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九章 战况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ps. 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仍旧仍不住浑身抖。  . 1ZW.

    那种致哀,绝望,现在想来,依旧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怔怔许久,他渐渐稳住心神,暗暗思忖,知晓出此变故,定然和那仙人演武有关。

    冥冥,他似乎摸着些什么,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横亘在了心灵之间,是那样的铭刻,清晰,却偏生间隔着薄而又薄的膜,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这种玄妙的感觉,让许易激动万分,他知晓距离领悟生灭境的哀伤之意,就差最后的临门脚了。

    天风猎猎,飞雪成阵,许易余光瞟落肩头,积雪已近半尺,仔细打量,这才现整个身子几乎被盖成了雪人。

    血河旗也停止了挣扎,凝目瞧去,赤色小旗,已化作汪幽暗,旗帜央,多了个血色骷髅,静静伏在雪地上,片雪不染。

    目望去,以许易阴魂之强,也忍不住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解开缚蛟绳,念头动,将这渗人的玩意收进须弥环,“吃饱”的血河旗失去了胃口,哭丧棒却依旧震颤。

    演武场上的杀戮,还在持续,大量的阴魂还在制造,许易再度取出了哭丧棒。 W WW. 1ZW小.

    闯荡在这个世界,他像极了精神分裂的病人,既可以对这个世界的人物,产生诚挚的感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陌生人,他只觉是款游戏的各种配角。

    这种奇妙的感觉,既让他杀伐果断,又使他儿女情长,简直是个矛盾的综合体。

    哭丧棒现在手,却没有产生古怪的吸力,如他所预料。血河旗本身对阴魂具有吸附和吞噬功能,哭丧棒却只有吞噬功能。

    此刻,哭丧棒之所以震颤,料来是演武场上的血腥杀戮。批量制造了数目众多的阴魂,显成了个诡异的力场,激了哭丧棒强烈的吞噬**。

    轻轻抚摸哭丧棒片刻,许易便将之收进须弥环,忽的。眉心热,凝目瞧去,西南,西北两峰,同样有两人盘膝而坐,竟同时朝自己这边望来。

    许易回了目,便收回了视线,想来同样是隐蔽起来,观摩仙人演武的修士,无甚稀奇。

    许易不觉得稀奇。却不曾知晓,盘坐西南,西北两峰之人是何等惊诧。

    安坐西南峰巅的赫然是周道乾,年余时光,周道乾的气度越沉稳,如块冰封千年的苍岩,似乎天崩地裂,也难让他心起微澜。

    许易没认出周道乾,周道乾同样没认出许易,相隔千丈。  .1Z W.双方只能感觉到强大气息的存在,视力根本不及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周道乾心的惊诧,自仙人演武至此时,已过去了足足个多时辰。他自负惊采绝艳,也仅仅坚持了两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西北峰的那位,醒来的只会比自己早,绝不会比自己迟。

    而此人却在此刻醒来,如果不是在自己入定后,此人才到。而是在仙人演武开始,此人便存在,那真的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纵使感魂老祖,恐怕也得借助生灭境级的幻境之宝,才能坚持这么久吧。

    西北峰上,雪如卷席,整个山峰边银白,薛慕华盘膝坐在株十余丈的苍松之巅,狂风摇卷,苍松急摆,薛慕华似乎化身苍松的部分,随风摇曳,安稳如山。

    此刻,薛慕华的视线同样朝许易所在的方向看去,心的惊骇如海啸山崩,两撇银色的眉毛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相比周道乾,他隔许易极近,早早就现了许易,以为是如自己和南边那位般,都是远离是非地,静悟仙人妙法的修士。

    及至他堪堪坚持了两柱香后醒来,对方依旧毫无动静,长达个时辰的观摩,他几乎快要以为这人始终不曾引碑意入灵台,轰的声,生灭境炸碎了,丰沛的意识甚至在薛慕华心勾动哀伤的涟漪。

    他明悟了,那是幻境破碎,骇然了,遮莫是哪位感魂老祖隐匿于此。

    许易无有他心通,自然不知晓自己的状况,已经引了两大强者的强烈关注。

    查探到西南,西北两峰的两人存在后,他便将视线投向了演武场,准确的说是明神宗众人大战战神策的战场。

    累,明神宗从不曾这般累过,即便是冲击凝液境,凝煞入体的那次,他也不曾这般疲惫。

    第无数次催动气海的煞气,此前的剑九,撑到当前,只能勉强射出剑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,死死锁定如破风箱般喘息的战神策,杀意依旧凛冽。

    悲愤,强烈的悲愤,战神策自下生以来,从未曾领悟到如此深刻的悲愤。

    场莫名其妙的死掐,到目前为止,他依旧弄不明白,为什么死了个路人甲,为引杀戮狂潮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给的胆子,明神宗,炼狱等人,敢了疯般,朝自己决死攻击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直自视甚高的战神策,从不曾以为凝液境的强者合围,会给自己造成如此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狂战了个多时辰,长时间强度的对战,伤亡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战至此刻,战神策已成了孤家寡人,手下四大凝液走狗,尽数毙命。

    胖子早在张流风殿前,被姓许的阴杀。

    白老翁,死在明神宗诡异的剑九之下。

    雅秀士,袈裟头陀,也都倒在明神宗气剑之下。

    便连他战某人自己,也挨了明神宗十剑不止,得亏极品丹药充足,的不是要害,否则此刻哪里还有命在。

    当然,战神策的天资、战力,也并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狂战至此,明神宗这方亦死伤惨重,个人带来的四大凝液黑衣助力,尽数倒在神龙戟下。

    随着对战的持续,尤其是己方助力尽数死在只攻不守的明神宗的诡秘“剑九”之下。

    战神策意识到单靠神龙戟怕是无法扫平众人,凝液之境,兵器往往成为负担,相比肉掌催生煞气,神龙戟虽烈不快。

    而强者争胜,打击力度足够的情况下,对度的追求,是极致的。

    战神策收起神龙戟那刻起,战争的天平陡然歪斜,明神宗等人彻底领悟到这位战宗少主的恐怖。

    此人每招每式都攻守兼备,妙到毫巅,更恐怖的是此人乃是无量之海,真气不竭,煞气不竭。

    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