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百六十四章 阴柔公子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强忍着擒拿北辰的心思,身形展,混入人群。(  W)W>W}.1ZW.

    不知他将珠子掷入湖的不少,直朝他迫来,但能跟上他转的尤为稀少。

    只有七位精通遁术之辈,急急追来,许易挥掌送出,整个江面,陡然炸起长达三十丈的澎天水幕。

    只这下,追击而来的七人,各自止步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,便有如此威力,再追上去,那就是不识抬举,罔顾人家的活命之恩。

    转瞬,许易便掠过宽达十余里的辽阔湖面,踏上了对面的堤岸,正待举步移开,天空陡然多了片莹莹光之物,却是万千颗珍珠,自天空洒落。

    许易送目朝湖瞧去,却见条巴掌大的通红鲤鱼,不住地在湖面俯跃,许易将苍月角噙入口,却听道清脆的妖言,“多谢恩公,多谢恩公。”

    妖犹念恩,许易冲那通红鲤鱼微微颔,掌间气流涌动,将那满地珍珠尽数摄入,收入须弥环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修为和财富,哪里还留恋人间珍宝,只是小妖片好意,他不愿辜负。

    收罢珍珠,径自朝安庆侯府行去,他才想起大管家的交代,要他有空,今晚务必回归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市灯如昼,星火隔双愁。

    此刻,争珠之战已落下了帷幕,带来的震撼已渐渐归于平淡,只是余波未消,不住有强大修士冒着犯禁的危险,掠空而来,俄顷,便有大队兵卒,封锁了湖面,队队的水卒,跃入湖底,探寻究竟。

    惜乎此玉黛湖,外连苍龙江,内接小商河,水系纵横,蜿蜒千万里,整条水脉甚至直通大海,要想寻找那珠子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风波消散,北辰心绪不宁,连师门秘传的清心妙法,也始终止不住如沸的思潮。

    短短数个时辰,连数次在同人手下,束手束脚,以至于最后甚至失了争雄的胆气,这个现,让他倍受打击。

    不知觉间,心隐隐生出恶念,动不得你,我还欺不了她么?

    岂料,此念方起,便听道声音传来,“这位大师,狰眉狞目,分明是动了恶念,大师身为佛门人,如此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北辰循目看去,却见湖边柳林前的间简陋酒肆,位眉清目秀,气质阴柔的青年公子,临风而坐,手持粗瓷杯盏,正冲自己遥举示意。

    他心绪不佳,实没功夫理会不相干之人的讥讽,正待离去,却又听那阴柔公子道,“大师分明是有心病,我有心药副,保证药到病除,不知大师可愿试。”

    北辰心冷笑,举步直行。

    他乃佛门高徒,自忖佛法广大,区区两句江湖常见的欺人之语的开场白,又岂会入他胸怀。

    那阴柔公子轻嗫口,传音道,“若我所料不错,大师所患之人,必是身着甲乙之色。”

    此话方出,北辰迈动的步伐,嘎然止住。

    五行卦有曰:东方甲乙木,甲乙属木,木主青,甲乙之色,便为青色。

    “方才你也在场?”了尘冷道。

    他只当对方现了适才他和许易的争锋。

    阴柔公子道,“在不在场,有何相干,大师只需知道,你有心疾,我有心药,保管药到病除便是。”

    北辰踌躇片刻,举步上前,说道,“你到底是谁,寻贫僧到底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阴柔公子举手替对面的茶盏,满上杯,举手道,“大师只需知道,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,在下相信当和大师有共同话题。”

    北辰坐下,平视阴柔公子,“有话且说,贫僧倒要看看你的道行有多深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当此良辰美景,朗月清风,既然相逢,也是种缘分,何不共饮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,阴柔公子端起茶盏,冲北辰举了举。

    北辰端起茶盏,微微凝视,催动宗门秘传的辨毒绝技,果见无异,举杯轻轻碰,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阁下现在总该说说,到底是何共同话题了吧?”

    北辰刀口杯盏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阴柔公子轻轻笑,大手抓来,北辰心下惊,握住杯盏的左手,已被那阴柔公子握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作甚!”

    北辰吃惊非小。

    者,以他的本事,竟没能避开,眼前这阴柔公子怕不比那青衣狗贼还要年轻,大越天下,青年英雄未免太多!

    二者,修士之间,最忌讳肢体接触,像这种只手臂操于人手,无异于半条命捏在了别人手。

    北辰惊怒交集,方要反击,那阴柔青年的大手陡然传来股刺骨的冰寒,再下瞬,他便失去了只觉。

    忽而,阴柔青年的双目越来越亮,好似对明晃晃的灯笼,随后,北辰迷失的双眸也渐渐亮起,渐渐泛起绿光。

    十数息后,绿光收敛,北辰双目恢复了清明,语不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阴柔青年哈哈笑,宛若枭啼,惊得四周茶客,尽数看他,却见他三两步,已到百丈开外,随即,消失于茫茫夜色之。

    “阴气森森,晦气!”

    青衣小二暗骂句,快步上前收拾桌子,才抓起先前北辰所用的茶盏,粗糙红润的大手,已肉眼可见的度开始腐烂,撕心裂肺的哭号划破天际,飘得老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易再跨入安庆侯之际,安庆侯已经回来了,正在暖厅大宴宾客,接受宴请者,正是熊奎等人。

    富丽堂皇的暖厅内,灯火辉煌,宽阔的壁炉内,热烈燃烧的西海沉香炭,散出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纯水晶的大型餐桌上,山肴海酒,海6杂陈。

    更有妖男俊女或殷勤捧酒,或鼓瑟吹笙,整个场面快赶上宫廷盛宴了。

    见得许易到来,安庆侯极是欢喜,才上前来,便把住手臂,笑道,“你老弟这般待客可不对啊,都是自家兄弟,哪里能往我这放,便唱起空城计来。”

    他对许易能将熊奎等人,安顿在自己府,极是欢喜,说明了这位完全把自己当了亲近之人。

    熊奎等人也迎上前来,眼竟是关切。

    安庆侯善解人意,挥散歌女侍者,笑道,“老夫不胜酒力,先行告辞,诸位尊客,切莫见外,就当自己家,放开享用。”拱拱手,径自退去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