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六十一章 敬而远之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九如剑眉扬,暗道不好,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了尘余孽,竟和这明艳女郎有着如此深沉的关联,知晓这明艳女郎睹得旧物,做出这番情状,其来历有假,定然瞒不过这小贼去,心顿生焦躁。?<〔 <( ?.1ZW.

    许易道,“姑娘是否身体不适,不如先入内休息。”

    雪衣女郎揉揉脑袋,正待答话,却见北辰连声呼痛,赶紧回到了尘身侧,小心扶了他朝厢房行去,再不看许易。

    尽管在她的潜意识里,对眼前的这个青衣青年,有着莫名的好感,可相比“自幼相伴”、情根深种的辰哥哥,那青衣青年不过是个外人。

    目送雪衣女郎入屋,许易转视九如道,“没想到堂堂天禅寺的有道高僧,竟是这般德行,有道是,出家人不打诳语,老九你适才说的谎话,恐怕也够筐了吧。”

    早料到许易必有挖苦,许易话出口来,他自有唾面自干的风范,岂料“老九”二字出口,杀伤犹在“老三”之上,直刺得九如明艳的面部青筋直绽。

    高喧声佛号,压住心狂躁,“人既然见了,居士还请自退吧,居士既是官家人,当知此是何地,两国邦交之重,怕不是区区个副百户小官,能扛得起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若我要带人走,漫说什么邦交,就是大越天子在此,老子说屠也就屠了。”

    九如惊得连退数步,怔怔望着许易,心沸反盈天,魔头,真正的魔头。

    大越皇权虽不张已久,然原重道统,便是大凶大恶之人,敢诋毁皇室,也绝不敢侮蔑天子。

    眼前的妖孽,非但说了,竟还当着他这进献使者亲口道出,其心的狂悖、跋扈,该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“好好待观音婢,我还会再来的,若现她受丁点委屈,老子杀上金銮殿也要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许易身形展,便到了院墙之外。

    已有大批兵丁朝这边围来,显然此间的动静,到底惊动了旁人。

    好在那青衣小吏,与三皇子派来的小厮皆在门外等候,二人出马,尤其是后者亮出三皇子金牌,顿时平息风波。

    出得理藩院,许易嘱托小厮代为去刑部行,代为消解熊奎等人案底,便自朝人潮深处挤去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心绪烦乱至极。

    明明牵挂已久的人儿,便在眼前,却只能相隔如年,相聚如烟。

    更得眼睁睁地看着她,对旁人呵护关爱。

    的确,他有的是手段,救出雪衣女郎。

    可那样做的唯结果,便是相逼成仇,赠与雪衣女郎痛苦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雪衣女郎如今的境况,恍若陷入漫长的梦魇。

    然,再是梦魇,她在梦魇,过得平宁安静。

    他自舍不得打断她的这种平宁安静。

    饶是理智告诉他,当务之急,正是找到破解九如邪术的秘法,可心的悲凉、萧索,绵延而来,不可断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才入厢房,北辰伸手推开了夏子陌,即使配着印了戒疤的光头也依旧俊俏的脸蛋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“拿来!”

    北辰大手伸来。

    雪衣女郎面有惭色,将须弥环取出,咬了咬丰润的嘴唇,“辰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北辰打断道,“我不与你说话,把本子和银梭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雪衣女郎泫然欲泣,依言取出册子和银缩,北辰劈手夺过,方要毁掉,九如已立在门边,“北辰,将东西还与观音婢,你过来,为师有话问题。”说罢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北辰怔了怔,恨恨将须弥环并本子、银梭,掷在塌上,别过头去,“我对你太失望了……”叹息声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雪衣女郎的眼泪成串地坠了下来,心惭愧极了,蜷缩在塌上角,回想起过往种种。

    辰哥哥和自己起爬山采药,教自己轻身功夫,给自己配药,帮自己编花环,唱歌给自己听,那催人泪下动人心魄的歌谣,她现在都还记得,“岭上花开千万种,?梅花哥对有情钟。野草杂花不乱采,独采咱姑花这蓬。看见好花心触动,常常怀念在心……”

    北辰快步出门,行到梅花树下,被九如如电双目逼得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!”九如声如晨钟。

    北辰抬起头来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九如道,“真真幻幻,观音婢身在局,分不清楚,你在局外,莫非也分不清?还是菩提心死,妖莲心动,要自入迷魔?”

    许易猜的不错,雪衣女郎正是被九如以秘法灌输了记忆。

    那日,夏子陌破茧复生,被九如车队遭遇,见得夏子陌惊人美貌,正苦无办法的九如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而夏子陌复生之后,行止虽如常人,记忆却近乎消失。

    见得此种情形,九如越认定北辰说得不错,此女乃是天赐天禅寺,要其成事。

    当下,他不惜耗费天禅寺至宝幻蜃珠,编造记忆,打入夏子陌神识,这才有了眼前的变故。

    北辰在那编造的记忆,与夏子陌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正是九如用来牵制夏子陌的手段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,九如殚尽竭力的谋划,只求万全,许易的突如其来,以让他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而许易到来,造成的连锁反应,让他陡然现自己的这位佳弟子,似乎也在飞快地朝不安定因素转化。

    北辰强稳心神,说道,“师尊放心,北辰心自有佛。只是那魔头,日不除,只怕会坏师尊大事。”

    九如道,“既知是魔,没那降魔手段,就该敬而远之。如此看来,观音婢已是招险棋,好在此人颇有顾虑,否则就成盘死棋子了。”

    北辰不以为然,“我等身在驿馆,那人口上再是张狂,也不敢在此间抢夺。”

    “愚哉!”

    九如重重扫他眼,“能在此间光明正大言说弑杀大越天子之辈,天底下还有他敬畏的,依为师看,此人不过亦被情所困,不取这观音婢,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,也好,有此顾虑,便有腾挪的空间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后来,几成自语,自语罢,改面目,严厉说道,“自今日起,你对观音婢,要敬而远之!”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