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六章 剑九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阴杀许易已是众贼,为己之私,动七煞魔音,致成百上千选人乱战,而死于非命者不计其数,此行此为倘若公之于众,必将导致举世滔滔,弄不好太道,御儒门,戮鬼门,苦禅院将从七大高门除名。  .

    其利害何其大,此点明神宗等人早见得明白。

    若只为宗门之仇,诸人早就拔刀相向,然则,身为修士,谁人不惜命,考虑的第位,永远是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冲战神策开战,利弊如何?

    即便灭杀了战神策,结局依旧难以挽回,诸人还是只有亡命天涯,弄不好还多个战宗的追杀。

    反之,说不定能以此事,为要挟,托庇于战神策麾下,求得线生机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为今之计,最符合诸人选择的唯出路。

    诸人性格或不,绝无短智之辈,思忖片刻,尽皆想到此条出路。

    互以目视,苏先生传音道,“即便要投姓战的,现在投过去,我等便是砧板上的鱼肉,生死掌控于他人之手,不若亡命天涯。故而,以苏某愚见,必先引姓战的入彀。”

    “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“谁有影音珠?”

    此传音方入众人之耳,尽皆面露古怪。

    明神宗咳嗽声,扣枚影音珠入袖,正待朗声话。  .

    忽的,股阴风扑面而来,吹得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苏先生连连拂袖,“晦气,千人乱战,积骨如山,阴魂遍地,我等不如换个地方说话。”

    岂料他话音方落,位黑衣大汉惊声喝道,“快看地下。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却见地上现出个殷红如血的大字,“报我血仇。前罪不咎!”

    “阴魂传书,是他!”

    宋听书大喝声,眉心破出血洞,运目瞧去。果见许易的阴魂远飚而去。

    战神策冷笑道,“闹什么玄虚,活着老子都不怕,死了还敢兴风作浪,善翁。去,叫他形神俱灭。”

    白老翁微微抱拳,身形展,便要朝许易追去。

    道煞气分成的气剑,无声无息,呼啸而至,在空拉出道飞火流星般的尾巴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战神策大喝声,左掌推出,颗煞球显现,瞬间化出道大。朝白老翁罩去。

    大后先至,赶在白老翁之前,将之罩住。

    霎时,道气剑杀到,撞在气之上,瞬间,气并气剑,并消弭,似乎这惊天动地的攻击,从来不曾存在般。  .

    “明神宗。你这是何……”

    战神策语未罢,惊变再生,虚空之,再度生出道气剑。正白老翁心口。

    犀利的剑气,摧枯拉朽般破开白老翁的宝甲,没入体,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漫天血雾飘零,以白老翁凝液后期强者的修为,竟连反击都未及做出。便尸骨无存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战神策震惊之余,手方天画戟急转动,转瞬,三条幽暗火龙再度生出,呼啸着朝明神宗等人飚去。

    先前,战神策便是以此招穿破诸人层层防御,灭杀了许易。

    那灭而复生的玄妙,和明神宗的剑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当下,众人如何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明座无须理会攻击,自有我等,全力击杀战神策!”

    苏先生怒声高喝,双掌交拿,排排电光般的金,朝当先头红龙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他声喝出,众人尽明其意。

    自从明神宗当先冲白老翁动手之际,诸人皆已知晓明神宗的选择,也暗自认同,自此时,和战神策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没办法,姓许的宁肯冒着阴魂被擒,万劫不复的风险,前来阴魂留字,意态已明。

    等若给了众人崭新的选择,相比投奔战神策,为师门,天下所不容,能够维持如今的地位,简直是羽化登仙般的幸福。

    至于姓许的会不会出尔反尔,众人更不担心,阴魂血书,足见执念之深,已成心魔,若是出尔反尔,那便是灰飞烟灭,万劫不复的危害。

    只要姓许的没疯,就绝不敢不应誓言。

    而姓许的阴魂血书,要求的是报其血仇。

    要报血仇,可不是指给战神策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便成,分明是奔着要战神策小命去的。

    不趁着此刻群魔乱舞,灭杀了战神策,若真叫他逃脱,再想灭杀,难如登天,战宗赫赫威名,可不是白给的。

    至于灭了战神策,会不会引来战宗的反击,却不是明神宗等人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即便战宗再是不甘,集太道,戮鬼门,御儒门,苦禅院四派之威,也定然只有吃下这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却说苏先生喝声方落,明神宗劲运周身,挽着道士髻的黑猛地胀开带,根根拉直,无风自扬,身体也陡然拔高数分,胀烂衣衫,双掌交错,十指交缠,指骨间流光溢彩,杀机迸。

    道,十六道,二十四道……

    无数道剑气,化作飞火流星,誓要将战神策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“明神宗,你他妈疯了!”

    战神策完全懵了,到现在他都没弄清状况,即便白老翁死在眼前,他依旧不相信明神宗等人敢冲他下杀手。

    来,按照他对许易和明神宗等人之间的关系的理解,分明是互为仇寇,不死不休,姓许的身死,明神宗等人即便恼恨自己,也顶多是怪自己截胡,弄死了姓许的,让他们无法拷问妖植的下落。

    此点因由,无论如何造不成杀机,更不可能是姓许的阴魂留字,就能催动明神宗等人飙。

    二来,也是最重要的点,他战神策有股自信,近乎盲目的自信。

    那便是,当今天下,除了感魂期的几个老怪物,只有他打别人,绝无别人打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说他战某人身本事,盖压当世,单是他那个被当今天子都认可的天下第的老子,就足够让他战某人横压此界。

    直以来的经历,也证实了此点。

    偏偏此刻,明神宗等人便对他出手了,杀了善翁还不肯罢休,竟还要杀他战神策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失之刹那,便有可能失却性命,战神策击出三道幽暗红龙,不顾是气愤之下做出的反击,誓要给明神宗等人个刻骨铭心的教训,并未全力催出杀手。

    可明神宗上来就朝他索要小命,不惜血本的催动绝招,刹那间,便对战神策形成了毁灭性的包围打击之势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