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百六十七章 祖愿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孽障,跪下!”

    安庆侯指着房屋正的高家祖宗牌位,厉声呵斥。[    〕.)]1}Z}W>.?〉

    阴柔公子直挺挺地在蒲团上跪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祖愿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?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庆侯气结,劈手取过牌位前的家法,重重在阴柔公子背后扫了记。

    阴柔公子吭也不吭,安庆侯连击三记,方才罢手,“说,为何懈怠,真以为我高家非你不可?”

    “祖愿绝无此意,只是,只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!”

    阴柔公子咬牙,“只是祖愿已听了太多年的七代之谋,到现在却还不见希望在何方,心实已绝望,祖愿自幼苦心,无日无夜,为的是家族,为的是为家族保留希望,只是祖愿到现在也看不到任何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阴柔公子止住不语,安庆侯却听出未尽之意,心头的怒气,便自消了大半。

    的确,为了所谓的七代之谋,高家付出的代价难以想象,备选的高家子弟,同样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高祖愿身为高家的希望之星,自幼就没有过正常的童年,二十余载的苦修,其经历的折磨,安庆侯想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“痴儿,若无希望,岂会让你进京?也罢,既然迟早要给你,现在让你托底便是,痴儿,界牌吾已得之。”

    纵使已将界牌揽入怀抱,此时,再出口来,安庆侯仍旧忍不住心头的激荡,隐隐颤声。

    “当真!”

    高祖愿蹭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痴儿,叔父岂会骗你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巴掌大的黑亮界牌,现在安庆侯白皙肥胖的掌。

    高祖愿劈手将界牌摘过,摩挲片刻,双眸子,渐渐亮,直到亮得吓人。

    安庆侯并为注意高祖愿的目光,伸手来拿界牌,笑道,“待出时,叔父再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便想要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霍地,高祖愿变了口音,温润如玉的嗓音,化作了冷酷森寒。

    安庆侯只觉三伏天盆冰水兜头浇下,震惊得喉头连连嗬声,满目的难以置信,指着高祖愿,“你,你,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不是,小小凡夫,也敢惦记界牌,此等仙物,也是尔等承受得起的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高祖愿大手探出,捏住安庆侯的脖颈。

    满心冰冷绝望的安庆侯,忘记了反抗,滔滔不绝地悔恨,化作无边洪水,要将他吞没,浓烈到极致的不甘,几要凝实成,便连捏住他的高祖愿亦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七代之谋,就此尽付东流,其怨气,足以充塞天地。

    便以“高祖愿”之能,也得强行慑服心神,才能点亮安庆侯的双目。

    安庆侯双目的亮光才将褪尽,大管家于门外禀报,“老爷,车套好了,何时动身?”

    安庆侯摆手,“今日乏了,暂且不入宫了,领祖愿少爷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推门而入,引着高祖愿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鹅毛大雪飘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止住了,不过只半个时辰的雪亮,也足够将才露出绿意的浮屠山,再度装裹成玉宇琼霄的世界。

    青坪有阵法保护,无有覆雪之忧,而许易还未踏上青坪,便见到自家洞口前,已成白雪的世界。

    原来是晏姿放开了禁制,让大雪覆盖了青坪,此刻,正在青坪上,堆着个个的雪人。

    晏姿没想到许易这时回来,欢喜之余,面有囧色,玉掌藏在背后连连搓动,“公子,我,我这就打扫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没什么扫的,我看挺好,整日里青耿耿片,难得变个妆容,就像你小晏,终日穿色的衣服,看久了也不舒服吧,没事,你玩儿,我去炼房了,明早见。哦,对了,这里有些小玩意,你自己收着,翻翻拣拣,看看有没有可用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抛给晏姿堆得自三皇子府的须弥环,自入洞去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小晏能有女孩天真,无疑是件值得庆幸之事,他可不愿她受自己拖累,成了只会听命的机器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他句无心之言,让小晏心的玩性消了个干净,连满桌的须弥环都不看在眼,女儿家满心就剩了句,“就像你小晏,终日穿色的衣服,看久了也不舒服吧。”盯着自己衣服,久久才撅起嘴道,“哪里是色了,人家明明有好几种颜色的衣服,倒是公子你,永远是青色,青色,可恶的青色呢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哪里知道自己的言笑,在某人心,便是方世界,自入洞府,直下最下层的炼房,来到暗窗边,盘膝坐下,打开暗窗,冰凉的天风,吹得经久不息的地火暗,冰凉打在脸上,整个人精神震。

    取出须弥环,念头侵入,做最后番盘点。

    但因他知晓,寻访暗山,穿行皇陵,必定闹出惊天动地的动静,也势必有场恶战。

    盘点资源,于他而言,至关重要,很多时候,唯有精准地盘点,才能完全地综合自己的软硬实力,而唯有明晰自己的全部底牌,才能因地制宜,制作出最符合自己地战术规划。

    番汇总,诸宝如下:

    铁精,哭丧棒,血河旗,极品五行原材若干,极品小破界术阵旗,品火系符纸张,

    《万宝杂记》,《初阶火系符解》,老苍头赠予的《分魂诀》,以及若干心得笔记。

    凝液罡煞未曾用尽被收于静火瓶的地精之火,极品丹药堆,天雷珠五十余枚,

    漏丹两颗,化妖丹四颗,能听兽言的苍月角,得自暴兕的半截珊瑚角,

    外加枚夺自周道乾的蓝极遁。

    彼时,大阴劫降临,化身妖物的许易被暴兕顶在上空,抵御阴劫,仓促之际,他生化铁精,要拉周道乾同死。

    筋疲力竭的周道乾,灰飞烟灭,蓝极盾落入他掌,被他摄入须弥环。

    事后,他曾回想落入周道乾手的界牌,多半落于暴兕口。

    当是时,情况万分危急,暴兕用他许某人抵御阴劫,竟还有明显的前扑动作。

    那下,几乎是迎着阴劫去的。

    许易猜想,只要界牌,才能引动暴兕冒如此大险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下前扑,让他避过了必死之劫,而暴兕的珊瑚角多半也是在那下被劈断。

    祸福因果,谁又说得清。

    当时不觉,现在感应到蓝极盾,往事历历,却如镜湖映日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