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一十九章 六祖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梵摩苛讶道,“魂咒祝祷,你二人是何人门徒?”

    魂咒祝祷,乃是感魂老祖施加的灵魂防御。≥>≯ ﹤.<≤1<Z≤W≦.﹤

    往往为感魂老子所钟所爱之弟子,亲人,才得此赐。

    正是为防止此辈,为其他感魂老祖用神念杀害,当然,若感魂老祖存心想杀之,便有魂咒祝祷,也决阻拦不住。

    说穿了,此魂咒祝祷更大的作用却是标的,像其他感魂老祖表明,此人上面有感魂老祖罩着,还请放过。

    “家师战姓讳天子。”

    “家师道衍真人。”

    周道乾、薛慕华齐齐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感魂老祖,威压四方,他二人再是自负,亦不敢在感魂老祖面前拿大。

    “原来都是老怪物们的徒子徒孙。”

    梵摩苛回了句,视线挪移到许易面上,冷声道,“阁下乃是何人?”心实则讶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适才,他释放的魂念,乃是覆盖性攻击,存了杀死所有蝼蚁的念头。

    场的两位小辈依靠感魂老祖的魂咒祝祷,挡住了魂念攻击,梵摩苛丝毫不觉有异,可那斜靠在墙角的家伙,在他释放的魂念之下,安然无恙,那就大大违背了常理。

    者,此人毫无魂咒祝祷的迹象,二者,此人若是感魂老祖,以神念挡住神念,他梵某人必然会有明显地感知。

    可事实是,他的魂念散出去,击入那人的灵台,如泥牛入海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梵摩苛梵先生,本尊无崖子,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镇定自若地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早就没了退路,至于梵摩苛这感魂老祖是如何到此的,他也懒得探究了,走步是步,好在他及时封堵住了星空图案,有了依仗在身,倒也不虞暂时的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无崖子,小贼就是奸狡,不过姓梵的也非是好人,静观其变,赶紧恢复精神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周道乾自负身份,又警惕梵摩苛,自懒得戳破许易的谎话。

    “无崖子,此是何人?”

    梵摩苛心翻转,视线又挪移到场间仅剩的位存身者——雪紫寒身上来,待瞧见那层莹莹的光芒,便知魂念是被奇阵所阻,正待收回视线,目光透过雪紫寒背后的星空图案角,脱口呼道,“暗山,此处竟有暗山。”

    许易,周道乾,薛慕华三人齐齐震惊,谁也没想到这星空图案,便是传说的暗山。

    “可惜,量能耗尽,成了死山。”

    梵摩苛移动脚步,渐渐窥全了星空图案的整体面貌,岂料,叹息声未落,他声音如捏住喉咙的云雀,飞地拔高而尖利,“界牌,天呐,这是界牌,多达三块之多。”

    纵使以梵摩苛的城府冷峻,此刻也终于忍不住失态了。

    身为感魂老祖的梵摩苛,在漫长的生命过程,所遇所闻,自远比旁人广博。

    就是这旁人难遇之暗山,他也经历过数次,远比旁人知晓个道理,那便是:暗山好遇,界牌难求,若无界牌,山出冥幽。

    此句前句好理解,后句却是道尽了界牌的重要,所谓冥幽者,乃魂归幽冥也。

    身为感魂老祖,他虽掌握了旁人难求的力量,却也承受着旁人难以知晓的巨大悲哀。

    感魂期,便成天堑,空耗着光阴血脉,承受着比谁都清晰明刻的岁月之轮的碾压,那种悲哀,好比年老之人知晓了自己的大限所在,漫长的岁月化作了无尽的等死。

    是以,每次暗山的显现,总有感魂老祖,抑或是凝液强者,拼死相搏,哪怕是明知没有界牌,误入暗山,多半会被那巨大的时空之力撕成碎片,彼辈也拼死相搏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哪怕只有万的机会,搏命也好比苦等坐死。

    而有那智谋高绝,心性弘毅之辈,始终动心忍性,为寻着暗山,冲击暗山坐着准备,梵摩苛,战天子,姜白王等人,正属此类。

    大越数以十万计的修行者,缘何只余不到双掌之数的感魂老祖,非是修行关卡太艰难,而是每每有暗山开启,总会化作感魂老祖的坟场,持续至今,能存下的,无不是坚韧不拔之辈。

    可再是坚韧不拔,当见到暗山和界牌道显现,也仍旧无法抑制地失控了。

    刹那,梵摩苛摒绝了全部的心思,身子如轻烟消失原地,下瞬,出现在雪紫寒身前,双白如明玉的肉掌,如穿花蝴蝶般织出片云蒸霞蔚,瞬间道莫名气体组成的风暴,闪着泛金光焰,朝雪紫寒轰去。

    雪紫寒花容失色,下意识地催动了火凤盾,火凤盾的红光尚未完全激,梵摩柯运转的恐怖风暴已轰在那阵法之上,击方落,击又起,转瞬,梵摩柯连轰出了十三记。

    剧烈的攻击,瞬间聚成恐怖的冲击波和巨大的音啸,为夺界牌,梵摩柯将感魂老祖的可怖威势挥到了极致,地动山摇般地冲撞,将许易,周道乾,薛慕华,尽数冲得飞腾出去。

    恐怖的音啸,不断地压缩空气,冲击得三人面色如土。

    撕天灭地的恐怖攻击,来如奔雷,去如沧海,梵摩苛才方罢手,定睛看去,那莹莹光芒聚成的大阵照样光芒莹莹,竟似连点滴的损耗也无。

    梵摩苛惊魂未定,又是连续的金光闪动,五道人影现在大殿之内。

    人影方落定,却见周道乾满面赤诚,快步上前,跪拜于地,冲位眉目轩朗的金甲年男子哭诉道,“不肖弟子敬拜恩师,少宗主,少宗主他,他壮烈登仙了。”

    此人赫然是战天子,而余下四人正是姜白王,诸葛神念,妖骏驰,牧神通四人。

    突入神殿的六大感魂老祖,在此聚齐了。

    说来六人能入此殿,颇有番奇妙因缘。

    彼时,战天子,姜白王,梵摩苛,牧神通,为大亏老本的诸葛神念并想顺手生笔的妖骏驰所诓骗,诱入神殿。

    六人才突入**坟墓,出得分兵阁,遭遇了猎妖谷入口,费尽万苦,却现始终难以进入。

    惜乎老练的诸葛神念已要众人各自立了不得相争的心誓,虽知多半遭骗,战天子等人却也只得咬牙忍了,还不得不依仗诸葛神念破阵。

    如此,六人便在神殿之四处找寻诸葛神念口的薄弱点,这找寻便是数个时辰,然神念的建造者该是何等大能,便有薄弱点,又岂是诸葛神念等人能寻着得到的?

    番辛苦,尽数白忙,诸人正绝望之际,诡异的变故出现了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