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二十九章 变起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本尊立誓,在此间护佑你周全,谁若攻击,便等若攻击本尊,本尊定与其不死不休。  .”

    妖骏驰慨然出声,如重锤击鼓,响彻万方。

    妖骏驰话音方落,许易豁然推出的重拳,扯得呜呜作响的音泡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终止之际,距离周道乾不过二尺之遥,庞大的拳劲,击得周道乾面上的皮肤,都生出了波纹。

    周道乾长长舒了口气,失去束缚的身子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许易死死捏紧了拳头,澄澈的理智,拼命压抑住内心深处的狂愤和冲动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个理智的人,大仇得报在即,却没因恨忘身。

    许易杀周道乾,必犯妖骏驰心誓,妖骏驰杀许易,则犯牧神通心誓,牧神通护佑许易,则必和妖骏驰对攻,二人又互犯不得相攻之心誓。

    如此来,妖骏驰和牧神通必然破罐子破摔,届时,许易哪里还能指望牧神通维护自己,只怕这位脱出心誓束缚的牧祖,保管比妖骏驰还要急切地冲锋在灭杀他许某人的第线。

    却说妖骏驰心誓出口,震动最大的远非许易,而另有其人,正是战天子。

    当许易用铁精幻化的细绳,束缚住周道乾之际,战天子完全可以像妖骏驰般下心誓,阻止许易下杀手,以此护佑下周道乾。

    然他没做,非是没想到,而是不愿将自己继续推向危险的深渊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每个心誓,都像是把捆着无数天雷珠的锁链,虽能防敌,却也将自己深深地束缚。

    为进入神殿,他许下了六祖互不相攻的誓言。

    为得到界牌,他又许下了六祖之,谁若攻击周道乾,他必下杀手的心誓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灭杀周道乾之际,他大可以再度许下誓言,拦下许易的攻击。

    可他骤然现,层层叠叠地誓言,已将自己锁得太死。

    尤其是面对这屡屡挑战他认知的绿衣小贼,若是此贼无惧他的心誓,悍然对周道乾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他则必对许易下手,才不违心誓。

    而他旦对许易下手,牧神通则必然相阻,两方交手,六祖不得相攻的心誓,又告破裂。

    层层叠叠的心誓,就像层层叠叠的锁链,锁链的交合点,正是这该死的绿衣小贼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再下心誓,个不好,便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战天子尚在天人交战,妖骏驰挺身而出,许易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恢复到了诡异的宁静,这刹那,谁都想起这层叠的心誓,交缠在处的可怖威力来。

    稍稍思索,却现纵使再有战斗的理由,众人也再也没有战争的能力。

    层叠的心誓,已锁死了全部。

    誓之时,谁都引为制胜之道,却不曾想众誓相交之下,竟出现如此诡异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妖祖,界牌!”

    周道乾恭恭谨谨将界牌朝妖骏驰奉上,看也不看战天子眼。

    师徒虽不曾对话,却各知缘分已尽。

    妖骏驰接过界牌,甚至来不及打量,急急收入须弥环内,忽而,掌多出颗漆黑丹药,赫然正是九阴丹。

    周道乾此刻神魂虚弱至极,几将昏厥,乍见此物,如久历沙漠的旅人,寻见了绿洲。

    “妖祖,我劝你别假作好人,把这丹药收起,否则,我可就顾不得您的颜面了,我与此人血海深仇,不共戴天,妖祖若要护佑此人,我无话可说,可妖祖要给他恢复实力,在下就是拼了这条性命,也绝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作壁上观的妖骏驰,及时横插杠子,坏了他复仇大计,此刻,他又怎能允许妖骏驰相助周道乾恢复实力呢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作甚!小辈,本尊,本尊……”

    妖骏驰未怒,牧神通先疯了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今生近百年的生命,从不曾像今天这般晦暗过,自遇到这青衣小子,他就觉得自己坠入了个深不见底的巨坑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像妖族表明我的决心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许易高高扬起的下巴,冷峻的好似攀不上的高峰似。

    “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牧神通险些头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口上折磨着牧神通,许易却是知晓妖无悔定会顺水推舟答应自己。

    九阴丹可非是寻常丹药,能快修复神魂的丹药,说是重宝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阻,明着看是逆了妖骏驰的意,实际上,却是帮他省了枚丹药。

    果然,妖骏驰俊目闪动精芒,冷道,“小辈,本尊定要你品尝恶果。”说话之际,那颗九阴丹在距周道乾咫尺之地,就此消失。

    周道乾心的悲愤,委屈,几要漫灌。

    他多想也像许易这般快意恩仇般,也拿攻击其他感魂老祖为要挟,迫使妖骏驰交出九阴丹。

    且他知道,只要他威胁出声,六祖为连环心誓所缚,必定能够如愿。

    可此时如愿,又能如何,出得此殿,他能躲得过六祖的追杀。

    许易无敬无畏,他有敬有畏,这便是他和许易最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而在比恶斗狠之际,往往是那无敬无畏之辈,获得最终的胜利。

    终止了周道乾的进补,场面又恢复到了诡异的宁静。

    渐渐地,许易也意识到有件事,自己似乎忘了,那便是要怎样才能出得此间。

    已经等了数个时辰,却丝毫不见有光幕垂下,多半此间便无传送空间。

    若真如此,那问题可就麻烦了,弄不好就得生生困死于此地。

    “诸葛兄,想个办法吧,不管是攻破囚云,还是寻找出路,二者皆事不宜迟。”

    妖无悔得了界牌,可谓六祖之,收获最大的位,既有所获,离去之意自然最为强烈,如许易,他亦意识到出路恐怕是场间众人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方落,众人头顶上空的那方空间,陡然迸出耀眼的光亮,天空之,阵阵星纹显现,繁复的图案各自诡异的交织,竟生出个巨大的能量场。

    “暗山!”

    “不好,有大能自外界来此。”

    战天子声断喝,所有的人瞬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外界,对大越这贫瘠之所,是何等高不可攀的存在,即便不曾见到这破界之人的真神,可提外界,便连战天子也自然而然地将“大能”的称呼,加诸其身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