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二章 悲催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只作不觉,冷声道,“少说废话,你此次来寻我,总不是来索要阴尸的吧,到底有何事,道来。  小.小1小 w.”

    周世荣沉敛心思,暗暗咬牙,“且让你再嚣张几日,届时,老夫非让你尝尽世间万苦,跪下我脚下,摇尾乞怜不可。”

    面上依旧阴郁,冷声道,“老夫此来,是收到消息,戮鬼门,太道,御儒门,苦禅院恐怕有不利于你,妖植太贵珍贵,以老夫对这些名门正派的了解,这帮人满口仁义道德,肚子鸡零狗碎,若你只是言语上冒犯,此事或能善了,既然涉及天大利益,那帮人决计不肯善罢甘休。你近日最好得备甲士,勿要孤身于外,这帮老贼扯下面皮,可是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许易愣住了,他没想到周世荣会丢出这么番话来,转念想,莫非老鬼是担心自己为人所趁,以至失了须弥环,阴尸为他人所得。

    周世荣心道,“不先给你小子吃颗糖果,你小子怎会吞下毒药。”

    面容依旧冷峻,斜睨着许易道,“别多想,老夫只想和你开诚布公,结束敌对状态,指望你在得偿所愿后,信守承诺,将阴尸归还与老夫。说到这儿,老夫还有大礼相送。不知你是否听过七煞魂碑,据老夫费尽辛苦,才探知秘辛,这帮名门正派聚集此地,比武论道选材,究其根底,便是想流尽选人之血,以此祭奠七煞魂碑,届时魂碑之上,会有仙人剑舞。  .据传,当世颇有几门神功,是感悟仙人剑舞所得,神妙非常。你切不要错过。”

    图穷匕见,糖尽毒药现。

    老鬼不愧精通人性,更是知晓小贼决计不会信任自己,但这接二连三示好之下,任这小贼智谋通天。也决计无法窥破杀招何处。

    的确,许易再是聪明,也没有他心通的本事,能窥破老鬼心所想。

    他只道老鬼这接二连三示好。无非是想缓和彼此关系。

    “多谢好意,届时某定然去观赏,你且自去,等某指令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无暇应付老鬼,满心思都放在应对即将到来的麻烦之上。

    他何等心肠。自也猜到清晨场乱战,决计不会就此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预料到,那帮人不会放弃对秋娃的觊觎,甚至若要下手,也必定就在最近数日。

    对方唯忌惮者,怕只有自己的身份,只是对方如何破局,他时无法猜透。  w ww.说1 小w小.

    话说回来,以他今日的手段,本不会将眼前乱局作心腹之患。关键他身有重托,为应付安庆侯言之凿凿必将到来的界牌争夺战,他必须内敛己身,隐藏手段,免得争夺未起,便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关键还在于知晓对方心意,如此才能以不变应万变,可要怎么知晓对方所谋呢,咦!”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面上喜。出声叫住已行至门边的周世荣,“老鬼,且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何事?”

    周世荣眉头暗皱,在他眼。许易应下观碑之事,已是死人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愿跟这死人,再有过多牵扯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你先前所言戮鬼门,太道,御儒门。苦禅院,不肯善罢甘休,某深以为然,为免变生肘腋,耽误我复仇大计,亦耽误你得回阴尸之计,某以为当务之急,还是要弄清诸贼所谋,以防不测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怔了怔,冷脸道,“这确是个问题,不过老夫以为你身份尊贵,只要谨守甲士之,寸步不离,料来诸贼胆子再大,也不敢轻举妄动,何忧之有?”

    许易摆手道,“此乃蠢办法,有道是,只闻千日做贼,未闻千日防贼。以某之见,此事还得落在你身上。不如你代为卧底,打入诸贼之,将所闻尽数告我,如此来,知己知彼,我才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是巧合?还是巧合?

    他哪里是卧底,分明已和诸贼搅作路。

    许易见他目瞪口呆,以为老鬼不愿出力,冷声道,“怎么,不愿意卖命?也罢,看来你果是做惯了公子,再看不上那具阴尸了,自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强压下惊骇,冷眼道,“何苦总能阴尸迫人,非是老夫不愿出手,实则诸贼奸狡,所谋甚大,如此秘辛,岂会告诉我这外人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你算什么外人,别忘了你如今可是战宗剑种的公子,身份非凡,你大可直言相告,与我有旧,甚至可以明说有把柄被我捏住,急想杀我,夺回把柄,不图妖植,只图报仇雪恨。这帮人若还不信,你还可说我如何狡诈,如无信奈之人出手,恐难入圈套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来,你既不分润诸贼利润,又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诸贼岂会不容你,对了,信任,这点也很关键,时间,我也无有办法,料来老鬼你自有法门博取诸贼信任,不管是血咒,还是心誓,你自己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种种,诸贼必然深信不疑,届时,诸贼谋我之法,还愁不得么?诶,诶……你作什么怪,阴魂的半截身子都离体了,赶紧缩回去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悚然惊,将将离体的阴魂立时复位,心如乌云密布将雨天气,天雷滚滚,电布长空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小贼心思如此细密,奸狡得无以复加,才生出叫自己卧底的想法,竟在这大堂之,左踱右踱,便将自己如何成功打入明神宗等人之的法门,道将出来。

    更吊诡的是,此法竟然和自己半晌所谋,成功说通明神宗等人般无二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他仍旧忍不住毛骨悚然,几乎以为小贼得了能看穿人心思的本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反应这么大,莫不是你心有鬼?”

    许易斜睨着周世荣,阴仄仄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本是鬼,自然心有鬼,老夫只是未想到你竟是如此捷才,转瞬就能得法门,谁若与你为敌,恐怕要大痛其头了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叹息声,似乎为自己眼下的处境,深深忧虑,心却暗暗思忖开了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