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九章 龟息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龙峰靠近北地,神京正是枫叶飘飘,满街摇红之际,龙峰却降下了第场雪。  .

    忽如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

    对气候敏感惊人的秋娃,最先察觉这异变,立时便从许易怀猫了起来,麻利地跳下床,跳上窗边的矮凳,才推开轩窗,股寒风裹狭着雪花,吹得她险些栽个跟头。

    连续几声“阿嚏”,继而满室乱窜,雀跃欢呼,“下雪喽,下雪喽”,上窜下跳,眉眼忽地闪过狡黠,念头动,窗外延伸而入两陀硕大的芭蕉叶。

    肉呼呼的小手在满是皑皑的芭蕉叶上阵搓拿,立时便有个硕大的雪团出现在小人手,放走芭蕉叶,小人儿贼兮兮地溜到床边,掩着奸笑,顺着许易领口,便将雪团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哟,哎哟哟,冰死我喽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跃而起,在床上不停翻滚。

    小人儿自觉恶作剧得逞,乐不可支,笑得得意至极。

    “好哇,是你作怪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许易跃跃下床,朝秋娃扑来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的秋娃冲他作个鬼脸,“来啊来啊,来捉我啊……”刺溜,从窗外跳了出去,许易随后赶出。  小.小1小 w.

    他自是为逗秋娃欢喜,要不然凭他的感知力,岂能让人将东西塞进领口而不知。

    更不提,他如今的修为早已寒暑不侵,岂会畏惧区区冰雪。

    不过是小人儿要欢乐,他乐得奉陪,至于才入眠将将个把时辰,于他而言,却已足够。

    大小两人,在雪地追逐片刻,秋娃使个土遁,挪进屋去,不多时,雪紫寒便被她拉扯而出。

    今日的雪紫寒分外美丽。衣着虽未见新色,骨子里散出种强大的自信,以及眉间的哀愁朝洗尽,芳华如玉的气质自然而然流露。叫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有小家伙作调和,两人难得抛开满腹心思,全身心地融进这冰天雪地里。

    打雪仗,堆雪人,滑雪。溜冰……玩了个痛快。

    游戏,尤其是团队类的游戏,最能加深彼此间的信任,消弭隔阂。

    许易和雪紫寒不能说不相熟,二人相处却总带着股说不出的疏离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玩开了游戏,尤其是雪球你来我往,滑雪,溜冰时的风雪相逐,极大地冲淡了这种疏离。

    到得后来,许易干脆改了称呼。 说.小1Z W.以“雪美人”打趣。

    雪紫寒明艳逼人不假,他心有所属,却不从对其起过绮念,虽偶尔为其惊心动魄的美貌失神,却只作了互有恩义且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熟稔,自然随意起来,句“雪美人”,不过像他呼袁青花为“老袁”,晏姿为“小晏”般,可听在雪紫寒耳。却自成滋味。

    三人正嬉笑热闹,随侍冲风冒雪来报,“周世荣公子请见。”

    许易眉峰跳,心知该来的躲不过。“请周公子稍后,说我马上来见。”

    雪紫寒心跳,望向许易道,“还是我去寻周世荣说明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此周世荣非彼周世荣,还以为是来寻自己的,更知晓如今的周道乾非同小可。生怕再给许易牵扯麻烦。

    许易微微笑,“雪美人放心吧,周公子对你贼心已死,他是来寻我的。”话罢,把抄起秋娃,便朝明思堂掠去。

    入得明思堂,吩咐秋娃和雪美人自去吃早餐,自入堂去见周世荣。

    许易才从帘幕后转出,在堂间疾步乱转的周世荣疾步赶上前来,劈头盖脸道,“明神宗那帮人要我,约你去观战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准备动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,许易何尝不在漫长的等待煎熬。

    他非是在等这帮人来算计自己,而是在等七煞魂碑异动,等待安庆侯所说的禁制开启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无准备妥当,据我所知,炼狱,明神宗,宋听书,上善佛,以及炼狱下面的那个神算子苏神秀,全体出动,摆明是要狮子搏兔,拼尽全力,你到底有无妥善应对之法,若是没有,我劝你还是称病,抑或是假装有急务避开。”

    周世荣比他还急,生怕许易弄险,以至于命丧众贼之手,那时,他的阴尸,可就彻底无望了。

    许易微微笑,“放心,我死不了,关键时刻,不是还有你保驾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世荣几要晕倒。

    许易哈哈笑,“开个玩笑,放心吧,我绝不会拿自己小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周世荣彻底放下心来,暗骂自己纯粹是关心则乱,这小子何等腹黑,他怎会将自己置于险地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还是抓紧想想怎么在配合这小贼阴掉周道乾的同时,自己不被阴掉。

    周世荣失魂落魄地去后,秋娃和雪紫寒从帘幕后转了出来,秋娃手捧着只叫花鸡,雪紫寒手端着个托盘,两盘热气腾腾,扑鼻冲香的包子,大碗小米粥,外加碟小咸菜。

    雪紫寒讲托盘在桌上放了,问道,“似乎是有麻烦事了?”

    周世荣来寻许易,她有些担心,就餐时,故意将注意力倾注此间,隐隐绰绰听到了些。

    “没旁的事,无须担心,我还是禁卫观礼使,有这张皮在,时三刻,他们还奈何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张开口在小家伙递来的叫花鸡上,猛撕下块酥嫩香甜的肉来,捏着小家伙笑得月牙弯弯的小脸儿,“小家伙,听你姐姐说你近来可厉害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小家伙陡然来了精神,得意洋洋道,“看我会召唤。”说着,指了指三丈开外的窗边蔷薇,那蔷薇竟连根茎脱土,朝这边飞来,落在小家伙掌,又翘起小脸道,“看我土遁。”刺溜下,钻进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许易眼窝热,便瞧见地下尺余,团绿蒙蒙光亮,四处游走,满室游逛圈,蹭地下,小人儿才又现出真身。

    许易大口吞着包子,连声叫好,小家伙被夸赞得小鼻子抽抽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你可真厉害,那你会不会龟息术?”

    许易呼噜口,干掉大半碗米粥,笑吟吟道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