑,却是在玄阴月,绽放流光,吞噬血脉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老哥的意思是七大派弄这个论道大典,纯粹就是要把龙峰变成屠宰场,利用那些强者的血脉,激七煞魂碑?”

    安庆侯轻轻抚掌,“许老弟说对了成,七大派选择此地选材,根本原因的确是为了激七煞魂碑,但惨烈厮杀之后,留下的必定也是精锐,也算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茶水,浅嗫了口,“老哥还是说说这七煞魂碑的来历,和七大派激魂碑,到底想获得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老弟莫急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这七煞魂碑,还得从数百年前的姜恨天说起。有武史学家考证,隆庆十三年,姜恨天还只是姜家个旁支庶子,隆庆十六年,姜恨天时年三十岁,以气海初期的实力,选入禁卫。隆庆十七年三月到六月,记载得是姜恨天请假出外,不知所踪。隆庆十年二月,四王之乱爆,隆庆十年九月,四王之乱,被姜恨天反掌扫平。这些个时间节点,老弟现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安庆侯说的有些喉干,端起茶水猛灌口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老哥的意思是姜恨天所谓请假出外的三个月,必有奇遇,否则就是武神转世,也绝不可能在短短数月之间,从气海初期直入此界无敌,想必答案还在这块七煞魂碑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当年,姜恨天扫平四王之乱以后,受封杀生王,封王当晚,为隆庆天子用计捉拿,场鏖战,姜恨天得脱不久,便告殒命,皇家暗卫查抄了姜恨天府邸,最终在密室之,搜到了封信笺。”

    “名暗卫打开了那封信笺,时间仓促,根本来不及仔细查看,那名暗卫只好将信笺,封存于姜恨天家的石板之,历经七代辛苦,五十年前,那名暗卫的后代入宫作了宫女,继而成了才人,诞下龙子,成了当今天子,暗卫的后代成了当今的庄慈太后,庄慈太后将当年姜恨天的府邸赐给了其弟,改建了如今的安庆侯府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爷字句看似说得漫不经心,浑身却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七代之谋,这封信笺,又怎会简单。

    许易强自定住心神,“老哥接着说,我听着呢,老弟能不能保密,老哥心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的确,有时候,最能保密的不是最亲近之人,而是相互拿捏住了把柄之人。

    许易很清楚安庆侯为什么要跟自己诉说如此秘辛,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他掌握了许易反杀濮安仪王,天子奶兄弟的证据。

    说来那颗影音珠被拍碎了,可谁能保证安庆侯爷没留第二颗。

    安庆侯爷不保证,许易亦不敢保证,这便搭建起了信任的桥梁。

    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