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七十一章 抓晏姿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高祖愿淡淡扫了李修罗眼,“修罗有心了,不过,本座要你擒这女子到来,非为进补,而是留个后手,那恶贼是本座生平仅见第难缠之人。 ( W>W]W).〉?1〉ZW.”

    李修罗暗道不好,恭敬回道,“那婢女不过区区下人,如何能成为后手。即便真被姓许的看重,可在生死存亡面前,谁知道又值得几斤几两,主上久在修行,恐怕不知,当今之世,世风日下,修士为争宝物,夺机缘,漫说至爱亲朋,便是父母子女,也敢下手戕害。以婢女为后手,修罗切以为不妥。”

    话方落定,李修罗阴躯之内的阴魂之火猛地炙,这是被恐怖存在窥伺的下意识反应。

    他心暗暗抽紧,却不知晓到底哪里漏了破绽。

    高祖愿眼角泛冷,英俊的张脸笑如怒花,桀桀道,“看来十年生死两茫茫,真比过了你我百年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许易既成大敌,高祖愿岂能不穷根究底的研究,接受了安庆侯的记忆,他自问抓住了许易的死穴,与此同时,也暗嗤笑,当今之世,竟还有如此聪明绝顶,天赋奇才的蠢货。

    李修罗强忍着心震撼,“主上何出此言,我与那姓许的确有几分交情,不过主上大事,修罗万不敢以私情相废。”

    他真没想到高祖愿足不出户,竟将此间秘辛,也摸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适才那番话,确实漏了行迹。

    若和许易无交情,放出那番话,或可当作不解鬼主之意,出声劝阻。

    可有此遭,这番劝解,便显得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高祖愿眉间的阴冷,稍稍消散,“我自是信你的,去办吧,别让我失望。你我皆是阴体,死而不灭,已属难得造化,而今,破开暗山在即,界牌既得,脱此界有望,本座诚心希望你能和本座共登长生台。”

    此番劝诫,却有几分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李修罗修为既高,又极忠诚,鬼主疑心极重,李修罗可谓他当世第信任之人,有其为臂助,不知省了他多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必不负主上厚望。”

    李修罗躬身说道,心已然叹息如海。

    高祖愿微微颔,大手抓,只巴掌大的碧眼蟾蜍从湿润的洞顶滑落,在半空惊恐欲绝地蹬腿,待得落下,蚕豆小眼之,片精光湛然。

    “无须你保票,本座随你同去。”

    碧眼蟾蜍口吐人言,化作支绿箭,射入李修罗怀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送走宣教司的人,身心俱疲的九如,暗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才准备转回禅房,北辰大步流星地行了进来。

    窥见北辰眉宇间略带喜意,九如喝道,“可是阴极珠有了下落?”

    北辰连忙躬身道,“启禀师尊,那阴极珠化作阴龙之髓,引起好大风波,结果还是被那小贼夺去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九如惊得明艳如画的俊脸,扯出两条青筋,喃喃道,“阴龙之髓,阴龙之髓,造化弄人,造化弄人……”

    怔怔许久,九如才压下心焦躁,再看北辰,越厌恶,喝道,“既然遗失宝物,何故面作喜色。”

    北辰暗惊,没想到九如眼目如此犀利,心念电转,说道,“启禀师尊,说来也是好运,那贼子争抢阴龙之髓,漏了行藏,当场被人认出,弟子多方打探,才弄清了此人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九如大喜,“道来。”

    他是天佛国人,来到神京,两眼抹黑。

    以他的老辣,如何不明白知彼知己的的道理,只是没有渠道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此刻,北辰告知打听清了那人底细,他自然欢喜至极。

    当下,北辰便将许易官面上的身份,以及和安庆侯的关系诉说遍,当然,着重渲染安庆侯的势力。

    北辰,也便是鬼主,如此着墨,正为让九如提高警惕,他要阴死许易,自不能在最重要的细节上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九如暗自嗟呀,最担心的问题,还是出现了。

    彼时,和许易交锋之际,便听许易自夸,在神京广有能量,若他九如能见告所求之事,必定代为转圜,努力玉成。

    然九如所求之事,为难言之隐,自不能告知许易,至于他所谓广有能量,九如也未听进心去,此刻得北辰确认,且极度渲染之下,他顿觉事态严重。

    安庆侯乃是当朝太后胞弟,后宫之内,势力极大,若那小贼正撺掇安庆侯力,他辛苦所谋,可就付诸东流了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九如眉目渐冷,“妖孽横行,正道施伟,说不得老衲也得作狮子吼了。”

    北辰心暗喜,说道,“两日之后,便是大越天子圣寿,届时各国使节尽皆道贺,大越新科进士也入内参拜,宫大办琼林宴,那恶贼身为宫禁卫,届时必将入内警卫,若能引得那贼子犯下死罪,以大越皇室素好虚荣的脾性,恐怕容不得此贼,定然杀之以震纲纪。”

    九如冷峻的眉目陡然开豁,淡淡扫了眼,暗忖道,尺有所短寸有所长,我这徒儿也非是无是处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此北辰非彼北辰,而是交付他珠子的鬼主。

    鬼主此番话,正为引逗九如将爆点,放在两日后的金殿之上。

    九如淡淡扫了北辰眼,叱道,“引其犯罪?出家人慈悲为怀,怎能动此念头?”

    心却是认可了北辰在时间,地点上的择取,只不过在致贼死地的方法选取上,他自有成算。

    北辰连声请罪,暗嗤笑不已,什么大德高僧,佛门子弟,脸厚而心黑,暗秽而明庄,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九如摆摆手,道,“这几日,你交代门下子弟,多多修习大越觐见操典,莫要贻笑外国。”

    北辰领命,小心道,“不知小师妹处……”

    九如淡然道,“观音婢已入宫矣!”心头又生出恼怒来,红颜祸水,诚不欺人,北辰在北地也算佛门高徒,驰名四方,今朝竟也沉湎于色障。

    岂料,九如这淡然句,却如惊雷般,炸响在北辰头顶。

    原来适才北辰面露喜色,哪里是因为搜得了许易的底细,而是自北辰的记忆,搜出了夏子陌。

    夺妖之战,鬼主虽未参与,却在旁窥伺,夏子陌的面貌,他几乎是刻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惯因以他卓的见识,比谁都清楚,夏子陌展现的种种能力,意味着什么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