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八章 侍酒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三位请便,若还赖在此间,别怪我通知管事。??    ???   ?1??wbsp;o m”

    生死擂虽然残酷,各派却是尽量保证公平性,其,次日登台的弟子,便处在各派的保护下。

    雪紫寒明日登台,个“干扰休息”,便能啸成尚方宝剑。

    雪紫寒“管事”二字才出口,三人怒视把,仓皇而退。

    三人才退,地底忽地伸出根雪白的根须,缠上了房门扶手,将门死死锁上。

    随即,秋娃娇俏可爱的小胳膊小腿儿现在了室内。

    ”姐姐,你缺钱么、。胡子叔给人家的钱,还有许多许多,姐姐要买什么,放心买吧。“

    显然,秋娃听见了几人的交谈。

    她所谓的许多钱,正是当日许易去凌霄阁看望秋娃时,留给雪紫寒的,说是给秋娃的生活费,实则是给雪紫寒的辛苦费。

    雪紫寒纯善,不愿落此实惠,便将这堆金票,存于秋娃处。

    此刻,虽已到性命攸关之际,她也从未动过打这笔钱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姐姐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雪紫寒揉揉她的小脑袋,“时候不早了,上床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秋娃点点头,灿然笑,蹦蹦跳跳到了矮床边,使劲垫脚,跳了上去,小手在耳边歪了歪,作了个好梦的手势,扯上被子,便自睡了。

    雪紫寒俏立窗前,心绪万千。

    明日几乎是必死之局,死,她虽不愿,却也不畏惧。

    二十余年的修行岁月,平淡如水,没有太多值得眷念之处。

    却有些许牵挂,心越清晰的坚硬瘦影,师尊的殷殷希冀,最让她放心不下的,还是这已然酣酣而睡的秋娃。

    晚风清扬。振得竹丛哗哗作响,雪紫寒轻轻拍窗楣,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她打算退出明天的擂战,背负骂名。离开龙峰,先送秋娃回那人身边,再回凌霄阁,从容自尽,以全师尊颜面。

    有了决断。画眉间挥之不去的阴霾,就此散尽。

    雪紫寒方要上床,蹭地下,秋娃从床上消失,不多时,又传来铎铎敲门声。

    打开门来,竟又是那位卢师姐,身后跟着两人,位吊梢眉的年女人,雪紫寒认识。乃是广安及广安附近五个府的上三天总招募选人的总负责人,另位是个绿衣青年,神色冷峻。

    “雪师妹,你的运道来了,我就说嘛,你这等天姿国色,怎会沉沦选海,瞧瞧叫我说准了吧。”

    卢师姐改先前俯视,大嘴吧啦不停。

    “行了,叫你领路。谁叫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年女人抬手叫停,“雪紫寒是吧,这位是流风长老驾前听用的陈管事,接下来的事。你听陈管事安排。”说罢,领着依依不舍的卢师姐,径自去了。

    “换上你最漂亮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绿衣青年简洁得惊人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雪紫寒冷面冰霜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听我的?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我最好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换这套。”

    说话儿,绿衣青年手多了套衣衫。

    “换衣服做什么?”

    若是在广安,他绝不会多余问此句。

    离开广安的日子不长,她成长了许多。至少人情世故开了窍,不会处处直来直去,随己心意。

    “你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绿衣青年冷哼声,自将衣衫抛上床去,“三轮擂战,你能侥幸胜出,已入流风长老法眼,今日,流风长老在明武殿宴客,宣你前去侍酒,若得宾客尽欢,你便正式列入我上三天门墙。”

    “侍酒?”

    雪紫寒画眉微挑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有异议?”

    绿衣青年玩味笑,说道,“你的资料,我看过,被凌霄阁上下视作珍宝。嘿嘿,到底少了历练,你以为门派,便只修行之事?人与人的关系,也有大学问。你有绝世风姿,却是上佳资本,切勿浪费这天赐之才。提醒你句,流风长老,乃是掌座大人关门弟子,这段缘法来之不易,切切珍惜。”

    绿衣青年身份非比寻常,若非看出主上对雪紫寒煞费苦心,有意结段缘法,岂会跟雪紫寒废话。

    雪紫寒心往下沉,她早知道自己的美貌,个不好便是祸根,出得凌霄阁,从不曾刻意打扮,甚至故意粗简装,不料还是被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上三天的长老,哪个不是顶尖人物,有心拒绝,却无拒绝的资本,若孤身人,拼死搏也便罢了,奈何还有秋娃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,却无计可施,暗忖,为今之计,暂且应下,以图将来。

    炷香后,雪紫寒在绿衣青年的带领下,出现在了明武殿前。

    龙峰作为历届的论道之处,七大派皆在此间大兴土木,明武殿便是上三天的主场。

    时下夜已沉声,弯月如星,明武殿灯火通明,高朋满座,饮宴正酣。

    “启禀主上,雪紫寒请到。”

    绿衣青年直入庭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安居主座的流风长老出乎意料,是位倜傥年,面如冠玉,白衣胜雪,双眼目自雪紫寒跨入殿,便爆炽热的光芒,视线死死凝在雪紫寒腰臀之间。

    喧闹的酒宴,随着雪紫寒的到来,陷入了沉静。

    绿衣青年所选的衣衫,的确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贴身的云丝白裤,紧紧的箍紧雪紫寒两条修长的玉珠,丰丘如蜜桃,雪白的曲线荡漾着时间最惊心动魄的魅惑。

    浅色的窄裙,收腰束胸,魅惑透着端庄,再配上明艳无匹的玉颜。

    雪美人甫出场,便如明月出东山,沧海扬素波,美极艳极,动人魂魄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演段歌舞。”

    流风长老急急挥手。

    他生性风流,自打雪紫寒登台,他便关注到了。

    雪紫寒三次上擂,也正是他暗箱操作的结果,为的便是将雪紫寒逼上绝路,令其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,本就美艳惊人的玉人,稍稍整顿妆容,竟美丽得连他这凝液境强者都忍不住气血翻腾。

    若非场面还要维持,他早就按捺不住,亲芳泽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雪紫雪微微欠身,心羞恼已极。

    流风长老俊目陡阖,正待作色,却听道声音,“我等难得相聚,何必因为个女人坏了兴致,流风尊者,您可是东道主,说不定家父稍后便至。“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