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三十九章 祥瑞之鸭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当即,老鬼化作缕轻烟,朝晶玉骷髅眉心投去。≥≧  ﹤.1ZW.

    才将没入,莹光闪,老鬼被弹射而出,聚成形象,围绕骷髅盘绕圈,心念动,当即化成这骷髅的形象,整个儿朝那骷髅重叠而去。

    他和骷髅同在阴河浸泡了数百年,本身的气息极为相近,先前不能没入,乃是骷髅本能地拒绝,此刻,幻成骷颅的形象,气息又完全致,晶莹骷髅空荡荡的眼眶,直勾勾地注视着他的形象,果真不再排斥。

    十数息后,始终保持个姿势的晶玉骷髅忽的大动起来,先是高跳,继而满场乱奔,随手轰出拳,残缺的神殿墙壁,便会多出个巨大的破洞来。

    忽的,晶玉骷髅仰天狂笑,笑声初歇,化作巨声自语,“嗬嗬,老夫也有今天,等着,都给老夫等着!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晶玉骷髅化作道长虹,直射天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新下过雪,层叠的林间,既静且素,时不时地传来两声鸟啾,越衬得空林静寂。

    个小雪团儿,自高大的皂荚树下滚了出来,仔细分辨,却是只鸭子的形状,周身被雪,只对蚕豆大的乌黑的眼珠子裸在外面,四下打量番,雪团飞般地挪到下棵大树之后。

    急飚进,震落不少身上的雪团,鸭子的形象越分明,狸猫大小,羽毛艳丽,顶上簇金冠,蚕豆小眼灵动,赫然正是瑞鸭。

    瑞鸭见身上的雪团掉落,头扎进簇雪堆,蘸了满身,再度小心翼翼向前滑去。

    似乎身上的积雪,便是最佳的遮掩,积雪不厚,不足前行。

    如是这般,瑞鸭在林穿行了数个时辰,从朝日初起,到日影西斜,不知是积雪果然有用,还是小心谨慎无差,倒让他安然穿过了整座密林,却被条蜿蜒溪流,阻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那溪流极阔,对面望无余,却是处断崖。

    行到溪边,左右张望,瑞鸭喃喃自语,“怪哉怪哉,明明是九二,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之卦,路西行,必偿所愿,怎会是这样?”

    正踌躇间,上游飘来团漆黑物什,瑞鸭顾不得藏匿,小翅膀扑棱棱,勉强腾起丈高,朝那漆黑物什腾去,到得近前,张开的双翅陡然合,硬生生栽落下去,眼见便要落水,又拼命扑腾,才又腾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嘎嘎,奶奶的,烤成焦炭了!”

    瑞鸭先前实在是惊着了,叫唤两声,想把焦炭阻住,可他的小身板,实在无能为力,只好路追着焦炭飞腾,路跟行了十余里,焦炭在处浅湾,靠岸止住了。

    瑞鸭赶紧在岸边落了,跳上焦炭身来,在他胸口听了听,丝毫无有动静,在他鼻腔处贴了贴,更无半点呼吸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死了?不可能,我的卦术天下无敌,若真死了,怎会显此吉卦?”

    瑞鸭嘟囔句,扑腾着小翅膀,满世界乱转。

    殊不知,化作焦炭的许易,同样万分着急。

    此刻,许易的状况吊诡之际,明明身体几乎没了生命的迹象,灵台之,片清明,对外界的存在,感知如常。

    当时,阴劫落下,他被击了个正着,饶是以二次妖化的强大妖躯,也抵挡不住大阴劫的可怕威力,纵使那道阴劫先穿过神殿墙壁有所减弱,且绝大多数的劫力,冲着暴兕而去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丝毫无可抵御。

    雷霆之力灭杀生灵,往往是先灭其魂,再灭其身。

    阴魂最惧雷霆之威,像大阴劫这般恐怖的雷霆之力,击而下,神魂俱灭,魂死身自亡。

    反观许易,穿越时空,阴魂凝实得过分,又先后遭遇两次云劫,灵台之,两条电鞭护体,阴劫虽强,却也不足亡他阴魂。

    吊诡的是,阴劫过后,他灵台之的两条电鞭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条电弧模样的圆环,笼罩在他阴魂小人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正如适才所言,阴劫灭杀生灵,往往是先灭阴魂,再亡肉身,无阴魂主导之肉身,必定毁灭。

    许易的阴魂未灭,肉身受创虽重,却得益于他在阴劫未落之际,抢先服下枚漏丹,和大把的极品丹药,丰沛的源力和药力,拼命地维系,这具身体才没立时毁灭。

    又得益于他及时激的那张符篆——避水符,虽入大海,却得以被护佑,风急天高,波涛浪涌,避水符力,三日而竭,其时,他那焦炭般的妖尸,已复作人形,只是依旧焦黑。

    所处之地,也从大海,汇入湖口,随波逐流,辗转汇入此处。

    而身体的点生命力,也随着这漂泊,缓缓流逝,已至将亡,偏生他身体已虚弱至极,阴魂再是强大,也无法操控身体。

    这数日的漂泊,他从最初的焦躁,烦闷,到最后的绝望。

    直到瑞鸭莫名现身,他将死之心,又陡然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偏生他连抬下小指也不能,遑论言语,人妖,无法交流,唯有各自焦躁。

    团团围着许易焦炭般的身子,转悠近两柱香的光景,瑞鸭忽的仰天打了个鸣,嘎嘎道,“罢了罢了,赌把,不为别的,小娘皮对本公子不错,危急关头还不忘救护本公子,若是眼睁睁看着他的小情人死在本公子眼前,大大的不好,奶奶的,算你好命,本公子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嘟囔已闭,瑞鸭忽的腾身上岸,捡了根树枝,在雪地上划拉起来,却是给许易留字,让他知晓,是哪位大爷关键时刻救的命,莫忘恩情,以及如何偿还报答云云,洋洋洒洒写了上百言,方才住笔。

    尔后,但见他口念念有词,顶上的金冠忽然破口,飞出滴圆润瓷实如珠的金色血滴,朝许易嘴角掠去,沿着他的嘴角,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血滴才钻入许易嘴角,瑞鸭嘎嘣下,歪倒在地,顶上金冠陡然变色,灰扑扑团。

    那滴金色的血滴,可真救了许易的命,庞大的源力,滋润着即将干涸的身躯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柱香,许易的身体重新有了温度,聚集半晌气力,手指终于动弹了下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