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七章 官威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时间,无数人竟将许易作了偶像。  .

    明神宗冷哼声,转视许易喝道,“小辈,你这条小命权且记下,说,缘何悍然对鬼火上人出手,若无缘由,后果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若无缘由,明神宗,我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炼狱尊者先自炸了,他真恨毒了明神宗而再地坐歪屁股。

    眼见着炼狱尊者就要狂,许易咳嗽声,说话了,“炼狱,你这脾气真要改改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此言出,如炸雷当头,炸倒片围观者。

    炼狱尊者也被雷得七荤素,明神宗,宋听书,上善佛面面相觑,皆看向许易,弄不清眼前立着的到底是个什么怪胎。

    许易将秋娃解抱入怀,指着秋娃道,“谁敢打她的主意,老子就杀谁。炼狱,你不用急,老子跟戮鬼门没完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猛地搓唇喝道,“皇城禁卫何在,南卫副统领,论道大典禁卫指挥使在此,还不前来见驾。”

    声如雷鸣,远远传出,转瞬,四队全副武装的黑衣甲士,自四方突入阵。

    许易取出脖颈间的官戒,展布公,四名领队紫衣甲士,齐齐跪拜于地,上百甲士齐齐随拜,同声喝道,“拜见指挥使大人。  .”煞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免礼!”

    许易挥手道,目视炼狱尊者,明神宗,宋听书,上善佛,只见灰蒙蒙片。

    “苦也!”

    不止人如此心暗呼。

    “却怎么忘了问此人身份。”

    四人心齐呼。

    说来也勿怪四人,许易实在太过年轻,任打破头也想不到此人会是此次官方派遣的观礼长官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许易不咸不淡抛下句,挪步便走。

    炼狱身形晃,拦阻在前,“杀人坏丹田,就想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四位紫衣领队同声怒喝。

    哗啦啦,上百甲士尽皆扬刀出鞘,斜指炼狱尊者,初升的金阳映照之下。片烂银,无边杀意。

    场间的禁卫,俱是皇城禁卫的好手,多是气海后期强者。四位领队更是气海巅峰强者。

    论战斗力,或许远不及炼狱尊者,但若结阵而斗,也绝非炼狱尊者能够吞下。 W小W W.说1ZW.

    更遑论,禁卫代表着是朝廷。是皇室。

    如今,虽是天子与世家、高门共治,但明面上,朝廷的威仪,是绝不允许任何人玷污。

    炼狱尊者被这强大战意激,不禁后退步。

    明神宗身形晃,隔阻炼狱尊者,扳住他肩头,朝边行去,“炼狱。想起来了,这擂战的分组似乎有值得探究之处。”

    此次是太道作仲裁,明神宗绝不能坐视炼狱和禁卫起冲突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如今皇族之出了个惊才绝艳的九皇子,皇室立威收权的举动,愈加明显,他可不愿作这出头的椽子。

    四领队开道,围观诸人,如浪分开。无数视线打在许易身上,敬仰如海。

    时间,不知多少人生出了“大丈夫,当如是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出得包围圈。许易吩咐诸禁卫按部就班,留下年岁最轻的领头,由他安排食宿。

    身为此次的禁卫观礼指挥使,代表着朝廷的重视,七大派不敢怠慢,安排了座殿堂。充作许易的暂歇之地。

    许易不去正室,寻了临崖的间小室,作了暂居之地,便吩咐年轻领队自去。

    才入房来,便有侍女送来浴桶,热水,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,便又6续有丰盛大餐呈上,饕餮通,许易蓦地想起来之甚急,未给小人儿备下零嘴,当下,吩咐圆脸俏婢通知厨房,烹制各种糕点,零嘴。

    待众人退去,许易这才盘膝在床头坐了,温柔地凝视酣酣而睡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肉呼呼的小胳膊小腿儿,乌黑的短,圆乎乎的苹果脸肉嘟嘟,长长的睫毛安静地覆在眼睑,怎么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许易小心地替她掖紧被角,抚平额前的刘海,思绪不禁飘飞,似乎又回到了广安城,那熟悉而温暖的院落。

    许易送目瞭望天际,天边云层似乎化成个慈祥的老脸,他暗暗祝祷,“慕伯,你放心,我不会再让秋娃受半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天将正午的时候,秋娃醒了过来,肉呼呼的小胳膊往半空里插,个懒腰未完,视线猛地打在许易脸上,似乎想起来什么,蹭的下,从床上跳了起来,蹿到许易怀里,勾着他脖子,扭来扭去,笑嘻嘻道,“胡子叔啊,你可算来啦,嘻嘻,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呀。”

    乌溜溜的眼睛笑成了月牙,圆乎乎的小苹果也绽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带啦,带啦,就怕你撑破肚皮。”

    许易忽然只觉所有的烦闷,愁绪都飘然无踪,揉着她的小脑袋,大步出门。

    才出得门来,小人儿地便从许易身上跳了下来,围着大堂疯跑起来,跳呀笑也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原来,此刻的正堂,简直要堆成糕点,零嘴,以及美味佳肴的海洋。

    有的是他吩咐厨房新做的,有的是他安排禁卫搜罗的,更多的是他着人骑乘机关鸟到就近的镇子采买的。

    小人儿哪里见过这等场面,只觉眼睛,身子都要被这满屋子的好吃的撑开了,嘴巴和手怎么也不够用了,舔舔这个,尝尝那个,不知该享受,还是该愁。

    乱转了半晌,小人儿忽地跳回许易怀抱,歪着小脑袋,盯着他眼睛问道,“胡子叔,你为什么对人家这么好呀?”

    许易心下热,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什么,忽地,拍拍她肩膀,“哪里这么多问题?”

    秋娃歪着头,想了会儿,“我知道了,你肯定是喜欢我姐姐,所以才对我好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哑然失笑,将她举高,认真说道,“胡子叔对你好,不是因为任何人,只因为胡子叔就要对秋娃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许易和秋娃上演温馨刻之际,演武场北端紧邻虎头岭的吊脚楼内,炼狱尊者正化作人形粉碎机,干净利落地将雅室内的华丽陈设,粉碎成渣。

    “启禀主上,苏掌院求见。”

    屋外青衣随侍的声音隐隐颤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