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五十三章 昆仲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避身让开,专心地吃着卤煮,红艳艳的辣椒灌满油汪汪的大肠,入口,满腹生火,生的烟火气都有了。[ ? 〈〈 ].]〕1?ZW.

    正因留恋人间美味无数,许易实在弄不明白,那些宁肯服用辟谷丹,也不肯进食的家伙,脑子里在想些什么,即便真成了神仙,这般日子又有何乐趣。

    清心寡欲,岂是修行真意?

    吃到酣畅处,他仰头将酸爽香辣的汤汁饮而尽,就在这时,有呼声传来,“易兄,可是易兄。”

    循声看去,许易陡然怔住了,“易兄”却是唤他,唤他那人正被那队兵士索拿,除他之外,还有四位俱是熟人。

    “熊兄,诸位昆仲,缘何在此。”

    许易丢了卤煮,快步上前,拦住众人。

    原来这五人,正是熊奎等师兄弟,夏子陌的诸位师兄。

    只看夏子陌的面子,许易无论如何不能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胆敢阻挠公干,退开。”

    位方面军士大步上前,怒声喝道,手尖枪已抵住许易咽喉。

    许易眉峰骤冷,笑道,“这位兄弟,说话就说话,何必动刀动枪。”话音方落,两指夹出,咔嚓声,枪头应声而折。

    这手露出,满场巨震,那可是寒铁锻造的枪头,坚硬无比,能只凭肉掌夹断,这是何等巨力。

    “阁下到底何人,缘何阻拦我等执行公务,莫非要挟技自强,真以为我大越王法,杀不得人!”

    青袍官吏自马上跃下,横在许易身前,双眉斜飞,怒目圆睁,丝毫不惧许易所展现的本事。

    此间可是神京,皇权近日大涨,纵使感魂老祖怕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,为难执法差役。

    青袍官吏乃刑部辖下,虽不入流品,却顶着刑部的招牌,胆子自是泼天之大。

    枚官戒凌空飞来,青袍官吏接在手,面上微微变色,冲许易拱手道,“敢问是哪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许易傲然道,“本官禁南卫副统领,这些人犯了什么案子。”

    青袍官吏面色再变,“原来是副统领大人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官戒看颜色,的确是副百户所有,又在神京之,敢于冒认官身者,未曾与闻,故而,用不着滴血而验。

    而禁统领,多出自勋贵,南卫副统领已是禁高阶将领,本身就代表了皇权。

    青袍官吏拿刑部的大旗,能唬得住寻常修士,却唬不住禁卫统领。

    说话儿,青袍官吏交还官戒,告禀道,“这些草民,偷窥禁,罪犯大逆,故而拿捕,往有司,不知大人拦阻我等,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我当是何事,这五人皆是我的旧友,是我让他们于禁寻我,可能他们久等不至,才有此误会,却是我的失误。”

    青袍官吏微微皱眉,“大人这是何意,莫非要我私下放了这几人,庶难从命,若果是误会,还请大人到刑部衙门说清,切莫为难下官。”

    此来正论,他负责抓人,却不负责放人,若将人放了,却又如何向上差交代。

    “去刑部?我看没这个必要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请大人别为难下官。“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肯通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非是通融的事,若不将人带入衙门,叫下官如何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用这个交差。”

    许易抛出面金牌,大手挥,陡起阵狂风,将众军士荡开,几道细不可觉的气流射出,叮当阵乱响,熊奎等人身上的锁链,尽数破开。

    “要人,去三皇子府。”

    许易丢下句,卷着熊奎等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青袍官吏捧着那枚金牌,怔在原地,左近军士道,“大人,此人太过嚣张,不如鸣哨,自有巡天使来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啪的声脆响,那军士面上重重挨了耳光。

    青袍官吏举着金牌,怒道,“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,三皇子令牌,你不怕死,我还怕死呢,就是巡天使来了,见了三皇子令牌,又能怎的,蠢货,还不赶紧开路。”

    许易引着熊奎等人,就近进了间饭馆,直入二楼包厢,扔出张金票,打了准备喋喋不休介绍的小二,还未来得及开口。

    却见熊奎等人已翻身跪倒,称谢不已。

    许易赶忙扶起诸人,说道,“熊大哥,你我乃是故人,又有并肩作战之谊,何须如此客气,不知诸位惹上了官司。”

    熊奎道,“易兄弟,说来话长,对了,不知易兄弟如何成了官家人,若真是官家人,我等兄弟有重托于易兄弟,还望易兄弟答应。”说着,竟又拜倒在地,其余四人亦拜倒。

    许易和熊奎等人会面,只在古墓之战前后,始终以易某自称,故而,熊奎等人始终不知他真实名姓。

    许易再度扶起众人,慨然道,“贤昆仲再多礼,易某立时便走,到底何事,道来便是,能办的,易某必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熊奎等人和夏子陌情逾骨肉,单看这层关系,他便没有推脱的道理。

    熊奎谢过,说道,“不知易兄弟可还记得我等小妹夏子陌。”

    许易心掉,“如何不记得,令妹冰雪聪明,蕙质兰心,不知近来可好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惭愧,夏子陌失踪,他自问责任不小,此刻却只能推作不知,心道,这几位定是来寻夏子陌的,我都遍寻不得,你们又何处寻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熊奎转头就吐出了惊雷,“实不相瞒,我等小妹旬月前,留书出走,我等多番打探,历经辛苦,近日终于摸着些影子。”

    原来,夏子陌自觉妖化越来越严重,为避人妖大妨,不愿几位兄长难做,便留书出走。

    自此,熊奎等人便开始了艰难的寻访之旅。

    “夏姑娘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许易还以为熊奎等人终于听到了奇妖传闻。

    熊奎道,“三日前,天佛国献礼使入京,老三竟在献礼使的花车,现了小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许易蹭地站了起来,对剑眉险些飞出去。

    夏子陌的踪迹,他无时无刻不惦记,好容易有了瑞鸭作引子,可这瑞鸭为搭救于他,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自他返回浮屠山后,便托付晏姿照顾,每日宝药、丹药,不曾断绝。

    可这瑞鸭迟迟不肯苏醒,叫他欲问无从问。

    哪知道,竟在此处得了夏子陌的消息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