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一章 老苍头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不久,僖宗天子有把主意打到了皇家存书馆上来,继续扬祖宗的玩弄字技巧的功夫。?    ?  w?w w?. ?1??w.

    非但皇家存书馆千字金之价,提升到了字金的天价,还给宗亲,外戚办理了图书卡,对外宣称,认卡不认人。

    摆明了就是鼓励外人到宗亲,外戚处借卡阅书,开辟财源。

    而宗亲,外戚亦能借着租赁书卡生钱,可谓几方得利。

    僖宗此令,竟得以完美地执行。

    数百年传承至今,皇家存书馆的书卡几乎是明码标价,日百金的租赁价格,不知养活了多少落魄宗亲,外戚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在门外暂驻片刻,阅览了玉璧上的字,便朝门厅行去。

    门厅正是排窗口,和当初在炼武堂买饭的窗口设置般,边的告示牌戳着显目的新手入门:凭卡入内,充钱存字,千金为始,恕不退还。

    许易瞧得摇头不已,这简直和后世某公司的推出的流量套餐般无二,可见智慧是可以跨越时空复制的。

    皇家存书馆的生意算不得好,只设了三个窗口,百来人排队。

    这个数量,放在小饭馆算不错了,但对于占地数十顷,存书近亿的皇家存书馆而言,无疑是溪汇入沧海。

    “充多少!”

    门内的青衣老者有气无力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金!”

    许易将卡和钱钞送入窗口。

    “观旧书?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奇道。

    “第次来。”

    许易据实以告,心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难怪!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戳了戳透明窗口左侧的牌号,上面书着排小字:新人须知,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“还是千金么?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口上问话,伸手朝钱钞抓来。

    “我改主意了,万金!”

    许易又递过舒张金票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眉头微拢,第次将眼神打在许易身上,“怎么就肯加钱了呢?”语气既有诧异,亦带失落。

    “新人还是守规矩的好!”

    许易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个人物。”

    说话,青衣老者接过金票。手上却慢了下来,传音道,“千金,卖你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许易传音。麻利递过金票,朗声道,“再充两千金!”

    在广安时,许易和炼金堂的那位谢管事没少打交道,太明白车船店脚衙的威力了。此辈成事或许不足,败事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头摆明了是吃暗规则那碗饭的,许易太清楚里面的门道,既然要送人情,干脆送足。

    果然,青衣老者先怔了怔,继而含笑,手上依旧不急不慢的办着手续,“你这种人不成功,真是没天理了。罢了,好人做到底,北侧甲辰号房间,有花雕酒,备好了,送入洁室,给那断眉的老头。”

    传音罢,玉珏递了出来,依旧有气无力地喊道,“下位。”

    出得门厅。许易朝前行进,却是处宽阔庭院,以青石铺地,两侧巨木成荫。送目北望,很快便瞧见了役房的招牌,快步而行,寻到甲辰号房间,轻轻推,厚重的老黄梨木门吱呀声。缓缓撕开条缝隙。

    许易很快寻到了两坛未开封的花雕酒,收进须弥环,折步出门,小心将门掩上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又行进百米,终于进入座单调至极的巨型空间,送目四望,东西不见头,南北未见尾,排排书架规规整整地立着,如松涛林海般。

    进门的墙壁,又录了公示,目扫完,许易才暗暗惊叹皇室敛财有术。

    原来,此间的书架皆被密封,要想开启,只能凭借书卡。

    要想查阅何种书,当先刷卡消费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他许某人想要知道某妖物的来历,就等寻到妖物图书这栏,在《万妖志》,《奇妖漫谈》,《妖族起源》等等图书择取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心也没定数,那便要本本试看,没取出本书,都得先消费,哪怕这本书没有字合己之用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便是个赌博,赌自己运道好坏。

    运道若好,两本书就了结了;运道不好,则要将圈定的书逐排查,那消费就海了去了。

    更绝的是,若要二次充值,则只能在厅内进行,此处充值之费,则比外间贵了足足五成。

    当看到此点规章,许易哪里还不明白先前的充值窗口前,为何会摆着“新人须知,多多益善”的小牌子。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存书馆方便,故意为之,所为者,绝非是提醒新来的观书者,而是想以这种模糊的方式,引人入彀。

    若是他许某人此前没注意此点,如寻常新入观书者那般,处处提防,故意逆着青衣老者的提醒行事,这次多半是要花尽了冤枉钱。

    细细扫描了告示,许易便不贸然行动,细细查验了告示边上的路线示意图,按图索骥,寻了近半个时辰,才终于寻到了洁室。

    枯黄的间耳房,竖在东南角,墙角尾草席,麻衣老者正蜷缩团,昏昏而眠。

    许易绕到侧面,察清了老者的面容,颗苍头,须皆白,满脸的沟壑像岁月犁出了干枯的土地,两撇修长雪白的寿眉,分外扎眼,左边的眉毛在三分之二位置处秃掉了块。

    双颊嫣红,眼袋浮肿,轻轻嗅鼻,股淡淡的酒臭袭来,分明是积年酒鬼的征兆。

    当下,许易唤出两坛花雕,扯开封皮,轻轻煽动。

    蹭地下,老苍头坐了起来,迷蒙的眼睛尚未睁开,便伸手朝酒坛子抱来,精准异常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躲闪,任其抱拿,老苍头抱住酒坛,就是通畅饮,竟是酒量惊人,转瞬坛酒便涓滴不剩,竟未洒落滴。

    “啧啧,终于解了渴,娘娘的,三天了,三天都没来聪明人了,可要渴死老头子……”

    老苍头脸久渴饱饮的惬意,语未罢,便又朝另个酒坛抱来,咕咚咕咚,痛饮起来。

    十余息后,老苍头终于放下酒坛,满面的陶醉,小心翼翼地将酒皮封上,叹息声,“****的老谢,拿老头子赚钱,还卡老头子脖子,每次都是两坛,入他娘的……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