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百六十八章 初窥感魂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许易感应着诸多宝贝,不由得感慨万千,场场拼死血战,张张狰狞的面孔,现在回味起来,却是异常的清晰。[ ? 〈〈 ].]〕1?ZW.

    感慨片刻,收起遐思,盘算起自己当下的整体实力,自信便是周道乾复生,也足能轻松应战,至于姬冽,则更能激他的战斗热情。

    念头自须弥环收回,他又盘算起如何冲击感魂之境来,这是所有修成凝液巅峰修士的最大野望。

    煞气液化,要冲击感魂之境,无疑便是冲击连接气海和灵台的天门,也唤作龙门,有龙入大海,得脱之意。

    此点论断,是他得自鬼主,但具体如何冲击感魂,打开龙门,依旧知半解。

    且冲击感魂之境,乃此界巅峰修士才有的机缘,修炼知识必定珍贵,非世家大族修炼到巅峰期的核心弟子,不得传授。

    好在死在他手的凝液巅峰强者,为数不少,所搜罗的关于冲击感魂之境的修炼笔记,也颇有几本,却还未及观看。

    此刻,他念头到此,索性取出那几本笔记,细细品读起来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他掩上书本,心腾起难言之欢喜,暗道这无数苦难,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原来,翻阅这几本笔记,相互印证之下,他已摸透了冲击感魂之境的法门。

    所谓开辟龙门,实则是建立灵台,和气海之间的沟通桥梁,桥梁建成,龙门自开。

    此过程纯是水磨工夫,以煞气冲刷气海,与此同时,催动阴魂冲击灵台。

    ****而作,旦旦厮磨,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,来不得半点的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气海冲刷,正是锻炼煞气掌握精妙程度的良机,而气海催动,血脉俱沸,亦是锻炼筋络、骨髓的机会。

    牵引阴魂冲击灵台,无疑能大大地增加对阴魂的掌控力度。

    此过程,可谓魂魄双修,正是跨入修行道路的第里程碑。

    许易欢喜的是,因为这具历经磨难,才有如此成就的躯体,将比同侪在冲击感魂之境上,多了太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,他乃是无量之海,煞气丰沛无伦,冲刷起气海来,自是既急又猛,远胜过其他非无量之海的凝液巅峰修士。

    二,修行到了凝液巅峰,**强大到定极限,已可以感应阴魂的存在,所谓牵引阴魂冲击灵台,便是通过这种感应完成。而绝大多数凝液巅峰修士对阴魂的感应极弱,引导阴魂冲击灵台,极为艰难,甚至终其生,也无法达到冲击的极限,便老死也卡在凝液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点,才卡住了绝大多数凝液巅峰修士,故而,感魂之境在整个大越也不过双掌之数。

    反观许易,他阴魂穿越时空,强横无匹,早在锻体之境,便能感应阴魂,引导阴魂冲击灵台,自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有此两大优势,他冲击起感魂之境,必将比同侪多了太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有可能从容迈过修行的最难关卡,他岂能不喜?

    可这欢喜在他心,闪即逝。

    许易知晓,冲击感魂之境,再是简单,也是相对而言,绝不可能蹴而就,旁人需要十数年,乃至数十年,他也绝不可能在数天之内,便能达到。

    而他当务之急,乃是寻找破解贼秃的法门,再下步乃是寻找暗山。

    当自老苍头处,听到皇陵之,便有暗山的存在,他便知晓,留给自己的时间不会太多了。

    毕竟,鬼主已得获了攻破皇陵防御的法阵,引而不,多半是在将养元气。

    他逼迫鬼主代为扮演疤面道人,受到各大感魂老祖的追杀,不用想,鬼主也定受损不小。

    压下冲击感魂之境的念想,他又开始纠结招魂幡的祭炼了。

    此事细论起来,恐怕比冲击感魂之境,更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者,炼制魂幡的细法,始终只有个轮廓,而未有详尽之规章,而祭炼魂幡的原材又极为珍贵,根本不可能给他太多反复试验的机会。即便有铁精的分解妙用,可铁精只能分解提炼金系物质,余者却不可复制。

    二者,他能感觉到自己距离窥破哀之意境,仅隔着最后道屏障,似乎能用呼吸感觉到这层屏障,戳即破,可偏偏无从下手,遥远得好似从无底深渊到无垠星空的距离。

    思虑许久,不得其法,心绪渐烦,再无从催动理智,他赶紧运起了止水诀,心绪迅归宁。

    俄顷,又祭出了前世学得精神胜利法,来宽解自己,只道,修炼如登山,自己能在短短数年内,走完旁人生的路,已该庆幸,可不能总想着件件如意,事事顺心,天下好事岂能全在家,走步看步吧。

    这自我催眠的办法,说来可笑,却极为有用,平复下心神,收起满地书本,他站起身来,朝二层修炼房行去。

    晏姿正在里间,往只木盆,倾倒着紫红的药水,那是各种大补宝药,和数枚极品丹药混合炮制的,甚至走到近前,加大呼吸,胸口都会被那药力催得热。

    阔口木盆,瑞鸭正闭着眼睛,静静地悬浮其,金色的冠子,已由最初的淡红,恢复到了原来模样,身子似乎也圆润了不少,肥嘟嘟的不像只鸭子,倒像只小猪。

    见得许易近前,晏姿叹息声,“好几天了,宝药,丹药,用了不少,总也不见醒,呼吸倒是匀停,不知要睡多久。”

    听得许易说,这鸭子是他的救命恩人,晏姿对瑞鸭的照顾,近乎无微不至,此时叹息,却不是怕花费太巨,实在担心瑞鸭的状况不佳。

    许易话到口边,立时止住,眉头微皱,继而笑道,“用了这么多宝药,丹药都不见好,看来是没得治了,高侯爷那里不是正要妖物么,赶紧通知高侯爷来,趁着还有口气,说不定能倒腾出去,这鸭子虽然没用,好歹是上三品的天妖,出手给高侯爷,回本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晏姿张大了嘴巴,诧异的望着自家公子,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位多情多义的公子,怎么能这般对待自己的救命恩鸭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