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五十八章 不亲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青砖垒就的小院,不过半亩见方,莹莹覆雪的院落正,几株红梅开得正艳。?[(?<〔<?  ).)〉1)Z?W〉.

    红梅树下,坐着位雪衣僧人,赤足被履,张白皙得过分的脸蛋,看不出容貌,却明艳如少女,点点梅花,落在如雪肩头,整个人好似坐在画。

    双修长的玉掌,正抚在张赤青的七弦琴上,许易才放落定,十指勾动商羽,悠扬而空灵的琴声传来,如自青翠峰下流淌而出的溪水,淙淙融融,又似掠过千万葱茏的林风,清清柔柔,抚得许易躁动不安的心思,也渐凝绪。

    琴声落定,那妖艳僧人轻轻抚弦,“居士有缘,得闻老衲曲清心咒,不知心躁动和欲念,可曾消解几分。”

    许易躬身道,“大师琴音清妙,如听仙乐耳暂明,冒昧造访,还望海涵。”

    熊奎所言,九如等人上京,是因天佛国和乃蛮国战乱不敌,大越天子好色,夏子陌被拘,定是九如到要将夏子陌进献给大越天子。

    此言所合乎逻辑,到底未有确定,况且,因为了尘的关系,他对天禅寺天然怀着股亲近之情。

    适才拔高而进,不过是心神激荡,此刻,却生出惭愧来。

    雪衣艳僧道,“无妨,相遇便是缘分,不知居士此来何事?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不瞒大师,听闻有故人在此,心怀激荡,特来相会。”

    雪衣艳僧如漆墨眉微微掀开,“不知居士近来可曾造访过北地?”

    许易不知此问何意,依旧恭敬,“不曾!”

    雪衣艳僧轻轻拢袖,“老衲与两位弟子,久居北地,禅院紧闭已有数年,却是不曾见过居士,故人之说,恐怕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皱眉,取出留影珠,送入掌力,夏子陌乘坐花车的画面浮现出来,他指着画人来,“便是此女,乃是晚辈故人,晚辈友人传讯,亲见此女在此,还请大师赐见。”

    雪衣艳僧道,“原来如此,看来居士是真的误会了,此女乃老衲二徒,自幼养在身边,从不曾示人,今此随老衲朝见大越天子,乃是生平第遭出门,想必是居士故人与老衲劣徒生得太像,茫茫人海,此事常有,恕老衲难以相助。”

    许易脸色微变,心对雪衣艳僧的好感飞下降。

    他有感知精妙,识人辨人,妙法无双,莫说夏子陌没变化面貌,就是变换了面貌,又岂能逃得过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雪衣艳僧派高人风范,却大义凛然地说着谎话。

    他强按下心焦躁,“敢问大师名讳?”

    雪衣艳僧双手合十,“老衲法号九如。”

    许易暗暗吃惊,他只听熊奎说,此次天佛国献礼使带队的是九如禅师,却不曾想到,这漂亮到妖艳的僧人便是九如。

    他心的恩师了尘,年岁便在不惑之间,九如既为其师,至少是花甲老人,却没想到却是如此明艳的年僧人。

    听是九如,许易面上的冷硬为之敛,抱拳道,“见过九如大师,实不相瞒,晚辈和大师驾前了尘师父,有师徒之谊,如此算来,九如大师与晚辈,亦算大有渊源。此外,晚辈在这神京之,认识贵人极多,大师若真有事托付朝,晚辈可代为转圜,定叫大师如愿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隐晦,却道明了两层意思。

    ,我与你九如,乃是故人之交,是自家人,对我没必要玩虚的。

    二,你来神京做什么,我大约也知道些,若有需要,直接说明,我完全可以代办,没必要使旁的下作手段。

    许易自信以九如的智慧,当能听懂话音。

    岂料,他话音方落,道青影自西侧厢房冲出,人影未定,喝声先来,“了尘那贼厮,竟还传下了孽脉,明知师尊在此,那番邦孽徒,还不上前领罪。”

    身形落定,却是个青衣赤足的壮硕青年。

    许易眼角骤冷,“尊驾口上留德,若再辱及家师,休怪某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若非了尘临死之前,仍旧再三交代要他将阴极珠送归天禅寺,明显是极念师门之恩,许易立时便得翻脸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北辰住口!”

    九如及时喝止,因和许易对过招,他对许易之能,深深忌惮,若非如此,焉会始终以言辞和许易纠缠?

    喝退北辰,九如叹息声,缓缓道,“我那劣徒虽是异域番邦,我始终视之如赤子,争奈步行差踏错,再难回头,不知其人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许易敛眉道,“了尘恩师业已先逝,留下遗愿,让我将阴极珠送归天禅寺,既然在此处相遇大师,便就物归原主,也算完成了尘恩师遗愿。”

    话罢,阴极珠现在掌,朝九如递去。

    阴极珠于他,亦算奇助,无此物,在这壁垒森严的大越修炼界,他根本不可能修习到不败金身和星移斗转,这两大神功。

    而无此两大神功,结成怨胎之际,他哪里还有余力参与诸多争战。

    虽是奇宝,可了尘遗命,他从未想过违背。

    不管九如,北辰,如何看了尘,了尘将死之际,终归惦记师门。

    许易受了尘大恩,更不愿忤逆其意,令其泉下不安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于他当今的修炼境况,阴极珠的功用,基本已经画上了休止符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借助阴极珠修行,须得捉拿阴魂。

    修行到他如今的境地,除了感魂老祖的阴魂,旁的阴魂拿来,根本无用,但因,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功法,而是全力冲击感魂。

    北辰如灵猴般跃,伸手将阴极珠摘走,双目莹莹生光,忽的,怒视许易,喝道,“好贼子,此珠用过,如此邪物,岂是你用得的,看贫僧为天下除此妖孽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左掌凌空急摆,道煞气聚成的大手印凌空而现,裹挟着强烈音爆,朝许易猛烈拍来。

    许易嘴角泛冷,左掌急抓,星移斗转催动,大手印凌空消散,只余满堂劲风,吹得寒梅纷纷。

    “九如大师亦视此珠为邪物?”

    许易看也不看目瞪口呆的北辰,直视九如问道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