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八章 至哀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ps. 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    瘫在树下,挺了好会儿,青年才觉得身上又生出气力来,挣起身子,挪到木桶边,气往肚里灌了两大瓢,抵在树身拼命喘息,知晓这条命到底捡了回来。  . 1ZW.

    “许家的崽子,躺哪儿挺尸呢,这车煤还等着爷爷给你卸了,限你半个时辰,把这车煤给老子卸完,否则这个月的工钱,就别他娘的惦记了。”

    满脸横肉的牛监工手的皮鞭,在地上打出满天灰烟,恶狠狠地瞪着正抵在树上喘命的青年。

    烈日炎炎,滴水冒烟,反复几十里的折磨,青年实在累得脱了力,此时浑身正聚不起二两力气。

    可想到新婚妻子头上依旧空空,连隔壁李寡妇都有枝带花纹的红木籫,他便被觉愧疚。

    还有小辈馋了数月的糖人儿,小丫头年纪小小整日挽着粪筐,满世界拾捡粪便,最大的愿望便是买个糖人儿,不再在二胖,三丫们谈论糖人如何美味时,只能急得直搓衣角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软绵绵的身子渐渐又有了力气,挣起身来,摇摇晃晃朝煤车走去。

    在不落忍的张老汉的帮助下,青年累得灵魂出了窍,最后险些头栽进汹汹燃烧的窑口,终于将车煤卸完。

    “小牛,该给人孩子结账了。”

    张老汉又好心地催促句。 WW W .1ZW.

    “结什么帐?上面说了,今儿加班,许家的崽子,再去拉车煤来,完不成任务,这月工钱,咱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牛监工小口地抿口****,咧着黄莹莹的大板牙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张老汉瞪圆了眼睛,使劲捅咕青年。暗示他前去陪个小心。

    青年累得双眼花,口闷气憋在胸口,险些将自己烧晕过去,木讷地站在原地。不动不摇。

    “嘿,硬气,牛爷就喜欢硬汉子,走着吧,拉煤去。”

    牛监工阴阳怪气地丢下句。喝着凉沁沁的****,径自去了。

    青年挣着身子,冲张老汉作个揖,拉了板车准备回家,才将皮套套上血淋淋的肩膀,队人马,疾驰而来,伴随着刺耳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送目瞧去,当先那人,鲜衣怒马。却是个肥胖公子,身前的马身上横着个女人,马后跟着队家丁。

    再后边,个破烂衣衫的女娃赤着脚,踩着碎小的石子,边远远追来,边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又看片刻,那队人马近前,青年花的眼睛终于有了定星。

    那肥胖公子身前横亘的那个女人,分明就是自己的新婚妻子。

    眼见新婚妻子无力哭喊。 W .那肥胖公子大手已伸进衣衫亵玩,青年头脑充血,头皮麻,了疯般朝前冲去。

    岂料还未冲出两步。便被从后赶上的牛监工脚踹倒,随即铺天盖地的鞭影落下,抽得青年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“哇哇……哇……别打我哥哥……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赤脚女娃哭喊着追上来,扑在青年身上,立时也挨了鞭子,抽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肥胖公子傲慢地挥手。在那女郎臀上轻拍记,“老牛,给这姓许的小崽子两钱银子,让他痛快签个卖身契,他这新媳妇不错,细皮嫩肉,手感棒极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少爷命!”

    牛监工哈哈乐,掏出个银角子,径直扔进青年身侧的牛粪堆里,“还不谢少爷赏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肥胖公子亦纵身大笑,正待打马归去,忽然马身惊,前蹄猛地翘起,痛苦嘶鸣,掀得肥胖公子和女郎尽数跌下马来。

    众家丁慌忙去抢那肥胖公子,女郎才跌下马来,爬起身来,疯般奔跑起来,口满是鲜血,还夹杂着鬃毛。

    原来,危急关头,却是那女郎恶狠狠咬了那马口,撕下块肉来,才引得马吃痛惊。

    疯狂奔跑的女郎,视线死死黏在青年脸上,满目的愧疚和凄绝,却并不向青年奔来。

    “堵死了,别让这小娘皮跑了,本公子就要骑骑她这匹烈马。”

    肥胖公子推开众家丁,纵声嘶吼。

    牛监工慌忙呵斥,驱使着走狗们,朝四方围去,誓要堵死女郎所有去路。

    岂料,那女郎不向外突围,竟泼命般,朝牛监工所在的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牛监工被满口鲜血,鬃毛的女郎吓傻了,惊恐得避开,岂料,那女郎也不追逐,竟直冲汹汹燃烧的窑口奔去。

    伴随着声凄绝的喊叫“许郎,我负了你,来世做牛做马还你”,纵身跃,直直跳进火窟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青年仰天嘶吼,青筋绽露,满目充血,疯般,朝窑口追去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,晦气,给老子往死了打这崽子!”

    肥胖公子勃然大怒,纵马上前,马蹄扬起,便要朝青年胸膛踏去。

    “别打我哥……”

    哭成泪人的小女娃,拼命朝马蹄抱去,想替哥哥阻上阻,马蹄轰然踏向,女娃胸膛猛地塌陷下去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……快……快……”

    女娃气绝,冰冷的眼角热泪滚滚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青年仰天狂叫,七窍流血,股哀伤之意,化作冲天杀意,自头顶漫出滚滚江河般的黑气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似乎天空也经受不住这漫天哀伤之意,轰然裂开,远处的十万山岚,次第塌陷,剧烈的摇晃传来,大地开始破碎,瞬间,巨大的裂缝豁然劈开,裂开个无边无际的洞窟。

    天空开裂,山河破碎,云间飘来滚滚水汽,竟是海面卷起万丈巨澜,化作澎天海啸,漫卷河山。

    轰的声巨响,这方世界塌陷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生灭境陡然炸开,化作无数粉末,消散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许易灵台热,双目绽开,满面泪痕,已湿透罗衫。

    他入生灭境无数次,经历的幻境,虽也无比真实,却没有次似今次这般,是纤毫毕现,身临其境。

    甚至张老汉葫芦嘴上的月牙豁口,他此刻想来,也都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幻境里的泥土上碾过的车辙,窑口上汹汹烈焰的温度,无不真实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梦境前所未有的真实,带给他的伤害,带给他的悲哀,绝望,也十万倍,百万倍的镌刻心骨。

    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