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百六十六章 三少爷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自觉千值万值,相比招个打手,他更青睐这保命之物。〔?? ).}1ZW.

    他正待道谢,安庆侯又跟献宝式地掏出个须弥环,递送过来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您真不嫌累。”却是喜滋滋地滴入鲜血,却见内,躺着百二十余粒极品丹药,和五十余枚天雷珠。

    安庆侯道,“这些丹药和天雷珠,不是拍卖得来的,却是你那百余万金,兑换而来。”

    许易交付安庆侯的财货,除了若干妖尸,便有两部分现金,部分是转让紫陌轩兑来的,另部分则是,托付安庆侯讹诈而得来的。

    讹诈来的百万金,已被许易添了二十万金,偿还了德隆钱庄。

    便生下转让紫陌轩的这百万金,安庆侯略略思忖,便将之兑换成了极品丹药和天雷珠。

    许易怔了怔,“百万金,怕也兑换不到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虚空神殿之战落下帷幕,世面上的极品丹药和天雷珠,价格暴涨,百万金哪里还能买到这许多。

    许易自然知晓,定是安庆侯多有援手。

    安庆侯道,“老弟只管收着便是,商盟总不会做亏本生意就是,得益于你老弟的这批宝贝,老哥在商盟威势大涨,区区点薄礼,何劳老弟挂齿。”

    许易端起茶盏,“老哥盛情,无以为报,以茶代酒,全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说罢,饮而尽。

    安庆侯陪饮杯,忽的,老脸红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老哥有话且说,你我之间,何须见外。”

    许易何等心思,自猜到安庆侯有事相托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他和安庆侯非亲非故,即便互相看得入眼,也实在不值得安庆侯如此倾力结交。

    若是安庆侯想拉拢自己这个高手,引为臂助,也就罢了,可安庆侯明知道自己将要离开神京,去寻觅脱离此界的办法,再拉拢自己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偏偏安庆侯非但没有衰减热情,反而变本加厉,怎不让许易生疑。

    此刻,见他踌躇,许易反倒释然。

    安庆侯又满饮杯,好似借酒壮怀,“不瞒老弟,确有事相托,老弟可还记得我高家殚尽竭力,耗费七代,图谋界牌,最终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为的是送出老哥家的位青年才俊,让其得获仙缘,老哥家族世代筹谋破界,其毅力魄力,令人心折。”

    口虚应着,许易约莫已猜到安庆侯所求为何。

    果然,但听安庆侯道,“的确如此,只是我家千里驹,在家为良驹,与老弟比,柴鸡而已,且找寻暗山之路艰辛,若让其单人独行,稍有差池,高家七代心血毁于旦,高某纵死,亦无颜见列祖列宗。若有老弟同行,方有线希望。老弟放心,我那侄子,性情温润,自幼磋磨,毫无骄矜之气,老弟若肯带着,便让牵马坠镫,做个使唤下人也成。只要老弟不弃,高家阖足为老弟立长生牌位,世代祭祀不绝。”

    话罢,安庆侯自榻上翻滚下来,磕头不止。

    许易慌忙滚下塌来,将之扶起,“此非难事,老弟应下便是,只有样,生死有命,祸福在天,便是老弟自己也绝不敢拍胸脯保证,必能成功寻得暗山,突破此界。若使老哥子侄但有万,还望老哥勿怪。”

    修行之人,何惧牙疼咒,许易坦然将其利害道明。

    安庆侯道,“七代之谋,高家已竭尽全力,成败皆是天意,若有老弟此等人物,为臂助,还是功亏篑,那高家也只能顺应天意。”

    在安庆侯看来,许易的出现,便是天意,高家最大的天意。

    否则以高家的实力,如何能得获界牌?否则以族那位俊杰的实力,如何能够安然寻得暗山。

    最让安庆侯迷信的是,许易恰是那极度重情重义之人,此为他反复测试所得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修行者薄情寡义,比比皆是,像许易这般连下人都要安顿好的极重感情的绝顶高手,不说独无二,也无限趋近于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故而,他倾心结交,不顾切地拉拢,今日,果真收到了回报。

    “老哥若能存此之想,老弟再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将那枚黑色界牌,取了出来,“该办不该办的,老哥都办了,是该物归原主了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接过界牌,双手忍不住颤抖,轻轻抚摸,不觉间,已然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七代之谋,实在太过沉重!

    许易安静饮茶,也不扰他,半盏茶后,安庆侯整顿思绪,收起界牌,挤出个笑脸,“让老弟见笑了,对了,还有物,但请老弟务必观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现出厚厚的本册子,封皮上写着代办明细。

    显然,是许易交付的金山,的全部交易记录。

    安庆侯是个精细人,不愿意落下点口实,更不愿惹得许易生出半点怀疑。

    许易接过册子,哈哈笑,“老弟须弥环里的宝贝已足愿,便是让老哥赚了座金山的便宜,也合该老哥得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定,伸手将册子伸出竹窗外,劲力暗吐,化作无数细碎的粉末,随风飘摇,散尽湖。

    正事了结,两人便望月闲谈起来,三两诗罢,壶茶尽,天上又飞起了鹅毛大雪,落入寒池,化作无声。

    本无心闲坐的许易,勉强遮呼全场面,起身告辞,安庆侯挽留不得,亲自送他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大事底定,安庆侯浑身上下,都散着股浓烈的欢喜,忍不住要在第时间将好消息告知身为太后的胞姐,才吩咐下人备好车马,却听大管家来报:“三少爷到了。”

    安庆侯微微皱眉,“成事在即,他不安心修行,将养精神,寻我作甚?”

    大管家道,“老奴也觉奇怪,自三少爷入京,也有足月了,平素皆安心在密室修行,只是近日出门极勤,说是远行在即,想作最后之留恋。”

    “派胡言!留恋什么,大事当前,不作奋起搏,却做这小女儿姿态,真当高家只他个俊杰?把那孽障叫来!”

    安庆侯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大管家应承声,飞退了,不多时,书房的小门再度打开,股凉风席卷而入,随即,位眉清目秀,气质阴柔至极的白衣公子,跨进门来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