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百七十六章 遗愿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思及三皇子,他便调转方向,朝补子胡同行去,途径间酒肆,忽又想起老苍头来,进而想到新收进须弥环的方匣,便折步进了间酒楼,要了最顶层的间雅室,打了伙计,紧闭了房门,坐入帐来。(?〈<小[〈说[(<〔 ?.])1〉ZW.

    念头动,方匣现在床上,打开来,当先是件老旧的玉牌,水色透亮,他曾在老苍头腰间见过,只当是普通的玉牌。

    可今次,这块玉牌有了变化,绿莹莹的水色正,多了团通红的血色。

    捏着玉牌把玩良久,许易也弄不明白老苍头要赠这块玉牌给自己,到底何用。

    放下玉牌,再度将视线投入方匣,却是张草本,管出入登记之用,在皇家存书馆也是见过。

    许易却不敢小瞧,但因这草本,和老苍头与他的那本《分魂诀》,表象般无二。

    翻开扉页,却见排老气横秋的苍虬字体:招魂幡炼制详解。

    甫入眼,许易神魂巨震,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苦思不得的招魂幡炼制办法,却在这草本上现出真身。

    顾不得此间非是久留之所,便在帐,专心研读起来。

    这研读,便是快两个时辰,短短五百余字,他反复咀嚼,只觉字字珠玑,前人未见,简直如暮鼓晨钟,敲击在他心头。

    老苍头虽非炼师,可关于炼器之见解,便连许易这炼器水平已跨入三级大炼师的行家,也唯有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整个炼制招魂幡的办法,在这本小册子上,得到了完美的呈现,细节,注意,无不详细点明,甚至在草本最后,老苍头还归总了炼制步骤。

    招魂幡之难,绝非单纯的炼器之道,便能解决。

    老苍头此番宏论,可谓别出机杼,若非创法之人,对五行平衡之道,阴魂之道,意境神妙,有着深刻的见解,是决计不能创出此法的。

    所谓行家伸手,便知有没有,研究炼制招魂幡秘法,许易远远不够道行,可要检验这草本所录之法,是否得用,目可辨。

    死死攥着草本,许易心感激莫名。

    他知其难,才知老苍头之难,不说别的,但是这草本上,无数干枯的斑斑点点,便能想象得到老苍头为这薄薄的册,耗费了多大的心力。

    将草本收入须弥环,抓了玉牌,取过方匣之内的最后封信笺,他已下的床来,他要寻老苍头当面致谢。

    信笺拆开,将将行到门前的许易,猛地定住,双目死死盯在那密布蝇头小字的信笺之上,如丢了魂般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沉重叹息声,颓然坐倒,手信笺已化作细碎纸屑四散飘倒。

    他背抵了墙,闭上眼睛,满面痛苦,喃喃道,“老爷子诶,您真是好深的算计,只是……何苦!

