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二十三章 五方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淡淡笑,“牧祖这话可是欺我,我哪里还有第二块界牌,仅此块,还被人夺去了,至于姜祖所言,晚辈不能苟同,我等乃是修士,可不是寻常买卖人,大庭广众,你我二人的交易,为众祖认可,现在被人截胡,牧祖不去怨恨那冒犯您威严,抢夺您至宝之人,却听旁人搬弄是非,来为难和你诚心交易之人,传出去,岂非为天下所笑。 ≤.≤﹤1ZW.”

    漏丹药性非比寻常,转瞬,心脏处的伤痕尽数弥补,连带着激活了丰沛的残余极品丹药的药性,转瞬沉重的伤势便尽复旧观。

    此刻,虽陡遭变故,他心神丝毫不乱,但因有心誓约束,他完全不担心牧神通能奈何自己,反过来,在自己遭遇危险之际,这位还得出手相护。

    这不,他此番话虽刺耳,牧神通听得不顺至极,方要动怒,却现自己已被这青衣小贼用反复心誓,锁得死死的了。

    就在牧神通暴躁欲狂之际,梵摩苛轻啸声,“重宝有缘,唯强者居之,我等互为心誓所约束,战兄的弟子抢得,本尊的弟子未尝抢不得,本尊也在此立下心誓,凡感魂老祖对本尊弟子出手,本尊必定激心誓,拼他个同归于尽。”啸声方落,断喝道,“蛇二出来!”拍腰间的尊金色小鼎。

    顿时,条身长十丈的赤红大蛇瞬间现出身来,水缸还粗的巨大身躯上密布着巴掌大的的冷硬鳞甲,对黝黑巨翅轻轻扇,庞大的身躯直上半空,粗大的脖颈陡然分出两支,结出两颗水桶粗的头颅,血红的蛇目吊着冰冷的珠子,放肆地睥睨四方。

    战天子冷笑道,“要抢便抢,说这些冠冕堂皇何用,条爬虫,也成了你大日尊主的弟子?传出去,不怕旁人笑掉大牙?”

    他做初,就怪不得旁人做十五,梵摩苛的这条开智后期的大蛇虽然不凡,又怎么会是自己佳徒的对手。

    战天子话音方落,诸葛神念接口道,要派遣薛慕华代为出战,也并立下心誓,凡感魂老祖对薛慕华下手,他亦拼了激心誓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为了界牌,这帮老祖也全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随后,姜白王自须弥环抛出个七尺高的玉人,通体金黄,周身遍布纹络,见他口精血喷在玉人眉心,那玉人通体光芒大作,宛若活过来般。

    “黄玉俑人,你竟寻得此物!”

    “寸玉俑丈金,老姜为了渡劫可谓处心积虑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重宝,也舍得拿出,看来为了界牌,老姜是要拼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黄玉俑人珍贵非常,是天然的阴玉,能容纳阴魂,感魂老祖冲关失败,肉身消失,若有黄玉俑人存储阴魂,阴魂能千年不朽。

    更妙的是,这黄玉俑人倘若勾勒人体的经络图,灌入血脉,能挥出主人的三成战力。

    如此奇妙宝物,旷世难求,无怪众位感魂老祖齐声惊叹。

    姜白王倨傲笑,“既要凑热闹,也算姜某个,至于心誓,姜某就不了,只要谁敢毁了这俑人,姜某必定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代诸葛老祖出战。”

    始终闷声不言的薛慕华,忽然表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原来,就在姜白王展露黄玉俑人之际,诸葛神念和薛慕华完成了传音沟通。

    诸葛神念精通阵道,道衍精通符篆,阵道、符篆多有契合,二人几番切磋,倒结下些缘分。

    此刻诸葛神念邀请薛慕华代为出手,便拿道衍说话,又赐下薛慕华若干好处,立时就说动了薛慕华。

    反观薛慕华在此无依无靠,性命危在旦夕,有诸葛神念为依靠,也是存身所在。

    薛慕华话落,诸葛神念得意笑,抛过颗九阴丹,和件赤红软甲,朗声道,“且与你助战。”

    如此来,陷入争端的感魂老祖,计有战天子,梵摩苛,诸葛神念,姜白王四人。

    除此四人外,独有牧神通,妖骏驰没有表态,牧神通作为苦主,自无须说,当下,众人的视线皆朝妖骏驰投去。

    妖骏驰道,“块界牌,何劳六方争抢,本尊无佳徒,无力借,无宝物,只好作壁上观,静看大戏。”

    他非不争,而是无从争,此次入神殿,他纵横捭阖,占得便宜却是最大,此刻,战天子,牧神通等人了疯般相持,他无从下手,注意力早早地转到那被大阵锁死的三块界牌上了。

    妖骏驰表明了态度,争端各方业已明了,牧神通重重拍打许易肩膀,“小辈,本尊没什么要赠你的,能和战天子的那位吹上天的脉剑高徒,相持到最后,足见你的本事,本尊干脆把话给你挑明,抢回这界牌,还则罢了,若是抢不回来,本尊必将天涯海角的追杀你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牧神通虎目精光直冒,死死瞪着许易,似要将满身的威压都加到他身上来。

    许易双目充满了懵懂,“前辈和我说这个作甚,莫非真要我下场去争界牌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牧神通险些头栽倒在地,敢情这位大爷是半点羞愧之心也无,根本就没想着替他牧某人夺回妖牌。

    “牧前辈,看你的表情,你是真想要我下场?这不好吧,我还是那句话,你要怪就怪旁人,怪不得我,我是实心实意要和你交易。至于你恨我也好,追杀我也罢,我都认了,这会儿下场,你看这满场的凶神恶煞,妖物怪兽,我总得保命为上。”

    口上如此应承,许易心早腹诽开了,“笑话,想要老子使力,还不肯下好处,说什么追杀云云,能吓得着谁,话说回来,要是真离开此处,你们这群老菜帮子能放得过老子?虚言恫吓,真当老子是三岁小孩。”

    牧神通简直要气结,在他心里,这青衣小贼罪孽深重,根本就不该让自己说话,就该拍胸脯表决心,哪里知道,到了这位竟然推三阻四,根本就没有半点应当应分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,若非理智尚存,再三压住心头要砰天的怒火,他真能生生将许易揉碎了生吞了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