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五十四章 补子胡同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熊奎等人几经变故,精神不振,满心皆在夏子陌的安危上,并不曾体味许易的过度震惊。〔 (? >.}〉1>Z?W>.??

    熊奎道,“老三,拿留影珠与易兄弟看。”

    狮面大汉取出颗乌黑珠子,送入掌力,莹光放出,渐渐演绎,汇成画面。

    繁华的神京街市,队雪衣佛陀组成的队伍,缓缓而来,摇铃,捧经,执锡杖,坐莲花,不而足。

    间的架花车,最是华丽,鎏金缀玉,凤头龙尾,位雪衣女子安坐其间,那女子生得,生得种说不出的滋味,用美用艳,以不足以形容,只是见,便叫人砰然心动,恨不得将心肺都掏出来与她。

    许易怔怔许久,透过那颠倒众生的美色,终于认出夏子陌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胸口好似被股热流堵住,激动得他恨不能拳将这屋顶破开。

    他太兴奋了,夏子陌安然无恙,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。

    熊奎道,“我等亦不知晓,只打探出那是天佛国的献礼使,七日之后,是天子圣寿,亦是新科举子觐见开颜,王廷开启琼林宴之日,那时各国献礼使会并参加。天佛国领队的是天禅寺的九如禅师,那天佛国近来国势大衰,王廷内乱不堪,乃蛮国趁势南下,天佛国七日丧地千里,天禅寺身为天佛国的国寺。”

    “历届献礼,皆不曾由国寺高僧出马。此次派遣九如禅师前来,定有重任。只是小妹怎地和他搅作路,还坐上了花车,却是我等怎么也猜测不透的。今日,我等兄弟,实在熬不过,便在理藩院外张望,那理藩院靠近皇城,不巧刑部巡城使窥见我等,为建功劳,便将我等抓拿,多亏易兄弟,否则我等怕是要充军三万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九如禅师”、“天禅寺”,两个词汇才方入耳,遥远的回忆便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了尘正是出自天禅师,也曾提过“我师九如”,许易还惦记着待他离开之前,托付6善仁将阴极珠送往北地,归还天禅寺。

    争奈在此处听到了“九如禅师”的名号,更未想到这只在记忆深处的名讳,会与心爱之人,联系在了处。

    见他怔住,熊奎心下掉,“易兄弟,可是事情极度难办,若是在银钱上有所短缺,我等当竭尽全力供给。”

    许易挥挥手,“哪里的话,此事易某帮定了,贤昆仲,此地非久留之地,先前那小吏掬糜诸位之事,虽算不得大,却是留了案底,在案底未消解之前,我还是带贤昆仲,去安全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全凭易兄弟安排。”

    这数月追寻,熊奎等人已耗尽心力,此刻,得承许易大包大揽,心头憋着的口气,全松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跑堂小二引着侍者前来布菜,水6杂陈,山珍海味,摆了桌子。

    许易指着满桌菜肴道,“那好,咱们先大吃顿,再是焦急,这饭总是要吃的,吃罢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熊奎等人更不推辞,辛苦多日,不知多久未正经吃过饭,今次寻到依靠,见得这满桌佳肴,五脏面立时造起反来。

    许易更不客气,招呼句,自己先动起手来,他这动手,熊奎等人也失了拘束,各自开动。

    餐饭吃得风卷残云,顷刻,满桌食物,便入了五脏庙。

    饱餐顿,许易径自引着熊奎等人,朝安庆侯府邸寻去。

    听见他二度造访,大管家依旧热情来迎,声许先生道出,熊奎等人满是诧异。

    许易解释两句,指着大管家道,“此五人乃我好朋友好兄弟,暂时惹了官司,劳烦大管家照料几日,待某去消解了案子,再来提人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笑道,“什么案子,还要先生费心,若是用得着,老奴走趟便是。”

    许易摆手道,“就不劳烦大管家了,举手之劳而已,大管家帮我照顾好诸君就好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不再强求,抱拳道,“许先生放心,这几位客人,老奴定照顾妥帖,绝不出半点纰漏。另外,侯爷先前着人传下话来,若是先生今日到来,便留先生在此住下,侯爷晚些便归,有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许易点头道,“晚些许某必归。”

    话罢,转视冲熊奎等人道,“贤昆仲且在此住下,刑部那边,我去走个流程。此外,令妹之事,我也亲自去打探二,诸位不必忧心,细说来,我与令妹也算同生共死过,早在心里当她是极好的朋友,既然令妹有事,在下敢不尽力?”

    熊奎等人又是阵千恩万谢,掠去不提。

    出得安庆侯府,西行三十米,便有处轨道站点,等候不过数十息,十余头怒狮拉着列车,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上得轨道列车,转了两站,直趋城北,很快便入了内城,寻到补子胡同所在,眼睛才扫描,便瞧见座府邸格外张扬,明显戳出同排门帘大截,匾额上赫然书着“三皇子府”,金光灿灿,生怕不够显眼。

    话至此处,许易赶赴此处,所为何来,已然明了,正是为这位三皇子而来。

    昔日于猎妖谷,他对这惹他讨厌的三皇子掬糜而不灭杀,看重的正是其人身上的能量,以及对他安顿后事,或有裨益。

    未料,才入神京街市,埋下的伏笔便用上了,他朝青衣官吏抛出的那枚金牌,正是得自三皇子的须弥环。

    此刻,他要替熊奎等人销案,以及打探夏子陌的下落,还得着落到这位三皇子身上。

    东行十余米,便折进了补子胡同。

    补子胡同,顾名思义,来往之人皆着补子官服,正是朝廷大员寄居之所。

    许易仅记得这个胡同,故而,当初告诫三皇子在某处弄个宅子,方便他上门的时候,便道出了这补子胡同。

    说是胡同,路面之宽,能撵上街市的驰道。

    大雪初停,夕阳却从厚厚地云层跳了出来,淡金色的轮,映在银雕般的城池,好似铺了层玫瑰金。

    两边的大宅,角楼之,无数的轩窗被推开,眺望着这难得之景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