    原来,此封信笺,乃是老苍头的绝笔。

    那日老苍头询问许易的玉牌从何而来,便是在锁定绝笔的传送之地。

    在信,先,老苍头讲述了玉牌何用。

    原来这玉牌的那缕红色,乃是老苍头的心头之血。

    许易图谋大越皇陵的暗山,必要破开皇陵。

    而皇陵核心所在,有御龙大阵防御,非大越皇室血脉,不得进入其内。

    信到此处,老苍头又道出番过往秘辛来。

    原来他正是大越皇室血脉,三百年前四王之乱,顺承帝倒台,政变成功的新帝登基,改顺承帝为违命伯,放逐刑宫。

    老苍头便是违命侯的嫡亲血脉,十年前,年方十的老苍头显露了非凡的修行天赋,被宫验师验明乃是皇室罕见的天赋传承血脉。

    血脉旁枝生出了皇道正统的传承血脉,几乎动摇国本,自然留其不得。

    场厄运再度降临,老苍头阖家男丁遭屠,女眷远流,独独老苍头因天赋神通殊为难得,被废去丹田,圈禁于这皇家存书馆,渡过了凄凉惨淡的生。

    然而,血海深仇,老苍头时刻不曾忘怀。

    直到遭遇了许易,他才看到了复仇的希望,如此,才有了老苍头而再再而三引诱许易敌对姬冽之事。

    在老苍头看来,姬冽便是当今大越皇道正统最珍贵的明珠,唯有毁灭之,才能让整个大越皇室品尝噬心之痛。

    虽然在最后次会面,许易做下过承诺,但老苍头终生心愿,业已托付,已无生念。

    又思及许易所困所缺,拼绝最后的心力,苦思冥想,搜绝寻奇,终于创出了完成的炼制招魂幡的法门。

    除此外,便已心血灌入沁玉之,此心头之血,乃血脉最浓最纯之处,持此沁玉,便如皇室血脉亲临,正为许易突破皇陵,扫除最后屏障。

    信老苍头只叙述了过往,以及沁玉用法,再未提及旁事。

    可字里行间,流露了殷殷希望,跃上纸上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许易自问是重然诺之人,不须老苍头如此,他自会替老苍头出手,灭掉姬冽。

    如今,老苍头以命相抵,以重宝相托,等若将沉甸甸的担子,生生压到了他肩上。

    故而,他边心头悲痛,边暗怪老苍头算计深沉。

    静坐许久,他心潮渐宁,忽的,重重拍地面,蹭地站起身来,“完了,老苍头已死,向谁去问破解困扰夏子陌邪法的办法?”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头大已极,踌躇再三,还是决议先将夏子陌救出再说,哪怕服下猛药,让其终日沉睡。

    路风驰电掣,急趋三皇子府,闻得他来,失魂落魄的三皇子屁滚尿流,前来相迎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废话,径自说明所请,三皇子自无二话,急急派人去理藩院布置,方便他许某人强行出手抢人。

    哪知道派出去的心腹,才去即返,回报说,可靠消息,那观音婢姑娘,已被宣教司带入宫。

    许易头俩大,不待他逼迫,魂飞魄散的三皇子把鼻涕把泪道,宣教司非寻常所在,男丁只天子能入,选人旦入选,除非天子选定最后人选,重重宫禁绝不开启。

    许易怒火烧天,直要提着三皇子,直冲皇城,却听那心腹跪禀道,明日乃是圣寿大典,亦是琼林宴开办之日,所有选人皆要入殿献艺,那时便能得见观音婢姑娘。

    许易这才熄了蛮干的念头。

    思及三皇子,他便调转方向,朝补子胡同行去,途径间酒肆,忽又想起老苍头来,进而想到新收进须弥环的方匣,便折步进了间酒楼,要了最顶层的间雅室,打了伙计,紧闭了房门,坐入帐来。

    念头动,方匣现在床上,打开来,当先是件老旧的玉牌,水色透亮,他曾在老苍头腰间见过,只当是普通的玉牌。

    可今次,这块玉牌有了变化,绿莹莹的水色正,多了团通红的血色。

    捏着玉牌把玩良久,许易也弄不明白老苍头要赠这块玉牌给自己,到底何用。

    放下玉牌,再度将视线投入方匣,却是张草本,管出入登记之用,在皇家存书馆也是见过。

    许易却不敢小瞧,但因这草本,和老苍头与他的那本《分魂诀》,表象般无二。

    翻开扉页,却见排老气横秋的苍虬字体:招魂幡炼制详解。

    甫入眼,许易神魂巨震,他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苦思不得的招魂幡炼制办法,却在这草本上现出真身。

    顾不得此间非是久留之所,便在帐,专心研读起来。

    这研读,便是快两个时辰,短短五百余字,他反复咀嚼,只觉字字珠玑,前人未见,简直如暮鼓晨钟,敲击在他心头。

    老苍头虽非炼师,可关于炼器之见解,便连许易这炼器水平已跨入三级大炼师的行家,也唯有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整个炼制招魂幡的办法,在这本小册子上,得到了完美的呈现,细节,注意,无不详细点明,甚至在草本最后,老苍头还归总了炼制步骤。

    招魂幡之难,绝非单纯的炼器之道,便能解决。

    老苍头此番宏论,可谓别出机杼,若非创法之人,对五行平衡之道,阴魂之道,意境神妙,有着深刻的见解,是决计不能创出此法的。

    所谓行家伸手,便知有没有,研究炼制招魂幡秘法,许易远远不够道行,可要检验这草本所录之法,是否得用,目可辨。

    死死攥着草本,许易心感激莫名。

    他知其难,才知老苍头之难,不说别的,但是这草本上,无数干枯的斑斑点点,便能想象得到老苍头为这薄薄的册,耗费了多大的心力。

    将草本收入须弥环,抓了玉牌,取过方匣之内的最后封信笺,他已下的床来,他要寻老苍头当面致谢。

    信笺拆开,将将行到门前的许易,猛地定住,双目死死盯在那密布蝇头小字的信笺之上,如丢了魂般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沉重叹息声,颓然坐倒,手信笺已化作细碎纸屑四散飘倒。

    他背抵了墙,闭上眼睛,满面痛苦,喃喃道,“老爷子诶,您真是好深的算计,只是……何苦!

    原来,此封信笺,乃是老苍头的绝笔。

    那日老苍头询问许易的玉牌从何而来,便是在锁定绝笔的传送之地。

    在信,先,老苍头讲述了玉牌何用。

    原来这玉牌的那缕红色,乃是老苍头的心头之血。

    许易图谋大越皇陵的暗山,必要破开皇陵。

    而皇陵核心所在,有御龙大阵防御,非大越皇室血脉,不得进入其内。

    信到此处,老苍头又道出番过往秘辛来。

    原来他正是大越皇室血脉,三百年前四王之乱,顺承帝倒台,政变成功的新帝登基,改顺承帝为违命伯,放逐刑宫。

    老苍头便是违命侯的嫡亲血脉,十年前,年方十的老苍头显露了非凡的修行天赋,被宫验师验明乃是皇室罕见的天赋传承血脉。

    血脉旁枝生出了皇道正统的传承血脉,几乎动摇国本,自然留其不得。

    场厄运再度降临,老苍头阖家男丁遭屠,女眷远流,独独老苍头因天赋神通殊为难得,被废去丹田,圈禁于这皇家存书馆,渡过了凄凉惨淡的生。

    然而,血海深仇,老苍头时刻不曾忘怀。

    直到遭遇了许易,他才看到了复仇的希望,如此,才有了老苍头而再再而三引诱许易敌对姬冽之事。

    在老苍头看来,姬冽便是当今大越皇道正统最珍贵的明珠,唯有毁灭之,才能让整个大越皇室品尝噬心之痛。

    虽然在最后次会面,许易做下过承诺,但老苍头终生心愿,业已托付,已无生念。

    又思及许易所困所缺,拼绝最后的心力,苦思冥想,搜绝寻奇,终于创出了完成的炼制招魂幡的法门。

    除此外,便已心血灌入沁玉之,此心头之血,乃血脉最浓最纯之处,持此沁玉,便如皇室血脉亲临,正为许易突破皇陵,扫除最后屏障。

    信老苍头只叙述了过往,以及沁玉用法,再未提及旁事。

    可字里行间,流露了殷殷希望,跃上纸上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许易自问是重然诺之人,不须老苍头如此,他自会替老苍头出手,灭掉姬冽。

    如今,老苍头以命相抵,以重宝相托,等若将沉甸甸的担子,生生压到了他肩上。

    故而,他边心头悲痛,边暗怪老苍头算计深沉。

    静坐许久,他心潮渐宁,忽的,重重拍地面,蹭地站起身来,“完了,老苍头已死,向谁去问破解困扰夏子陌邪法的办法?”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头大已极,踌躇再三,还是决议先将夏子陌救出再说,哪怕服下猛药,让其终日沉睡。

    路风驰电掣,急趋三皇子府,闻得他来,失魂落魄的三皇子屁滚尿流,前来相迎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废话,径自说明所请,三皇子自无二话,急急派人去理藩院布置,方便他许某人强行出手抢人。

    哪知道派出去的心腹,才去即返,回报说,可靠消息,那观音婢姑娘,已被宣教司带入宫。

    许易头俩大,不待他逼迫,魂飞魄散的三皇子把鼻涕把泪道,宣教司非寻常所在,男丁只天子能入,选人旦入选,除非天子选定最后人选,重重宫禁绝不开启。

    许易怒火烧天,直要提着三皇子,直冲皇城,却听那心腹跪禀道,明日乃是圣寿大典,亦是琼林宴开办之日,所有选人皆要入殿献艺,那时便能得见观音婢姑娘。

    许易这才熄了蛮干的念头。(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